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可以不变,但潮一直在变
国学

国风可以不变,但潮一直在变

2021年10月23日 18:02:00
来源:新周刊

长久以来,世人对国潮音乐的印象仅仅停留在一首流行歌曲中插入一段戏曲。这种“两层皮”式的简单嫁接,一度非常流行。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我有这变化又如何;还是不安,还是氐惆,金箍当头,欲说还休。”2015年,戴荃的这首《悟空》横空出世,让听众惊呼:“国潮音乐原来还能这么玩儿?”

国潮音乐原来还能这么玩儿?/视觉中国

其实,2010年,周杰伦在创作歌曲时已经试图融入更多中国传统戏曲元素。比如,他的《雨下一整晚》的后半段间奏中融入了国风元素,在某处歌词的演唱中还巧妙地加入了戏曲唱法。

当听众的耳朵变得刁钻之后,那些打着“国潮”名义,只是简单地将民乐声源、戏曲唱腔与流行音乐拼凑在一起的作品已经不足以吸引听众。而国潮音乐,也逐渐发展出多样的表现形式。

让国乐突破想象

B站知名UP主柳青瑶从小学习琵琶,尤其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她一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将中国传统文化和年轻人喜欢的泛娱乐IP结合起来。

她一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将中国传统文化和年轻人喜欢的泛娱乐IP结合起来。

最开始,她会对时下流行的影视剧和动漫中的歌曲进行改编,并用琵琶翻奏。但她逐渐发现,翻奏会受制于流行乐的固有模式和节奏结构,无法真正展现琵琶的魅力。

2019年,柳青瑶开始致力于创作和传播以传统乐器和音乐为核心的视听作品。她推出一个名为“中国人的乐器”的系列项目,每期以一种乐器为主角,推广现存的以及已经失传了的中国传统乐器。

2019年,柳青瑶开始致力于创作和传播以传统乐器和音乐为核心的视听作品。/bilibili@柳青瑶

第一期推出的乐器就是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这是唐代诗人李商隐为思念亡妻所写的诗。有了这个唯美的爱情故事做背景,柳青瑶把瑟和琴编在一起,试图向人们展现男女之间琴瑟和鸣的意象。她还创造性地在配器中加入了笙这一乐器。将笙和瑟放在一起,是因为她联想到《诗经》中这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在另一首原创作品《李凭箜篌引》中,柳青瑶同样根据唐代诗人李贺的原作寻找音乐灵感。李贺曾写下“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柳青瑶就琢磨,是什么样的声音能模拟凤凰的叫声呢?最终,她找到了敦煌壁画研究院复制的箜篌,在其高音区找到了几个非常灵动、好听的泛音。这几个泛音弹出来,特别像远处传来凤凰的鸣叫。

《兰陵王入阵曲》是柳青瑶的代表作之一,这是她和中国歌剧舞剧院首席打击乐演奏家王佳男联合制作的音乐作品。在这首曲目中,琵琶的作用是叙事,而鼓的作用是回忆。

在另一首原创作品《李凭箜篌引》中,柳青瑶同样根据唐代诗人李贺的原作寻找音乐灵感。

鼓作为重头乐器,也被呈现在柳青瑶的作品中。在视频中出现的是一个直径1.5米的建鼓,它在古代是一种战鼓。此外,还有中国大堂鼓。“每一种鼓,都有不同的敲法。敲鼓边和鼓中,甚至鼓边上一个个圆疙瘩的声音,表现力都是不同的。”柳青瑶说。在录制时,柳青瑶叠加了十几轨鼓的声音,当听众戴上耳机,会感觉鼓声从四面八方响起,仿佛置身战场。

《兰陵王入阵曲》的成功制作,让柳青瑶对国乐原创充满了信心。她又开发了中国古代战神系列乐曲,专门讲古代的武将,包括花木兰(《木兰辞》)和李世民(《秦王破阵乐》)。

进行创作时,学历史学出身的柳青瑶特别喜欢刨根问底,挖掘音乐作品背后的社会价值和意义。她第一次接触敦煌,是因为听到季羡林的一个故事。季羡林读到敦煌藏经洞中一份只有19个字的文献之后,写出了一部《蔗糖史》,这让柳青瑶大受震撼:“19个字就能给我们带来这么一大笔精神财富,敦煌一定是一个非常棒的宝库。”

后来,她基本每年都去敦煌,和敦煌的乐舞专家、上海音乐学院研究敦煌曲谱复原的专家交流,向他们请教哪些部分可以复原,哪些地方不能复原。

敦煌壁画

今年中秋,柳青瑶发布了《哭泣的飞天》,这一作品讲述的是敦煌莫高窟328窟左方的胁侍菩萨被美国人偷走的故事。在中秋之际推出,寄托了她希望国宝能够回家的理想,也表达了虽然列强偷走了中国的国宝,但他们永远偷不走中国人的敦煌乐舞精神的信念。

今年10月,柳青瑶还将发布一首名为《神的凝视》的作品,讲的是敦煌最美的雕塑窟,中间是一尊佛,两边是天王菩萨。“我希望通过这个作品告诉大家怎样欣赏敦煌。观赏这个窟时,人需要蹲下身子往上看,会看到几个神就站在你面前,俯视着你,他们的眼神都是往下看的。”

在柳青瑶看来,很多作品能成为经典,是因为它们传达的世界观有深度,甚至可以突破乐音的概念。比如,可以用琵琶去制造“噪音”——金戈铁马的声音、战场上的风声、马嘶鸣的声音,还有滴血的声音、刀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在柳青瑶看来,很多作品能成为经典,是因为它们传达的世界观有深度。

“它是一个表现力先行的东西,能够把人带入一个整体世界观当中,而这才是国乐的精髓和魅力。” 柳青瑶说,“我希望更多国人能够通过我的作品了解关于国乐方面的知识,以及一些真正有价值、有深度的东西。”

在歌词里埋彩蛋,被人发现很高兴

“一棵小葱”是周明聪的艺名,也是一家致力于将各种风格的音乐与传统文化进行融合的音乐厂牌,成员来自专业院校(如中国戏曲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央戏剧学院)的音乐系、京剧系等专业,均为科班出身。他们中有京剧老生、曲剧演员,还有竹笛演奏员。

团队主理兼制作人周明聪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作曲专业,大学阶段就开始制作并发布歌曲。周明聪对一棵小葱制作的歌曲的要求是:一是不糟蹋传统的东西,二是好听——虽然同时做到这两条并不容易。

周明聪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作曲专业,大学阶段就开始制作并发布歌曲。

《狂浪生》是一棵小葱第一首热度较高的国风歌曲,描述的是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心境。“他是一代大文豪,同时又是一名武将,既能舞文弄墨,也能统领士兵赴沙场,心境和岳飞很像,一心想上战场杀敌,却因为统治者的懦弱而不得志。所以这首歌需要一点劲儿、一点力量,很适合小生这个行当去表达。”周明聪说。他找到自己的师弟、京剧小生李宗南来演绎。

另一首广为流传的歌曲《老古董》结合了北京曲剧的唱腔,歌词则唱出了成员们的心声:“你总说我是个老古董,辨不清时代只爱书里的英雄。弦儿上拨动着风情万种,我说了你又蒙蒙听不懂。”

“我们就是这么一群人,会把别人看来陈旧、落后、很传统的东西当作自己的宝贝,敝帚自珍,认真在做。”周明聪说,“我们会坚持做自己的事情,我们所热爱的、我们的价值观不会受外力和时代左右,更不会受世俗的眼光左右。”

我们就是这么一群人,会把别人看来陈旧、落后、很传统的东西当作自己的宝贝,敝帚自珍,认真在做。/电影《闪光少女》

周明聪在发这首歌的时候,根本没想到它会火。“这是一首娓娓道来、平平淡淡,但后劲儿却很大的歌,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他说,“我们的歌都是经得起推敲的,初听觉得没什么,越听越有新的发现。”

作词者小六就在这首歌中埋了一个“彩蛋”——“半亩葫芦踩碎片”,这句歌词周明聪乍一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于是特意向小六求教。

原来,因为曲剧文化源于清朝,小六在歌词中特意用了一个清末的典故。清末,很多八旗子弟很悠闲,每天都在盘串、遛鸟、玩核桃。特别讲究的八旗子弟会在城郊包一亩地,用来种葫芦。到了葫芦收获的季节,最后挑出两个品相最好的,其余统统踩碎。

2017年9月3日,山东青岛,歌手戴荃在第十六届电影金凤凰奖颁奖典礼上演唱《悟空》。/受访者供图

有来自文玩行业的听者知道这个典故,在评论区留言,这让小六很高兴,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

在周明聪看来,中国音乐与西洋音乐的不同在于,中国音乐大多是线性的,独奏乐器偏多,这意味着中国乐器很少与其他乐器合奏,也少有交织成网的概念,多个乐器的音乐线条往往是平行的。

何为国潮音乐?

究竟什么音乐才能被称为国潮?国潮是否等同于国风和古风?国风和古风的区别又在哪里?

在周明聪看来,争论和钻研这些名词是没有意义的。他喜欢笼统地称自己的音乐属于“国风”。对于国潮,他也有自己的见解:“所谓国潮,就是国风加上潮,国风可以不变,但潮一直在变。就像今年流行牛仔裤、明年流行喇叭裤一样,大家说今年这个好听,明年那个好听。”

柳青瑶生活照。/受访者供图

周明聪说:“我对流量的态度就是我不会主动追求,等着它来找我。我相信这个东西是个圈,只要我专心做好我认为好的东西,形成自己的风格,总会有一批人喜欢。”

柳青瑶也持相似观点:“不要迎合流量,要有自己的主见,然后引领受众,不要把流量太当回事。”

在B站上,有很多用古筝翻奏千本樱的作品。柳青瑶觉得,这些作品对于国乐的传播是有益的,也可以借用时下的热点让乐器有更多的曝光。但她觉得,这些作品并不能成为国乐经典。

在柳青瑶看来,真正的国风应该植根于中国人自己的内心以及生活环境。“好的艺术作品,不仅带来听觉上的震撼,它更应该是一个行走的乡土中国。它是中国社会的缩影,也是中国人生活的时空缩影,它承载着我们的历史。”

好的艺术作品,不仅带来听觉上的震撼,它更应该是一个行走的乡土中国。它是中国社会的缩影,也是中国人生活的时空缩影,它承载着我们的历史。/电影《闪光少女》

“我觉得,任何一个行业兴盛之前都会经历一段很乱的阶段。现在我们就处于这样一个乱象丛生的阶段,但我对这一切保持乐观态度。”柳青瑶说,“每个观众都应该经历这样一个阶段。当他们看多了这些,最后才能了解,为什么要回头去看一些经典的东西。”

柳青瑶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类似于琵琶的中国传统民族乐器的声源进入世界音乐配乐体系中。很多外国艺术家做配乐的时候,会用琵琶、二胡、阮、古筝等中国乐器,他们觉得这是很棒的声源、经常使用的声源,而不是“这个声音是什么、我从来没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