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唐代的长安 你都可以玩什么看什么?
国学

生活在唐代的长安 你都可以玩什么看什么?

2021年10月16日 07:58:22
来源:明清史研究

唐代长安城中曾经流行过参军戏、傀儡戏和猴戏。参军戏当时称为弄参军,盖以一人饰所谓参军,另一人加以戏弄,以取笑乐。傀儡戏则以木制为傀儡,由人牵引,使之活动如生,并伴以歌唱。猴戏则以猴代傀儡,较傀儡更胜一筹。这三种戏皆不始自唐代,但唐代更为流行,长安城尤为习见。

参军戏的肇始,或谓在东汉和帝时,或谓在后赵石勒时。两说虽各有所本,其间人物情节却互有相近似处。论者对之尚有争执,莫衷一是,但其起源较早,则是大抵可以肯定的。傀儡戏或谓始自汉初,或谓起自汉末。汉初之说实近于想象,殊难置信。说是起于汉末,也是相当早的。猴戏至迟梁时已经有了。梁时散乐中有《猕猴幢伎》,当是以猴作戏。唐时更有 《缘竿伎》,又有《猕猴缘竿伎》,作史者未审何者为梁时所传, 可能是一事而两有其名。

参军戏后来演变为宋元时的杂剧,开封、临安以及金的中都、元的大都等处,相继演奏不辍。北宋时,开封城中的京瓦伎艺就还有悬丝傀儡和药傀儡。南宋时,临安城中瓦舍众伎除悬丝傀儡外,更有杖头傀儡、水傀儡、肉傀儡、法傀儡之类。据说“凡傀儡敷烟粉灵怪故事,铁骑公案之类,其话本或如杂剧,或如崖词。”傀儡戏应该就是当代的木偶戏。所谓悬丝傀儡就是十分形象的说明,现在的木偶戏依然是以线索来搬演傀儡的。现在的木偶戏有唱有说,至迟在南宋时即已如此。现在不仅这些古都中仍有这样的木偶戏,就是一般乡村中也很盛行,成为不可少的游艺项目。猴戏于宋时仍见于有关都城的记载,似不如傀儡戏的繁多,但在各地的流行却更为普遍,不过宋以后都城中似已少见。现在木偶戏往往与影戏(或称皮影)同时奏演。木偶戏于白昼演出(近来也多在晚间演出),夜晚则配以影戏。这样的相配演出,似少见于唐代及其以前的记载。北宋开封的京瓦伎艺就 有影戏和弄乔影戏,而影戏的弄者更多,且多名家。南宋临安的瓦舍众伎中也有影戏。据说“凡影戏乃京师人初以素纸雕镞,后用彩色装皮为之,其话本与讲史书者颇同。”所说的和现在的影戏颇同,可知其渊源所自。

唐代不仅流行如上所说的三种戏,而且也已经有了从事 “说话”的人,说话就是讲故事,是一种说唱的艺术。唐代元稹曾说过:“尝于新昌宅说《一枝花》话,自寅至巳犹未毕词也。”说话亦如影戏一样,也有话本。敦煌卷子写本有唐代的说话话本《山远公话》,就是例证。

到了宋代,说话屡益普遍起来。开封的京瓦伎艺中就有讲史、小说、说三分、五代史的。其实说三分和五代史都应属于讲史,既然特立名目,可能所讲的更为细致。南宋临安众伎中有很多专门从事说话的。耐得翁在所撰的《都城纪胜》中记载着:说话有四家,其一为小说,谓之银字儿,如烟粉、灵怪、传奇。银字儿应是所说小说的总称。为什么称为银字儿?银字是用银刻在管乐器上的字迹或符号,用以表示音色的高低。这在唐时也已经有了。唐人诗中多有咏及银字的,杜牧《寄珉笛与宇文舍人》诗说:“调高银字声还侧,物比柯亭韵更奇。”即其一例。讲小说而称为银字儿,则说中有唱,至少是以银字帮助定其说话的高调。近来说书的人辄手持木板或金属板,且说且敲,声调铿锵,相得益彰,应是唐宋时遗留下来的旧规。《都城纪胜》所说的其余说话诸家为“说公案,皆是搏刀赶棒,及发迹变泰之事。说铁骑儿,谓士马金鼓之事。说经,谓演说佛书。说参请,谓宾主参禅悟道等事。讲史书,讲说前代书史文传、兴废争战之事。最畏小说人,盖小说者能以一朝一代故事,顷刻间提破”。这里所说的不只四家,但都应属于说话的一类。前面说过,说话的人皆有话本,这是少不了的,可能愈说愈多,话本也就更为精彩。据说后来的《水浒传》及《三国演义》可能都采用 了相应话本作其素材的一部分才撰写成书。单就说话这一行道来说,就一直传下来,现在不仅古都中皆有说书的人,就是古都以外的城市也皆有之,其中还往往有名家,成为现代城市文化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唐代多诗人,长安自是诗人汇集之地。许多著名的诗人大多到过长安,或暂居一时,或久居未归,皆能将长安风物寄情于吟咏之间。及时过境迁,犹仿佛如昨。李白在长安时,曾赋 《清平调词》,词中有句说:“沉香亭北倚阑干。”沉香亭在兴庆池东,今于兴庆宫旧址凿池,并于池东再筑沉香亭,遍栽木芍药,似当年故迹,依稀犹在。

在这些诗人中应该提到两位,一是郭利贞,一是张说。张说有名于开元年间。郭利贞行辈早于张说,宦位却不如张说。郭利贞以一首《上元》诗获得盛名。这首诗是描述长安城内上元节的盛况的,诗句是“九陌连灯影,千门度月华。倾城出宝骑, 匝路转香车。烂漫惟愁晓,周游不回家。更逢清管发,处处落梅花”。据说这首诗和其时的苏味道、崔液的上元诗并为绝唱。苏诗是“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香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伎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崔液诗是“玉漏铜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明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三诗描述上元盛况,如在目前。阴历正月十五日为上元节,其夜为上元夜。以上元为节日,未知其伊始,唐 《两京新记》说:“正月十五日夜,敕金吾弛禁,前后各一日以看 灯,光若昼日。”可能就是唐时始有之。

这样的节日从那时起,竟然传下来了。首先是宋时的开封, 每当上元节之夜,就在开封绞缚山栅,立木正对大内正门宣德楼。诸多奇术异能,歌舞百戏,鳞鳞相切,乐声嘈杂十余里。以后的都城中,都少不了这一节日,就是千载以后的今日,上元节日的灯火并未稍有减色,甚而还可以说是兴味愈浓。不仅都城如此,一般城市以至乡里也未能免俗,当然众多的古都就更不在话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