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国学

三星堆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2021年09月18日 21:59:08
来源:历史研习社

三星堆上新,六个盲盒逐渐揭秘!

这次不仅发现了完整的金面具,还有前所未见铜祭坛、神树纹玉琮等器物。

这些国宝题材独特、细节丰富,是古蜀人精神世界的物质体现,为进行相关研究提供了重要素材。

巴蜀故地,文明滥觞,这上千件稀世珍宝也许马上会拨开云雾,摊开被掩藏在时光里的秘密。

新发掘的6个坑,揭示了什么秘密?

前不久,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举行了三星堆阶段性成果新闻通气会,一经公布就立即引起了热议。

K3填土堆积出土各类器物残件和标本共729件,K4遗物已全部提取完毕,共出土完整器86件、残件1073件。

这真的可以算是近几年来的考古重大发现了。

值得一说的时候,这一次发现的“祭祀坑”与35年前的两个“祭祀坑”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

专家认为,新发现的六个“祭祀坑”与之前的两个基本形制与朝向一致,但出现了许多新的器型!

而且祭祀坑大小不同,坑内的文物各有侧重,有的坑象牙多,有的坑则大件青铜器较多。

这一次的考古发现,既让三星堆多了更多的谜团,又为过往的谜题提供了更多可支撑的材料。

比如这个最新出土的金面具残片,和之前金沙遗址出土的黄金面具极为相似。

▲金面具残片

▲三星堆最新出土金面具残片过程

还有出土的古象牙及象牙雕刻,使人不禁发问,在当时较为封闭的环境下,这些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象牙及象牙雕刻

肉眼不可见的丝绸制品残留物则进一步证实,古蜀是中国丝绸的重要起源地之一。

而各色各样的青铜人像、黄金与玉石制品更是奇奇怪怪,引人联想。

▲青铜人像

▲大型青铜器

另外,关于大家一直以来都十分关系的“三星堆”到底有没有文字问题,专家也做出了回应。

虽然现阶段考古勘探还没有发现确切的文字,但在陶器上发现了相关刻画的符号。专家们也“倾向于相信三星堆遗址是有文字的”。

▲8号坑出土过程

可以说,最新的三星堆出土的6座“祭祀坑”内,真的是每一个都有新看点。

关于三星堆的谜题,也正在逐渐被不断揭开。这些宝物,也许能补上缺失的古蜀文化。

三星堆,是外星人吗?

在这一次重大考古发现之后,神秘的三星堆立即上了热搜。

#三星堆是外星人吗#、#三星堆是西亚文明吧#……

毕竟浓眉深目、阔嘴高鼻的青铜人像,怎么看怎么不是正常的中国人的模样。于是脑洞大的网友不仅猜测这是歪果仁,还认为这一定是外星人帮我们建造的。

三星堆当然不是外星人,但是它实在是和我们的长相太不一样了!

薄唇大嘴、招风大耳,出土的青铜面具虽形态各异,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外凸又大到不像话的眼睛!

这样的面具下,到底是人还是神?

迄今为止,三星堆出土了许多的“眼形器”,却还没有单独的嘴巴和鼻子出现,足以见得眼睛在古蜀人的心目中具有非常独特的地位和象征意义。

看见这样的眼睛,小编会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同时又很难理解,菱形、钝角三角形、直角三角形……这样的眼睛和我们今日的审美相去万余里。

为什么古蜀人这么偏爱眼睛?还是他们生来就长着一双“天眼”?

中国有一个成语故事,名叫“吴牛喘月,蜀犬吠日。”

后一句是说四川盆地空气潮湿,天空多云。四周群山环绕,水汽不易散开,那里的狗不常见太阳,看到太阳后就觉得奇怪,就要冲太阳大叫。

和汪星人一样,生活在雾蒙蒙的成都平原上的古蜀人民想要看清远一点的东西,是特别不容易的事情。

独特的眼睛造型或许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也许在古蜀人看来,极端的前凸双眼有着超乎寻常的观察能力:距离更远,范围更大,甚至能直达天听,接收到神明的指使!

于是,他们将自己对自然的敬畏和追寻寄托在了眼睛上。

还有人认为,这样的眼睛,也许是古蜀人对自己祖先蚕丛的崇拜。

东晋时候的史学家常璩撰写的《华阳国志·蜀志》中载“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

这句话的意思是古蜀的第一位君主蚕丛的眼睛是突出来的。是的你没有看错!

蚕丛的眼睛可能就长下图的凸目面具这样的!

凸眼面具

嘶!果然没有点不同寻常的地方也当不了君主,但你有没有想过,蚕丛也许是一位非常严重的甲亢病患者。

蜀王蚕丛居住的四川西北部在古代严重缺碘,是甲亢病流行的地区。而甲亢病患者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眼睛凸出。

蚕丛可能是历史上最早被记载的甲亢病患者了,他的后人在为他塑造神像时,抓住了这一特点并进一步“神化”,把蚕丛刻画成了“纵目”的形象。

听了一些古蜀人崇拜眼睛的趣事,可你别忘了,青铜器在古代最大的作用就是祭祀。

古蜀人将他们对祖先和神灵的追忆和崇拜寄托在青铜器上,向后人展示着他们天马行空的幻想、艺术乃至心灵。

他们用眼睛来代表太阳和光明,他们的至上神和祖先神都有不寻常的眼睛,他们在建筑物的墙壁上装饰了铜眼睛和眼睛的图案,甚至在铜兽面下也以眼睛作为承载物。

这些眼睛、面具、人像都是古代艺术家们为我们留下的最独一无二的艺术品呀!

三星堆的发现,有何意义?

除了那些围绕着三星堆本身的谜题与猜测之外,为什么我们要如此关注三星堆的发现?

实际上,在三星堆的背后,是几千年来没有在任何史书中留下确切的文字,只活在人们代代相传的神话传说中的古蜀国。

虽然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这一段灿烂的文明没有正史留下只言片语,但关于它的传说一直活在炎黄子孙的口耳相传中。

古蜀国也并非是民间故事,而是真实存在。

蜀地文明自岷江上游兴起,从原始氏族部落开始,后来经过长期的发展及融合,变为蜀人,并转型成奴隶制国家。

从蜀部鱼凫氏建立第一个蜀国开始,经历了望帝杜宇建立的杜宇王朝,到蜀王杜芦(开明氏)瓦解,共十三位君王在位,存在七百二十九年。

但由于缺少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古蜀国一直以来都是极为神秘的存在。

三星堆更像是古蜀国一种现代的文化符号,承载了几千年前那个神秘而伟大的古老国度仅存的记忆。我们正是要透过三星堆这条狭窄但却是唯一的缝隙,去窥视古蜀国的文化、历史和秘密。

也因此,三星堆显得尤为重要。

古蜀国文明的不同,从三星堆极为不同的审美特质之中就可以看出来。几千年前的古人想象力和独一无二的审美情趣却令人敬佩,一点不输给现在的我们。

最新的出土的三星堆地文物中,有57件青铜人头像。在奇特造型所带来的神秘感背后,是古蜀人独特的审美情趣,典型的东方美学:内隐的美学。

内隐的美学即美学思想并不是直接见诸于语言表述,而是首先见诸于艺术作品,不以文字而以形象、色彩和传达出来的。

杏状纵眼,蒜头鼻,双唇紧闭……这样的美抽象又张扬,是与同时期中原文化迥然不同的审美风貌。

与成熟阶段的三星堆文化处于相同历史时期殷商文化表现出的却是与三星堆完全不同的——狞厉之美。

殷商的青铜器几乎没有一个不是铸有繁复的纹饰,铸造的人不留空隙地将各种动物形象混合布满器表全身,富丽而又神秘。

带大家仔细看一看最具代表性的司母戊鼎:

鼎身分布着牛首、饕餮、猛虎……还有其他的兽面。

处处有花纹,处处有猛兽。这也是殷商青铜器的特性之一,看久了就会产生强烈的威慑和压迫感。

四羊方尊

艺术品是内心世界的体现。即使这时的殷商人已经进入到文明时代,但他们仍在自然神和祖先神的压迫下跋涉,在野蛮和崇力中徘徊。

《礼记·表记》记载“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

神对人压迫、人对神恐惧。

于是,殷商人把自己对神灵的敬畏和尊崇,对异族征服的骄傲和自豪,对凶猛之力的夸耀和张扬凝结在了青铜器中,形成那个时代独有的狞厉之美。

而三星堆中出土的的青铜器可大致分为青铜礼器、青铜人像和青铜动植物像三类,这些器物多用于礼仪祭祀,彼此之间在造型纹饰上相互联系,显示出的抽象而张扬审美风格。

在造型上,三星堆青铜器像生描摹和夸张变异共用,多数器物上显现出高瘦的特质,磅礴壮阔又奇谲神秘。

古蜀人相信神灵对自己的关爱与庇护,他们敬畏神灵,敬畏自然,同时又渴望自己解密自然,掌控自然。

这样的精神寄托远远超过了人的五官构造,交织杂糅之下,表现出来便成为纵目宽耳,抽象又张扬。

三星堆的横空出世,不断揭开了千百年来关于古蜀国存在的谜团。

但我们也可以继续期待,有更多的古蜀谜团将被发现。

三星堆在上新的同时,也不断向我们传递: 中华民族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过程所要付出的艰辛与代价。

我们握着这份沉甸甸的历史,似乎穿越了千年的时空,在荒蛮与文明的交流口,再一次感受到了历史的厚重与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