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王朝:我书写了历史,用没人看得懂的文字
国学

西夏王朝:我书写了历史,用没人看得懂的文字

2021年10月22日 17:58:52
来源:博物馆丨看展览

西夏,自带苍凉黄沙滤镜的王朝。

茫茫苦寒、戈壁沙碛里创立又覆灭的西夏王朝,在宋、辽、金、吐蕃等多边夹缝中建立。

两百年间,有人称“秃版秦始皇”的绯衣少年王李元昊,有铁鹞子、步跋子、泼喜军等骁勇劲悍之兵,有外藩内汉、万里佛国的文化异彩,让成吉思汗六次征伐、含恨而终,最终被蒙古铁骑完灭,“周旋五代,终始辽金,岂瞬息之萤光,乃霸图之翘楚”

西夏王陵,图自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官网

然而,二十四史中并无《西夏史》,从宋辽金三史的附传中拼凑出来的西夏信息,也只限于王朝大事记。

普通西夏人如何地存在过,仿佛无人知晓。因为,在西夏相关文献、文物被发现之前,西夏是神秘的、谜一样的;在西夏相关文献、文物被发现之后,西夏是(神秘的、谜一样的)×N——

西夏文太难了!

西夏文:听说你到处跟人说我死了?

“不学番言,则岂和番人之众?不会汉语,则岂入汉人之数?番有智者,汉人不敬;汉有贤士,番人不崇,若此者,由语言不通故也。”

西夏文刻本《现在贤劫千佛名经》

图自《中国佛教版画全集》第3卷

早在西夏建立之前,李元昊就意识到发扬党项自身文化的重要性:

“始尝以己意造蕃书,令谟宁令野利仁荣演绎之,成十二卷。字形方整,体类八分,而画颇重复,教国人用以纪事” “既制蕃书、遵为国字,凡国中艺文诰牒,尽易蕃书。”

西夏文字创制耗时三年,盛行了约两个世纪,甚至13世纪蒙古灭亡西夏后仍存世到了明朝中期左右。

西夏文写本佛经,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绿城子出土,内蒙古博物院藏

西夏文是在汉字六书的基础上创制的一门记录党项语言的文字,平均笔画达到25画,是和汉字最为相近的少数民族文字。

可是,本应会令汉字使用者感到亲切的西夏文,不光语义断代,被称为 “死语言”,而且因笔画尖锐,斜撇如刀,野性凛冽,字形又看起来神似“死”字,不少人觉得它更像是一列列散发着不祥的汉字乱码。

然而,语言文字的真谛在于,只要它们活过,就不会真正死亡。

文物说:西夏文的谜底就在谜面上

清朝著名学者张澍于嘉庆年间意外发现凉州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简称“凉州碑”),一面刻着远看像汉字、近看一字不识的西夏文,另一面刻汉文,对照可发现文字规律,堪称西夏文的罗塞塔石碑

‍凉州碑(局部),现藏武威市博物馆

近代俄国人科兹洛夫以探险的名义掠夺了近万件西夏文献文物,其中就有夏汉双解口袋词典《番汉合时掌中珠》,党项人骨勒茂才编制,西夏文字、汉语语音、西夏记音符号一一对应,天文地理、物类事项、人伦道德等等。宋人、西夏人见面,掏出掌中珠就能即时沟通。

《番汉合时掌中珠》内页,罗振玉辑录

现在,西夏文相关文物仍然时有发现——甚至译经残叶上竖不垂直、横不边贯、掉角断画的印刷文字,也能证明泥活字印刷术诞生于中国,曾盛行于西夏

西夏文《维摩诘所说经》下卷(局部)

1989年武威市凉州区亥母洞出土

武威市博物馆藏,泥活字印刷本

总之,随着西夏文献文物的发现,西夏是如何地存在过,也再次有了被解读的可能。

或许你不懂西夏文,但西夏文懂你

西夏文虽然是野利仁荣等人三年赶制出来的“人造文字”,但它不像托尔金在《指环王》中发明的那些精灵语,为极少数人掌握。

它记录的是党项民族的语言,随着游牧的党项人流徙辗转和对汉地文化的积极吸收,早已和各地汉语方言语交流融汇,成为汉字古音古义的佐证。

西夏文不再被视为“天书”之后,其记录的历史也逐渐明朗起来,一贯被神秘化的西夏王朝,除了权谋、征伐、崛起、倾覆之外,普通人的日常也有了声音。

而且西夏文汉化组的专家们发现,如果你不会说谚语,老西夏人或许都不理你——

就是说如果西夏有某音某手,靠西夏人金句制造机的谚语天赋,做视频博主手到擒来了。比如:

暴躁健身博主在线羞辱

育儿专家在线缓解带娃家长心梗

无穷小夏鉴定网络热门生物

民警定期直播提示:学法用法,做守法西夏人

跨境赌博是魔鬼,危险游戏莫参与

动漫博主十秒钟带你看完《喜羊羊与灰太狼》

倾情推荐西洋引进番《猫和老鼠》

美食博主亲授烧汤煮粥小妙招

文艺氛围博主:

从前的夏天过得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

西夏文有什么用

王小波在《我的阴阳两界》里写道:“当年我问李先生,西夏文有什么用,他只是一声不吭。后来他告诉我说,他根本不想知道它有什么用,也不想知道以后发表什么成果。他之所以要读这个东西,只是因为没有人能够读懂西夏文。假如他能读懂西夏文,他就会很快乐。读不懂最后死了也就算了。”

西夏人、发现西夏文的人已经消逝了,尝试解读西夏文的人、粗通西夏文的人也正在消逝,但总有人被这门语言迷住,然后慢慢发现:

只要活过,语言就不会死亡。

在语言永恒的折射中,我们和那些金句一样,都平平常常又闪闪发光地活过。

参考资料:

[西夏] 骨勒茂才《番汉合时掌中珠》

李范文《夏汉字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本文中谚语截图均引自此书扫描版)

[清]吴广成《西夏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