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武与孙膑,究竟谁写了《孙子兵法》?
国学

孙武与孙膑,究竟谁写了《孙子兵法》?

2021年10月19日 14:56:08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本 文 约 3600 字

阅 读 需 要 10 min

近日,《典籍里的中国》以戏剧形式再现了孙武的传奇故事,并引发了人们对《孙子兵法》的讨论。一直以来,关于“孙子”的真实身份存在不少争议,有人认为《孙子兵法》并非孙武所作,还有许多人分不清孙武与孙膑的关系。

孙武与孙膑,究竟谁是“孙子”?《史记》中的《孙子吴起列传》是关于孙武和孙膑最早的传记。据说孙武是春秋时期齐国人,出仕吴国,著有《孙子兵法》;孙膑是他的后代,生于战国时期,又出仕齐国,著有《孙膑兵法》。

不过,《史记》之前的文献却无孙武的记录,而《孙膑兵法》又没有流传于世。所以就有人怀疑,孙武就是孙膑,《孙子兵法》就是《孙膑兵法》。那么,这种观点是否有道理呢?

曹操作注,让《孙子兵法》扬名

在山东临沂旧城城南约1公里处,有两座东西对峙的小山岗,东边的被叫作金雀山,西边的被叫作银雀山。1972年4月,考古工作人员在银雀山两座汉墓里,发掘了大量竹简和漆木器、陶器、铜器、钱币等随葬器物。

据研究,这两座墓葬的下葬时间应该在前134年至前118年之间的汉武帝中期,墓主人与太史公司马迁大概同时代。

1号墓的竹简内容比较丰富,其中包括《孙子》《六韬》《尉缭子》《管子》《墨子》《晏子春秋》等大量先秦典籍。然而《孙子》里的主角都是“孙子”,并没有“孙武”“孙膑”的称呼。

除了能与传世《孙子兵法》十三篇对应的外,还有《吴问》《四变》《黄帝伐赤帝》《地形二》《程兵》《见吴王》几篇,大致属于《孙子兵法》的佚文,其中《见吴王》与《孙子吴起列传》的内容大同小异。

至于其他的《孙子》篇章,大概还有十六篇左右,其中有四篇的主角确凿无疑是孙膑,分别是《擒庞涓》《见威王》《威王问》《陈忌问垒》,都是发生在战国齐威王时代的事件,能和《孙子吴起列传》中孙膑年代、人物对应。至于其他十二篇,主角“孙子”不确定是何人,但风格与《孙子兵法》迥异,故整理者也将它们列入《孙膑兵法》之中。

那么,是否可以认定孙武就是《孙子兵法》的作者,而孙膑就是《孙膑兵法》的作者,孙武和孙膑是两个人,《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是两部书呢?其实,这个问题也不是这么简单。

学者认为,先秦秦汉的传世文献基本都非出自一时一人,而是经历了一个长期的编撰过程。《孙子兵法》的主体内容仍然被认为是战国产物,并不是孙武本人所写,而《孙膑兵法》的许多细节,也透露出此书并非出自孙膑本人之手。

不过,它们都或多或少地反映了孙武、孙膑本人的军事思想。正如《论语》并非出自孔子本人之手,但也是研究孔子思想的重要著作。

在《汉书·艺文志》里,列出书目《吴孙子》八十二篇、图九卷和《齐孙子》八十九篇、图四卷。从书名来看,《艺文志》的《吴孙子》明显就是《孙子兵法》,而《齐孙子》明显就是《孙膑兵法》。

那么,为什么后来《孙子兵法》的名声大大盖过了《孙膑兵法》呢?

因为后来曹操给《孙子兵法》十三篇作注,而把其余的编为《续孙子兵法》。这样一来导致两个结果,一方面是《孙子兵法》声名鹊起,另一方面是《孙膑兵法》等逐渐失传。今天流传下来的传世《孙子兵法》各版本,底本都是曹操作注的版本。

银雀山汉简的发现,让我们得以一窥这些失传的著作。

银雀山汉简的《孙子兵法》与《孙膑兵法》究竟讲了一些什么内容呢?

《吴问》篇:孙武预言赵氏代晋?

在银雀山汉简《孙子兵法》中,较引人注意的是一篇《吴问》。

《吴问》记录的是吴王阖闾与孙武关于晋国形势的讨论。当时老牌霸主是北方的晋国和南方的楚国。在公元前506年,阖闾在孙武的辅佐下,取得了吴楚柏举之战的大胜,并一度占领楚国郢都。而对于晋国形势,他自然也颇为关心。晋国当时掌权的是六大家族,他们的族长分别担任晋国六位执政官,合称“晋国六卿”。

据简文记载,阖闾问孙武:“现在,晋国的土地由六卿分守,他们六大家族,谁会先灭亡?谁又能强盛呢?”孙武说:“在六卿中,范氏和中行氏先灭亡。”阖闾又问:“那么其次是谁呢?”孙武说:“其次是智氏,然后是韩氏、魏氏,晋国将归于赵氏吧!”阖闾接着问:“为什么这样说呢?”

孙武说:“因为在六卿之中,范氏、中行氏的亩制最小,他们一亩地只有一百六十步,民众地少,自然就贫困,但他们养兵设官却很多,因此说他们会先灭亡。至于智氏,他们一亩地有一百八十步,韩氏、魏氏有两百步,所以情况要好一些。只有赵氏的一亩地是二百四十步,虽然他们田亩大,却按照原来的税收取,民众最富裕而官兵最少,因此晋国将会归于赵氏吧!”

听完孙武的分析,阖闾感叹道:“对啊!王者之道,在于厚爱民众啊!”

当然,最后的结果我们知道,晋国实际上是被韩、赵、魏三家三分了。所以有学者认为,这篇文章应该作于智氏灭亡到三家分晋之间,也就是前453年至前403年。特别是智氏刚灭亡的那段时间,赵氏正是三家之中实力最强的。

整体来看,这篇文章未必是孙武本人的作品,但也是战国初年人所作,其中反映春秋后期晋国六卿的田税制度,应该是真实可信的记录,可以补充史料的不足。

银雀山汉简《孙子兵法》中,《黄帝伐赤帝》篇也值得一说。

文中,孙子提到了黄帝南伐赤帝、东伐青帝、北伐黑帝、西伐白帝的传说,与传世本《孙子兵法·行军》的“黄帝胜四帝”内容吻合。可见,此“孙子”亦为孙武。在《墨子》中又有“帝以甲乙杀青龙于东方,以丙丁杀赤龙于南方,以庚辛杀白龙于西方,以壬癸杀黑龙于北方”的传说,也可与之相对应。

而在《史记·五帝本纪》中,只记录了黄帝伐炎帝一件事。炎帝即赤帝,可见,还有更多的传说记录遗失了。

《擒庞涓》篇:庞涓死于桂陵之战?

在银雀山汉简《孙膑兵法》中,《擒庞涓》篇则记录了孙膑在桂陵之战擒获庞涓的故事。如今人们所熟知的孙膑与庞涓的故事,源于《孙子吴起列传》——孙膑与庞涓本是师兄弟,庞涓先投奔魏惠王,担任将军;但他嫉妒孙膑的贤能,设计砍掉孙膑的膝盖骨,孙膑在齐国使者帮助下,回到齐国为将军田忌效力。而当时齐威王与魏惠王争霸,孙膑也就得以一显身手。

《擒庞涓》简文也记载了孙膑捉庞涓的故事。

魏惠王准备攻打赵国都城邯郸,派将军庞涓率军八万,驻扎在茬丘。而齐威王也派将军田忌率军八万,抵达齐、魏边境,准备援救赵国。孙膑作为幕僚随行。此时庞涓又攻打卫国都城帝丘。田忌想长驱直入赵国,营救赵、卫,但孙膑不同意。

孙膑认为,营救卫国是违背军令的,不如进攻南边的魏国平陵。平陵兵力比较强,不容易攻取,齐军补给线容易切断。孙膑想以此迷惑庞涓,使他以为田忌不懂兵法而轻敌。田忌同意了他的意见,向南进攻平陵。孙膑还让田忌令不懂军事的齐城、高唐二大夫攻打平陵,而主力部队不分散。这两支部队分为两路进攻,不但没有攻下平陵,还遭到魏国两支驻军的夹击,齐军大败。

然而这正是孙膑所需要的结果。孙膑接着建议田忌,派遣轻便战车迅速西进,抵达魏国都城大梁郊外,来激怒庞涓;同时利用少量士兵分散行动,向庞涓示弱。庞涓果然上当,他丢下大军和辎重,昼夜不停赶回。而田忌此时也不再停留,迅速进军,在桂陵之战大败魏军,一举擒获庞涓。

《孙子吴起列传》也记载了桂陵之战。魏国攻打赵国,赵国求救于齐。田忌想引兵救赵,孙膑却认为,想解开乱丝不能生拉硬扯,想拉开斗殴不能胡乱搏击,如今赵魏两国互相攻打,魏国国内一定空虚,不如率军火速进攻都城大梁,占据交通要道,攻击虚弱之处,魏国必定放弃赵国自救。这样,既救了赵国,又赢了魏国。最后齐军在桂陵大败魏军。这就是“三十六计”的“围魏救赵”。

《孙子吴起列传》还讲述了后续的故事——马陵之战。

十三年后,魏国联合赵国攻打韩国,韩国求救于齐。田忌又一次引兵攻打大梁,庞涓率兵来救。孙膑建议田忌伪装撤退,用减灶之计迷惑庞涓,让庞涓认为齐军一路溃逃。于是庞涓放弃步兵,轻装追击齐军。于是孙膑就在马陵设伏,并在树木上写上“庞涓死于此树之下”,约定见到火光就万箭齐发。庞涓当晚赶到这里,果然被齐军射死。齐军乘胜追击,击溃魏军,俘虏了魏太子申回国。这一次,孙膑不仅大胜庞涓,还夺去了他的性命。

将《擒庞涓》与《孙子吴起列传》对照,就会发现,原来在桂陵之战,庞涓已经被擒获一次。不过,简文并未记录马陵之战的事,传世文献马陵之战的记录也太过于戏剧化,庞涓接连两次上当也值得怀疑。“擒”在文献中,既可代表生擒,也可代表死获。

所以有学者根据种种证据推断,庞涓实际上并非死于马陵之战,而是死于桂陵之战。桂陵之战主帅是庞涓,马陵之战主帅是太子申。太史公把桂陵之战一分为二,再加上一些民间传说,才写出了马陵之战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