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人一年要和多少神仙互动?
国学

闽南人一年要和多少神仙互动?

2021年08月03日 19:29:04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地道风物

▲ 泉州永春达埔的 “炸佛”民俗,祈祷一年平安顺遂。摄影/陈英杰,本文部分图片选自《地道风物·闽南》

-风物君语-

“我们是谁?” “闽!南!人!

“我们的口号是?” “爱拼才会赢!

“拼不过怎么办?” “拜天公!

在闽南,“转角遇到神”很平常。

不必说散落于乡间村野的各路神仙,城市中亦是众神云集 ——老城区中三步一宫、五步一庙;新城林立的高楼中间,总有华丽雕饰的歇山顶一角“飞出”,其下信众往来不绝,香火直入苍穹;连接新老城区的高架桥下,一支队伍浩浩荡荡从远处走来,抬神执香、挑“牲”举旗的各阵头,与旁边的车流、行人并进,这是某位神仙出来巡一巡其庇护的“境”。

闽南地区究竟有多少神仙?恐怕再资深的研究者或爱好者也无法说清。

新的一年,从拜天公开始

初一早晨 ,一家大小得沐浴,穿新衣,先是在家里互拜新年,随后走亲访友贺年。家家都已备好蜜饯盒,亲友一到便请甜食,以示一年的甜蜜开头。“吃甜甜,生后生”,亦或“年年春年年富,赚大钱,起大厝”,新年第一天定是得句句吉祥话,小朋友们则美滋滋地将大小红包收入囊中。

▲ 大年初一“请甜食”,小朋友最喜欢的环节。

正月初九 是“天公生”,这是闽南人一年中最为重视的祭祀,初八夜便得设好供桌,一到初九子时便焚香向虚空祭拜。设祭的八仙桌得围好桌围,三牲、五果、六斋,龟粿、发糕一应献上,且会烧特制的“天公金”。

泉州地区还得分好顶下桌,分别摆放不同的祭品。入厝、结婚、祝寿等重要的日子闽南人都要拜天公,漳州、泉州地区都有设天公灯的惯例,样式稍有不同,泉式的天公灯上会写“一心诚敬”,所以也称“心灯”

▲ 初八全家老少必须“守寿”到午夜。当天早晨,各家纷纷燃起鞭炮,向天公磕头作揖,希望天公保佑人寿年丰,四季平安。

元宵,属于火的节日

“灯”在闽南语的发音与“丁”是一样的,闽南人赋予了灯以“人丁兴旺”的含义。在闽南有元宵到宗祠穿灯脚的习俗,当年的新嫁娘与新生命,都要到宗祠去,从华丽的花灯下钻过,以求子祈福、迎祥纳吉。

▲ 新媳妇从花灯下穿过,以求子纳福。

关于火的试炼,一直是人类对于自然能力界限的探索之一。在闽南,元宵过火是少不了的活动,有过干草堆烧起来的“生火”的,也有过由几百斤柴炭堆起来的炭火的。冲过火堆的一刹那,是精神洁净的过程,也是对于勇气与信仰的考验。

▲ 抬着土地公“过火”,元宵节是火的节日,传说火能带来光明,祛除疫病。摄影/刘国强

在泉州永春的达埔和海沧的青礁村,都会有一场炮炸玄坛爷的活动,在永春称“炸佛”,在青礁称“炸玄坛”。玄坛爷就是现在被大家称为武财神的赵公明,在闽南民间信仰里,他是一个无炮不欢的角色,在元宵夜对他表达虔诚的最好方式就是拿鞭炮炸它,炸得越热闹,他就越开心。这也是一场乡勇的试炼,在鞭炮的洗礼下,一个村庄男丁的勇气得以展现。

元宵夜前后,在厦门海沧和漳州的村社会“游油枝”,大家举着在当地称为“油枝”的火把参加游行。油枝的做法大致是把一根大概两米长的竹子,从前头到中段破成四份,缠上浸了油的牛皮纸,中间填入甘蔗渣,能持续燃烧几个小时,还能遇风、遇小雨不灭。队伍一路走在皓月当空的乡间小路上,有如火龙夜舞,时隐时没。

三月,众神的诞生

三月三,上巳节,玄天上帝的生日。玄天上帝为北方真武神,其在闽南颇有灵迹,神祠分布众多。因为北方属水,且北斗为中天之坐标,也因明代月港开启,玄天上帝在闽南成了重要的典祀神明。玄天上帝的形象很有意思,披发仗剑,脚踏龟蛇。

▲ 由左向右分别为保生大帝,玄天上帝,妈祖。

三月十五,保生大帝诞辰。在古泉州府与古漳州府地界的礁山,诞生了一位神医叫做吴夲 (běn) ,他在世时一直试图扭转旧时求巫不求医的陋习,悬壶济世,一生不娶,又“不分贵贱,悉为视疗”。备受爱戴的吴夲,累朝加封致“保生大帝”。

三月廿三妈祖诞辰。妈祖原名林默娘,灵起莆田湄洲屿,因为能预知凶险,被呼为神女,厥后常着红衣巡游海上,在海难中每祷必应,后来随着福建海员的浪迹,遍布海表。因为常年以慈母心肠照顾在风危浪险之中的船员,且祷应频频,于清代被封“天上圣母”。以前出海的大船尾部会有一盏长明灯,称为“妈祖灯”。

▲ 随着妈祖信仰的广泛传播,以妈祖显圣故事为题材的绘画作品不断出现,现藏于荷兰国家博物馆的清代《妈祖神迹图》彩绘,是极为精美的代表作。供图/许路

三月也是刈(yì)香的季节,各分灵的乡社神明到祖庙谒祖进香,分取香火回来祷祝合境平安,连香吉庆。泉州的请香火,也很有意思,“师公”用镰刀刮碰石头,激起火星,去点燃铺在纸上的硝石,颇为魔幻。

▲ 刈香的队伍。

刈香请火之时才会现身的三坛小法,是漳州、厦门地区乡社里的兼职神职组织,他们日常都有自己的工作,到了社里每年刈香请火期间,再组织练习,击鼓颂咒,小法里重要的法器除了鼓以外,还有蛇形的法索,是为闽越图腾的遗留。

端午,水上的精神血脉

漳州的端午节,可以持续整个农历五月 ,从五月初一到五月三十,各乡社轮流做东举办龙舟盛会。

端午节的主角是水仙王,水仙王信仰是很朴素的闽南舟神信仰,旧时的福船上两舷供人上下的门被称为“水仙门”。

▲ 传说水仙王有五水仙——精于治水的大禹、自刎乌江的项羽、 跳入汨罗的屈原、钱塘潮神伍子胥、懂造船的鲁班。

除了大禹和鲁班,他们多数都不得志于水里,但世人又希望他们能以这丝残念去庇佑在水里讨生活的人。漳州的端午亦会有游江与祭江的仪式,把粽子抛入江底以享水中先魂的桥段,在这里就能看到。

泉州的端午,以龙王爷为主角。古传在历经梅雨季以后暑气窜起,交替之时亦是瘴疫气最重之时,所以要请出能够吸取雨气的龙王爷来游街采莲,到各家祛瘟逐疫,当地称作“唆啰嗹(lián)”。

▲ 吟唱唆啰嗹的花婆和铺兵公。

唆啰嗹的队伍里具特色的是铺兵公与花婆,铺兵公身挑着装满雄黄酒的壶与猪脚,边走边饮,花婆会给采过莲的门户分发花朵,后跟着乐队反复奏唱“唆啰嗹”古曲。

龙舟在水上巡游的时候,会有人在船头挥舞着代表水仙王的蜈蚣旗,这类旗帜以前也会出现在远洋的大船上。长长旗身,伴着四周的火焰在风中飘扬,如同蜈蚣一样。

▲ 闽南地区多水,端午节沿江沿海地区会利用天然水域举行龙舟比赛。摄影/简银焦

漳州的龙舟为旧时的土船样式,没有龙头,很长,龙舟越长代表社里人丁愈旺,财力愈强,平时停在江边的龙船寮里,端午前才会“请”出来练习。相传旧时水灾时,长长的龙舟也会被用来当救灾船。

秋冬,闽南人的家族情怀

七月丨普度孤魂

拜普度公 | 农历七月,是闽南人传说中的“鬼月”,婚嫁、入新厝等人生大事都要避开这个月,夜晚还要尽量避免外出。从七月初一“开鬼门”,到七月中“做普度”,至七月三十“关地狱门”为止,却是一个月的饕餮之旅,各家做普轮流请客,既为“度”可怜无祀的孤魂,也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抢孤棚 | 漳州、泉州地区七月都有挂普度灯的习俗,祭祀方式也是各有特色,泉州一带流行烧普度马,漳州则有抢孤棚、放水灯等节目。用于孝孤的米饭, 要装饰得无比华丽, 称“饭翁”。

八月丨中秋报神

博饼 | 博饼来源于色子游艺——状元筹,模拟了旧时的科举制度,原为赌筹,也是旧时知识分子占卜秋试成绩、讨个科举彩头的游艺。明清时在闽南,筹演变为饼,有了现今的博饼习俗。

▲ 用六粒骰子投掷结果组合来决定参与者的奖品,相传这种游戏可以预测人未来一年内的运气。

烧塔 | 烧塔是闽地乃至潮汕一带的中秋民俗,以砖搭塔,在其中燃起火堆,塔内火光熊熊伴着劈劈啪啪之声,象征祈求生活的红火兆头。

拜土地公 | 春祈秋报是旧时农耕社会的风俗,春天许下愿望,到了秋天收获的季节,就要犒赏田间地头的土地公,而所祭之物为当时收获的地瓜、芋头等在地食粮。地瓜在闽南语里叫做“番薯”,是形容土与俗的标志物,一度拯救了福建的大饥荒,在泉州某些地区的民俗里还将正月初一定为地瓜王的生日。

十二月丨冬至祭祖

祭祖 | 闽南人说:冬至不回无祖,春节不返无某(“某”指老婆)。冬至是返乡、祭祖、家庭团圆的日子。依传统,男子要穿着蓝长衫、头戴黑礼帽到宗祠里祭祖,由乡社里的礼生领礼统筹,这亦是儒家家礼在闽南的传承。

▲ 外出谋生的人都要回到家乡过冬至,以帮助子孙后代寻根认祖。

吃汤圆 | 在闽南一年中有两个日子要吃汤圆,一个是六月十五,吃的叫“半年元”,一个是“冬至元”。小时候长辈常说吃一粒汤圆就长一岁,这番激励下,急于早日“翻身作主”的小朋友一碗汤圆快快落肚。

在闽南,与神仙的互动既是整个社群不吝钱财、倾尽心力的最要紧的大事,也是家家有神龛,遇事掷筊卜天意、见庙合掌求保佑的日常。

▲ 闽南人与神同居的朴素理念,在两种看似混搭的建筑面前得到了极好阐释。摄影/赵建军

这里一年到头都是人与神的狂欢。其中折射出的民间社会的活力、表现力、创造力和内在动力,表现出的对生命历史细节的珍惜、对自然与天地的敬畏、对畅快生活的向往与歌颂,让人见之惊叹,深受感染。

闽南人祝祷常愿“香火万年”,香火的概念在他们的世界里,不止于血脉,还在于文明。精神上借一炷馨香沟通古今与天地,于现实中便可能通达更远、更富饶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