看完古人聚会 才发现是我不会了
国学

看完古人聚会 才发现是我不会了

2021年07月08日 11:06:17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本 文 约 2230 字

阅 读 需 要 6 min

吃个饭聊会天,唱个歌再玩游戏,我一直以为朋友聚会不都是这样?

直到最近,我翻到了宋徽宗赵佶的“聚会照”——

好家伙,原来我们今天的玩法,都是古人聚会玩烂的?

宋徽宗我们都很熟悉了,跳过政治这一面,他在艺术上的成就是不容小觑的。

汝窑青瓷无纹水仙盆,宋,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瘦金体、汝窑、连带着宋代都出了一大批了不得的画家:张择端、王希孟、李唐……

而这样一位自带“文艺范儿”的皇帝,他给我们安利的聚会方式,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以文会友,自在逍遥

还记得中学时候念过的《诗经》吗?

里头有首《小雅·鹿鸣》是这么说的,“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大概意思就是说四方贤才光临舍下,主人我就奏瑟吹笙,用香醇的美酒宴请宾客,心中乐陶陶。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顾闳中,南唐,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这是早期关于文人雅集的创作记录。

饮酒赋诗、焚香品茗、谈禅论道、琴棋书画、赏玩古董等雅事历来就是古代文人往来的聚会活动。

而宋徽宗首先推荐的,便是诸多雅集形式之一的“文会”。

《文会图》,赵佶(传),宋,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文会,说白了就是文人贤士们大家聚到一块,吟咏诗文,切磋学问。

找一处宽敞的临水庭院,把杯盏陶壶都拿上。

这边侍者们煨火煮水,那边树下,主人和宾客则已落座。他们围坐在案席边,桌案上整齐码放着碗筷、盘碟、插花和瓜果。

有人看着周围的景色,发起了呆;有人则撸起了袖子随时准备“开战”,好像已经准备好了一麻袋的新诗,准备和众人分享一二……

文会上的重头戏总是大伙乘兴之下的诗文创作。

当他们远离了朝堂世俗,在山水天地之间,才更能自由地抒发各自的情感与情绪。

有着同样诗文爱好的文人聚到了一块,他们享受的可不仅是相聚时刻的放松,也是精神上的交流与碰撞。

兴之所至,再来上一曲。伴着背后的竹林摇曳,松风习习,让你都能在其中沉醉,恨不得效仿先人王羲之和友人们曲水流觞,成就又一段佳话。

“不问朝事,且饮且谈”,这是宋徽宗所向往的生活,不也是我们今天所向往的生活吗?

以琴会友,知音难觅

除了以文会友,弹琴听曲也是宋徽宗会强烈安利的聚会玩法。

《听琴图》, 赵佶(传),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

只要一张琴,不用太多的观众。当手指拨动琴弦,铮铮琴声伴着松风送入听者的耳朵,懂的人自然会懂。

作为中国古代绘画主题之一,听琴也一直是文人们聚会抒情的一大方式。

广为流传的伯牙与钟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听的是古琴的音,交的是知己的心。

《伯牙鼓琴图卷》,王振鹏 ,元,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这时候,琴边上的焚香开始起作用了。

香气氤氲给这次聚会增添了氛围感,再加上前边的插花,一下子就占了宋代“四般雅事”中的两件 (另二件“雅事”分别为煎茶及挂画) ,大致大雅,妥妥地有。

如果你熟悉历史上的文人轶事,还会在这场“以琴会友”中发现不少彩蛋。

就拿这画上题诗的最后一句“似听无弦一弄中”提到的“无弦”,其实是来自陶渊明的一个典故。

没错,就是写《桃花源记》的陶渊明先生。

每当陶渊明饮酒,就会以轻抚无弦琴为乐。这种超脱世俗的心胸,让他并不会被一张无弦的琴所限制,而更为接近音乐的本质。

《陶潜轶事图》局部,佚名,明,现藏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那么,什么是音乐的本质呢?

大概就是以琴会友,弹琴的人和听琴的朋友能共同沉醉在同一首曲子之中。山林天地之间,琴声悠扬,寻得一友人和自己同频共振。

《高逸图》局部,孙位,唐,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乐和而人合,是知音,是知己。

以酒会友,真挚相聚

以文会友,以琴会友,这是宋徽宗理想的聚会活动。

有了皇帝的带头,再加上整个社会追求精致典雅的氛围,让宋代的文人雅集活动不论是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西园雅集图》局部 ,马远(传) ,宋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然而,宋代距今已有千年,这些令人向往的聚会场景,也成了画作上的一抹风景,留在了历史的洪流中。

以酒会友,即使相聚短暂,也足以让人细品回味,升华每一次珍挚相聚,也期待下一次的重逢。

我们都背过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他说“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

虽然自古以来知音难觅,但若有知己,哪怕只有张怀民一位,无论是庭中赏月,还是看竹柏斜影,相聚一刻便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这才让苏轼都忘了此刻被贬黄州的遭遇,如同武陵渔人误入桃花源一般,短暂忘却现实的生活。

《山水杂画册·横塘曲水》,石涛,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虽然千百年来,世人都在找桃花源,但谁也没有再见过桃花源。可谁又能说,和挚友相聚的时刻就不是你身边的桃花源呢?

以酒会知己,共饮百乐廷。

这一方桃花源,有酒,有知己,有珍挚情谊。

参考文献:

《乐和,人和,天地和——〈听琴图〉新论及其作者再考释》时铃铃 谢建明

《锦瑟无端五十弦——解读〈听琴图〉蕴含的图像学意义》孙超

《宋朝那些看得见的事儿——〈文会图〉里的茶事探析》常雷

《中国古代文人雅集图的内涵诠释》赵慧平

《宋代文人雅集场所环境艺术研究》毕存碧

END

作者 | 兜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张斌

排版 | 于嘉夫

经公众号 “意外艺术” (微信ID:yiwai11)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