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穿搭博主,83 岁依然是行走的衣架
国学

明代穿搭博主,83 岁依然是行走的衣架

2021年09月16日 18:40:31
来源:吃畫人

明万历十九年(1591)秋,松江华亭适园外有一位“金牌摄影师”造访。

此人姓沈名俊,擅画山水花鸟,一手“写照传神”的功夫更是闻名遐迩。他此番受隐居于此的前吏部尚书陆树声之邀,前来为其绘制一套写真集……

1

今年 83 岁的陆树声辞官归乡已近 20 载。当初张居正用内阁大学士之位来挽留他,也未曾动摇其心意。

南还那天,万历皇帝命朝廷驿站的车马一路护送,并仍按在职的标准发放俸禄,即使在他退休之后,还不断派人存问,加授太子太保的荣誉官衔。要为这么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写真,沈俊丝毫不敢怠慢。

明 沈俊 陆文定公像册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虽已步入晚年,曾负责接待朝鲜外交使节的陆树声依旧气宇不凡,还是当年那个“行走的衣架”。他早已准备好服道化,熟练地摆开 pose ,耐心等待沈俊匀毫落墨。

2

陆树声似乎有定期请人写真的嗜好,《陆文定公全集》中就有多次记载。然而此次“拍摄”与以往不同,所选的十套服装对他有重要意义。

它们大体可分为职场正装与日常休闲两组。为了凸显高级感,我从《全集》中挑了两个词来区分——“冠冕在朝”与“山容野服”。

“冠冕在朝”组按正式程度从大到小排序,第一套为“朝服”,是重大节庆、仪式时所穿。

朝服

明代朝服以绛纱为袍做成交领大袖,领缘有黑边,里着白纱中单,头戴梁冠。陆树声所戴梁冠有梁五条,是三品官所戴。

五梁冠

他被封礼部尚书(正二品)是在辞官还乡前的数月,当时已屡屡上书告老。或许这是他选择陪伴自己最久的三品五梁冠,而非为了显示荣耀戴六梁冠的原因。

第二套是“公服”,为早晚朝奏事时、觐见皇帝时所服。三品以上官员当服绯袍(比绛稍亮),戴展角长一尺二寸的幞头,同穿朝服时一样持象牙制的笏板。

公服

第三套是“常服”,所谓“凡常朝视事,以乌纱帽、团领衫、束带为公服。”可以理解为更为简便的“公服”。

常服与补子

此处或许是为了丰富写真集中的色彩,陆树声没有穿品级更高的绯袍,而是穿了一件六品青袍,上面绣以鹭鸶补子,那是他初入翰林院做编修时常穿的。

第四、五套都是“忠静冠服”,这是嘉靖初朝廷制定的“燕居法服”,也就是朝中及地方官员日常家居的服装。

忠静冠服一

忠静冠服二

“忠静冠”仿古玄冠而制,冒以乌纱,四品以上加金线;“忠静服”则仿古玄端服,色用深青,缘以蓝青。陆树声认为它们“出则可以见客,入则便于燕居,免脱着拘窘之劳,且近真率”,退休之后家中自然备有多套。

3

前面一组到了“忠静冠服”,形制已趋简便,但仍属官方规定的服装。相比之下,“山容野服”组则完全可以让穿衣者脱去束缚,放飞自我。

万历年间,文坛涌起了一阵“苏文热”。苏轼也是陆树声的偶像,他曾写过一则《题东坡笠屐图》:

“当其 冠冕在朝 ,则众怒群咻,不可于时;及 山容野服 ,则争先快睹。彼亦一东坡,此亦一东坡,观者为之一哂。”

东坡帽与道袍

斗笠、藜杖与道袍

此处,他用两套服装致敬了“山容野服”的东坡。第一帧画面里,他身着道袍,头戴东坡帽,手执拂尘,翘起二郎腿悠然坐于竹椅之上,身后的童子怀抱藜杖立于身后。而如果把第二张图画中他心爱的小红鞋(已出现多次)换成木屐,大概就是《东坡笠屐图》中的东坡本坡了。

不同于对偶像的致敬,这一组中剩下三套道服则更多展示了陆树声自己的个性。小冠幅巾 + 粉色道服,令人耳目一新的同时又不至招摇刺目;含齿而笑的微表情搭配小指微扬的手型,更显优雅。

小冠幅巾、粉色道服

这套同款的豹纹?幅巾与道服绝对抓人。他改换姿势,倚靠着宝石镶嵌的古董兽足扶几,趺坐于华美的锦毯之上,左手边是一卷收好的书画,兼容古雅与张扬。

豹纹套装?

最后一张里的陆树声身着“云巾”和“白色行衣”。前者是一种无金线装饰,形制接近“忠静冠”的冠戴,后者则是比“忠静服”更为休闲,合起来可以说是“忠静冠服”的简化版(见后)。

4

从最后的呈现来看,陆树声无疑对沈俊的表现非常满意,这套写真集也被陆氏一族世代相传,成为关于祖辈风流的记忆。

清代陆氏后人题跋

然而不知道这件画册在流传的过程中是否出现过部分遗失和损毁。因为在《陆文定公全集》中,几乎可以为册中的每一幅找到对应的文案。比如《题公服像》这一则:

“蚤陪金马,晚备秩宗,三朝拜命,五辞殊荣。材非特达,质非特达,质类竦庸。其进也即落落,而无可试之绩;其退也则耿耿,而怀未尽之忠。投老一壑,淡然无营,惟乐余年,以嬉游尧天之日,赓帝德而歌舞盛世之风。”

金马、秩宗指代翰林院与礼部,是陆树声最早和最后工作的官署。他历仕三朝,五次辞去朝廷的封赏,大部分时间都在闲居中度过(《明史》称“通籍六十余年,居官未及一纪”)。他自道材质平庸,平生未建立什么功绩,唯有一颗忠心而已。如今年纪大了,惟有乐享余年,歌盛世之风,这是谦词。

云巾、行衣

如果说“冠冕朝堂”一组对应的自赞还要讲究对朝廷与今上的尊重,“山容野服”一组对应的文字则更直白地吐露出陆树声的心声:

置我于玉堂金马不为荣,索我于清泉白石不为穷。山溪风月,徜徉其中。葛巾藜杖,挥尘从容。知者谓适园主人,不知者谓汉阴公,河上公。( 《题野服像》)

···

不以位居玉堂金马为荣耀,不以退处清泉白石为困窘。山溪风月,一草一木,未尝不能徜徉自如。身上的锦袍金冠换成了葛巾野服,亦可从容挥尘。认识我的人说这是适园主人,若是陌生人看到我,大概会误以为是汉阴公、河上公那样,传说中的上古隐士。

天生是行走的衣架,还把阅尽的沧桑写成了“照片”的文案,这大概就是穿搭博主天花板吧?

(完)

-参考文献-

张廷玉等《明史》

陆树声《陆文定公全集》

陆树声《病榻寤言》等四种

陆树声《陆学士题跋》

王辛茹《陆树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