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织绣,苏州园林的花街铺地
国学

地上织绣,苏州园林的花街铺地

2021年10月19日 12:03:38
来源:博物馆丨看展览

作者 |「所长」

首圖 |「所长」

月光洒在阖闾城西的灵岩山上,在金碧辉煌的馆娃宫中,西施和宫女们穿着木屐在廊中行走,脚下如同在敲木琴,发出悦耳的响声。吴王夫差为了取悦他的美人,在这座园林式宫殿中修建了一条“响屐廊”,廊下岩石凿空,铺以大缸,覆以厚板,“吴王梓铺地,西子行则有声”。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也许就是苏州园林中最早的铺地。

姑苏台消夏宫

张孝友

所以之后,在能工巧匠云集、丝绸刺绣闻名天下的苏州,园林中发展出“地上织锦”的花街铺地,便一点也不奇怪了。

花街铺地是园林中一种地面铺装工艺,是以瓦片、各色卵石、碎石、碎瓷片等,拼合成各种图案装饰的园林路面。通常以瓦片作为线条摆出图形,其它材料为色填充其中,犹如地上锦绣。

刺绣是用一针一线来勾勒出图案,花街则用一粒粒卵石碎石来敲打出造型。两者一脉相承,需要的都是匠心。

上图匠人在排摆铺地造型

下图花街铺地微距特写

@所长

花街铺地用的都是小料,有些几乎是废料,碎砖、碎瓦。因为是小料,造型的灵活度就高,图案的“像素”就大,这就给了铺装图案很大的发挥空间,款式琳琅满目。

园路与地面

@人间天堂世界

造型方式

琳琅满目不是杂乱失序,种类繁多也没有丢了章法。铺地图案首先从 造型方式上可以分为两类:规则几何式的四方连续,和自由形态的图画

四方连续纹样 是指一个单位纹样向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反复连续循环排列所产生的纹样。像下图中的“十字金钱纹”与“芝花海棠纹”,都属此类。

狮子林,十字金钱纹铺地

@所长

耦园,万(卐)字海棠纹铺地

@火之星2100

这类纹样的特点是对地面轮廓的适配度高,任何形状的地面,均可以向着四个方向循环延伸,进而铺满。

自由图画 就是以地为纸,以卵石碎石为笔描绘图画。像下图中的留园与拙政园的铺地就属这类。

留园,池边铺地

@听雨亲风

拙政园,连年有余

@橘涂初四

这类的“画作”,图幅大的用在方院中庭的显眼之处,就会成为地面装饰主题;图幅小的穿插在小路上,就是地面装饰的情趣。

“图画”与“图案”一字之差,却有区别。“图案”更抽象,更具规律性;“图画”更具象,更具自由性。

内容分类

再从图案内容上来看,也有律可循,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瑞草、祥兽、器物、图形符号

瑞草

这里的“草”泛指植物。中国人的祖先认为万物有灵,植物也是如此。《山海经》中记载有仙草灵木,吃了可以长生不老。再往生活方向延伸发展一下,很多花草树木就成了祥瑞植物。

仙草中最神奇的是 灵芝 。灵芝之名起源于《山海经》的神话,炎帝的一个女儿瑶姬,刚到出嫁的年龄就离世了,其心不甘,精魂化为芝草。民间自古以来崇拜灵芝,认为它是吉祥如意、富贵美好的象征,吃了可以延年益寿,甚至是起死回生。白娘子吓死许仙后,就是去昆仑山盗采灵芝,又把他救活的。

耦园,灵芝成双

@火之星2100

在花街铺地中,灵芝的图案是抽象化的十字对角细长花瓣。这个图案作为四方连续的一个基本素材,称之为“芝花纹”,可与其它元素搭配,组合复合图案。

留园,芝花铜钱纹

@所长

与芝花搭配最为经典的是海棠。海棠在初春绽放,花开似锦,自古以来是雅俗共赏的名花。海棠图案是抽象化的四个圆形花瓣,与芝花搭配时,便组合成了经典的“芝花海棠”纹。

怡园,芝花海棠纹

@人间天堂世界

海棠纹在园林铺地中最为常见,除了与“芝花”的组合外,常见的还有“十字海棠”、“万(卐)字海棠”、“金钱海棠”等。

沧浪亭,十字海棠纹

@人间天堂世界

沧浪亭,万字海棠纹

@人间天堂世界

海棠也有作为点缀而独立成图案的形式,如下图留园碎石路中的海棠花纹,四个半圆形花瓣变成了整圆的形式,互相搭接,在中间咬合出一个铜钱图样,可以理解为“玉堂富贵”。

留园,海棠纹

@火之星2100

与四个圆形花瓣的海棠相区别的,是五个圆形花瓣的梅花。相较海棠抽象的四瓣,梅花的五瓣更好理解,因为大多数的梅花就是五个花瓣。

留园,梅花

@97狼

梅花与兰、竹、菊并列为“四君子”,与松、竹并称为“岁寒三友”。中国文人对梅花情有独钟,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在传统文化中,梅以它的高洁、坚强、谦虚的品格,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

沧浪亭,梅花纹

@人间天堂世界

做四方连续时,梅花纹也有经典搭档,与冰裂纹一起组成“梅花冰裂”纹。梅花傲冰雪是傲骨的象征,园主是借“梅花冰裂”来表达自己独立不羁的心境。

耦园,梅花冰裂纹

@火之星2100

梅花也常常独立成景,如留园的梅花宝瓶图,一枝春信从宝瓶中伸展出来,傲霜斗雪,梅花有花开五福的引申含义,宝瓶也有岁岁平安的美好意愿。

留园,梅花宝瓶

@峦十三

与梅花纹相区别,还有一种五个短弧度对拼成花瓣形的抽象图案,这就是荷花纹,如下图留园中的荷花纹铺地。

留园,荷花

@火之星2100

中国人爱荷,荷花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品格。荷花更多的是作为图画来装点地面,通常是与荷叶、莲蓬、莲藕等搭配。

拙政园,含苞待放在碗中

@橘涂初四

留园,莲花、荷叶、莲蓬、莲藕

@97狼

沧浪亭,莲花、荷叶、莲蓬、莲藕

@人间天堂世界

还有一些植物,更多的只是以具象图画的形式对铺地进行重点装饰。比如石榴、菊花等。

石榴自汉代就从西域引入,在中国的栽培历史悠久。中国传统文化视石榴为吉祥物,石榴“千房同膜,千子如一”,视它为多子多福的象征。宋代人用石榴果内部的种子数量,来占卜科考上榜人数,久而久之,“榴实登科”一词流传开来,寓意金榜题名。

留园,石榴

@所长

留园,石榴

@97狼

菊花是四君子之一,清寒傲雪,高风亮节。中国人爱菊赏菊,留下了许多诗歌名句,不仅赞美菊花姿态优美,更喜爱其不畏寒霜的特性,“羞与春花艳冶同,殷勤培溉待西风”。

退思园,菊花图

@97狼

祥兽

或是源于生殖崇拜,比如能够产籽无数、子嗣成群的鱼; 或者是文化演进中的精神寄托,比如代表了归隐之心的野鹤; 最终,或者真实的,或者虚构的,祥禽瑞兽化身为载体,成为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一部分。

凤凰是传说中的百鸟之王,是吉祥和谐、喜庆幸福的象征。凤凰性格高洁,“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单只凤凰的造型图画,为“丹凤呈祥”,如留园的凤凰纹铺地。

留园,丹凤呈祥

@姑苏恋旅人

百鸟之王与花中之王的成团是顶级CP,“凤凰戏牡丹”象征天下太平,四海同春,也有夫妻和睦,花开富贵的意思。

留园,凤凰戏牡丹

@橘涂初四

凤凰是神话之物, 虽在人间,但也常与神话联系在一起,所以又称“仙鹤”。爱鹤养鹤一度是中国历史上的一种时尚,鹤也成为了中国传统的一种文化现象。

留园,白鹤

@姑苏恋旅人

鹤是长寿象征,和挺拔苍劲的古松画在一起,是“松鹤延年”代表着长寿。

网师园,松鹤延年

@秦淮桑·

鹤也代表着清闲、超逸,我们把无拘无束、来去自如的人比作“闲云野鹤”,这份洒脱令人神往。文人儒士还把鹤比作仁人君子,与人格化的松、竹、梅、兰等品格相同。如此种种,可见厚爱。

拙政园,仙鹤

@火之星2100

鹤也有自己的经典搭档,那就是鹿。“鹤鹿同春”是中国传统寓意纹样之一,鹤为仙禽,鹿为瑞兽,古代“四灵”中龙和麒麟都有鹿的特征。鹤鹿同春也称“六合同春”,“鹿”与“六”谐音,“鹤”与“合”谐音而构成“六合同春”,意在颂扬春满乾坤,万物滋润的美好情景。

留园,鹤鹿同春

上图全景 @97狼

下图特写 @姑苏恋旅人

鹿有升官发财之意。鹿与“禄”同音,为“五福”福、禄、寿、喜、财中的一种,禄有“俸禄”之意,有俸禄之人必为官,民间用鹿纹来表达希望步入仕途,升官发财。

留园,鹿禄

@火之星2100

留园,鹿禄

@97狼

有了禄的鹿,寿的鹤,我们再来看福禄寿中福的蝠。

中国传统文化里,蝙蝠是吉祥的象征,是福文化的代表。早在新石器时代的红山文化就曾出土过玉质蝙蝠。从服饰、器物、到建筑、园林,多有蝙蝠纹装饰。

拙政园,蝙蝠

@火之星2100

中国自古就有“五福”之说,“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修好德、五曰考终命”,五只蝙蝠的围边纹样几乎就成了圆形图案的标配。

拙政园,五只蝙蝠的围边装饰

@火之星2100

蟾蜍纹也是中国传统吉祥纹样。战国时中国人就视蟾蜍为神物,青铜器上就有蟾蜍纹装饰。传说中嫦娥奔月化为蟾蜍,所以月宫也称蟾宫。

拙政园,蟾蜍

@喜玛拉雅北坡的鱼

花街铺地里的蟾蜍纹主要还是求财,这源于“刘海戏金蟾”的传说。金蟾是一只三足青蛙,得之可致富,寓意财源兴旺,幸福美好。刘海戏金蟾也称刘海洒钱,含义是从仙人那里得到财运。

留园,刘海戏金蟾

@火之星2100

也很常见,鱼纹作为装饰非常的早,原始社会的彩陶上就有鱼纹图案。在出生率低,死亡率高的原始社会,人类观察到鱼的产卵量大,小鱼总是成群,于是便崇拜鱼,期盼族群人丁兴旺。

拙政园,连(莲)年有余(鱼)

@火之星2100

拙政园,鱼纹

@峦十三

在民俗文化中,“鱼”谐音“余”,是富足的象征。与荷花搭配时,由于“莲”谐音“连”,便能取义“连(莲)年有余(鱼)”,一个谐音梗。

拙政园,连(莲)年有余(鱼)

@喜玛拉雅北坡的鱼

蝴蝶作为一种非常美丽的昆虫,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吉祥物,象征自由、幸福以及爱情。“比翼双飞”就是源自对蝴蝶的描述,梁山伯与祝英台死后化蝶,成为爱情的绝唱。

拙政园,白蝴蝶

@97狼

网师园,蝴蝶

@橘涂初四

器物

花街铺地中有很多的器物,有的求财,有的求道,有的则是求雅。

聚宝盆是中国古代民间传说中的宝物,可以使其中的财宝不断倍增,因而聚宝盆的图案就有这层美好寓意。在江南地区,聚宝盆不仅仅求财,同时还是镇宅之宝。

春在楼,聚宝盆

@火之星2100

说到求财,我们在铺地纹样中会经常看到铜钱的式样,便认为这个就是求财,其实并不准确。这里的铜钱更多是作为“厌(yā)胜”的道具,叫做压胜钱

拙政园,压胜钱

@火之星2100

留园,压胜钱

@火之星2100

厌胜即厌而胜之,用法术诅咒或祈祷以达到制胜所厌恶的人、物或魔怪的目的。厌胜有很多道具,像雕刻的桃版、玉八卦牌、玉兽牌等,而最常见的是厌胜钱,它是铸成钱币模样的吉利品或辟邪品。

狮子林,压胜钱

三个铜钱搭配,也有“三元及第”之意

@橘涂初四

而求财则直接了当地用金银锭图案,目的明确,表达精准。单看铺地的金银锭图案可能过于抽象,配上一张金银锭的照片便可一目了然。

留园,金银锭

@火之星2100

博物馆中的金锭

@老猪的碎碎念

退思园,银锭

@97狼

再看暗八仙。八仙是指八位惩恶扬善的神仙,暗八仙是这八位神仙所持的法器,以法器暗指仙人,所以称为暗八仙,它们与八仙具有同样的吉祥寓意,代表了中国道家追求的精神境界。这八种法器分别是:

葫芦(铁拐李)

拙政园,葫芦纹

@橘涂初四

团扇(汉钟离)

拙政园,团扇纹

@橘涂初四

渔鼓(张果老)

拙政园,渔鼓纹

@橘涂初四

宝剑(吕洞宾)

拙政园,宝剑纹

@橘涂初四

荷花(何仙姑)

拙政园,荷花纹

@火之星2100

花篮(蓝采和)

拙政园,花篮纹

@火之星2100

横笛(韩湘子)

拙政园,横笛纹

@橘涂初四

阴阳板 (曹国舅)

拙政园,阴阳板

@橘涂初四

瓶升三戢是清代以来的常见吉祥图案,一般是以一花瓶内插三支短戟,以谐音“平升三级”,指官运亨通,连升三级。又是谐音梗。

东山雕花楼,瓶生三戟

@97狼

耦园,瓶生三戟

@火之星2100

拙政园,瓶生三戟

@火之星2100

折扇最初是消暑的工具,因为可以折叠而方便随身携带。但之后,或因观赏把玩,或因题字作画,折扇慢慢从功能性跳脱出来,升华为风雅之物,代表了洒脱、风流、儒雅。一扇在手,便“气节风骨”相伴,哪怕天气渐凉,也可照样把玩。

网师园,折扇

@峦十三

耦园,折扇

@火之星2100

图形符号

几何纹,多出现在四方连续的图案中,比较常见的有“十”字纹、灯笼纹、“卐(万)”字纹、橄榄纹等,与上文中提到的其他各种几何图案搭配。

留园,十字金钱纹

@橘涂初四

拙政园,灯笼橄榄纹

黄色八边形为灯笼,褐色六角为橄榄

@火之星2100

狮子林,万字纹

@橘涂初四

盘长结,又称吉祥结,像绳结的形状而连绵不断,没有开头和结尾,回环贯彻,含有长久永恒之意。盘长结寄寓了民间对家族兴旺、子孙延续、富贵吉祥世代相传的美好祈愿。我们熟悉的中国结,正是盘长纹的演化。

网师园,盘长结

@橘涂初四

留园,盘长结

@白墙下的花园

寿字纹,是中国传统纹饰之一,属于文字纹的一种。园林中最常见的是团寿,又叫圆寿,字形呈圆形,整体被团在一个圆之中,寓意生命绵延不断。通常团寿的圆外圈会再围五只蝙蝠,组成“五福捧寿”的图样。

狮子林,五福捧寿

@姑苏恋旅人

沧浪亭,五福捧寿

@人间天堂世界

花街铺地不仅仅只是装饰,事实上这些图案本身就是一种表达。拙政园有一个小方院,名曰“海棠春坞”。其实小院内只有两株海棠,姿色也是平平,但地上铺满了海棠纹花街,仿佛将海棠花栽满庭院。实不足,以虚补之,海棠纹,海棠花,有虚实意境之美。

拙政园,海棠春坞

@白墙下的花园

拙政园,海棠春坞

@苏州陈杰-POTATO

《园冶》中还描述到用冰裂纹铺地绕着梅树展开,仿佛梅花绽放在冰天雪地之中,此是傲骨迎风之意境。正是这些艺术化的手法,使得园路与地面也由功能性向艺术性转化,花前吟诗,地堪当席;月下醉饮,地如铺毡。

苏州园林的铺地之美,还有很多需要我们去现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