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皮尔伯格:我要把《西游记》拍成公路片
国学

斯皮尔伯格:我要把《西游记》拍成公路片

2021年10月26日 16:09:37
来源:凤凰网读书

早在2006年,斯皮尔伯格就曾放言,要把《西游记》翻拍成一部公路片。不管是《西游记》的读者,还是斯皮尔伯格的影迷,都因此狂欢。然而,时至今日我们依旧没能等到这部西部片。

作家王小峰以此不靠谱的消息,脑补出斯皮尔伯格与其搭档迈克尔·贝的对话,虚构了一段斯皮尔伯格对于改编《西游记》的创意,比如他要从“三打白骨精”开始拍、他认为孙悟空与猪八戒“就像在表演脱口秀”……

事实上,梦工厂著名制片人兼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Allan Spielberg)在十年前第一次看到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之后,便产生了拍成电影的念头,无奈那时候他忙着和汤姆·汉克斯策划《兄弟连》,而且自己执导的《人工智能》也准备开机,当时他脑袋里装的都是科学,无暇顾及东方的神话。

而且,在他看来,一旦自己看上了什么东西,必须要认认真真地去琢磨。在读《西游记》的时候,他发现这个故事由他来完成再合适不过了。之前他拍过的一些电影《第三类接触》《回到未来》《侏罗纪公园》《世界大战》都带着科幻色彩,而《西游记》简直是一部比科幻还科幻的作品。当然,这是他最擅长把控的题材。十年后,当他准备完成《西游记》这部电影时,他希望自己能以一个制片人的角色介入,把导演的机会让给另一个对中国感兴趣的人:迈克尔·贝(Michael Bay)。

迈克尔·贝过去执导过电影《石破天惊》、《绝地战警》和《变形金刚》,但是斯皮尔伯格一直认为迈克尔·贝拍战争片确实不太在行,至少不如他。迈克尔·贝适合拍那种超现实题材的打打杀杀的作品。他这几年也对《西游记》产生了兴趣,不止一次跟斯皮尔伯格提到这部小说。

在梦工厂斯皮尔伯格的办公室,两个人开始了“西游记之旅”。

迈克尔·贝与斯皮尔伯格

斯皮尔伯格:梦工厂最新的电影计划是要拍一部打败《阿凡达》的电影,我希望用三到四年的时间来完成,这就是中国神话传说写成的小说《西游记》。十年前,我想把它拍成电影,但总是错过时机。

现在,我认为时机成熟了,我们的两部《功夫熊猫》已经让中国观众疯狂,这两部完全由中国元素构成的电影也并没有被美国人拒绝,全世界都在为这个中国独有的动物形象疯狂。这至少说明,今天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已经不再陌生,人们更渴望了解神秘的中国文化。如果十年前我拍《西游记》,可能会更多去考虑美国观众喜欢什么,但是现在没有这个顾虑了,为了中国市场——虽然那个市场份额很小,我们可以投其所好。而且我们不用担心它的票房,现在美国人都想说两句中文,认识几个汉字。我不想拍成动画片,而是3D电影,所以我打算让你来担任这部电影的导演。

迈克尔·贝:把《西游记》拍成电影一直是我的梦想之一。但是小说我看过之后发觉它有一个特别大的问题,角色太多,尤其是,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这是故事的核心。我想过哪怕是拍成上中下集,也讲不完里面的故事。而且最要命的是,小说的故事结构完全犯了好莱坞电影的大忌,孙悟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总是有一只上帝之手伸过来帮他,观众不喜欢看这种自己系扣自己解的故事,而且每一个故事都是单独成立,前后没什么关系。我曾经考虑过拿掉一些妖魔鬼怪,让它变得简单一些。

斯皮尔伯格:这是个问题。不过我已经想好了改编的思路,我要把《西游记》拍成公路片。事实上小说就是一部公路小说,这比《在路上》要来得实在,如果拍成电影,是《末路狂花》《天生杀人狂》《午夜狂奔》这样的公路片无法相比的。

迈克尔·贝:我一直认为要把它拍成科幻暴力片,它的原作太超现实了。

斯皮尔伯格:我不这么认为。你可能没有看懂《西游记》,它确实是一部充满想象力的作品,很多今天我们实现的科技成果,小说里早就写出来了,比如克隆技术,比如药物人工流产。如果我们拍成科幻片,那些讨厌的媒体又会拿它跟《阿凡达》作比较了。我看《西游记》的时候发现,作者虽然充满了想象力,但是故事结构比较单一,降妖除魔的手段比较相似,有些角色出场消失都没交代清楚,这看上去不符合电影故事结构,但这正好给我们提供了最大的改编空间。不管我们怎样组合故事结构,都不会背离这是发生在去西天取经路上的故事核心,显然,它比凭空编出来一个《功夫熊猫》操作起来更得心应手。

迈克尔·贝:我唯一能想到的是,必须给孙悟空制造让他亲自解决的麻烦,而不是借助法力更强大的神来帮助他。孙悟空这个形象比较符合好莱坞的英雄模式,他神通广大,武力超强,能征服时空,比任何一个美国电影里塑造出来的英雄角色都要完美。英雄就一定要有麻烦,不能让他总是为所欲为。可是在《西游记》里,他大闹天宫,所向无敌,为什么在跟着唐僧这个废物取经后就变得功力大减?我搞不懂作者为什么这么写,中国人为什么可以接受这样的一个改变。我认为他的功力不能减弱,而是让他遇到麻烦的时候动用智慧来解决,孙悟空不能是一个本领高强的无赖,要赋予他智慧。至于唐僧,我想尽可能去弱化他,因为他身上的故事实在没什么可以吸引观众的地方。

斯皮尔伯格:我同意你对孙悟空的改编,但是不能弱化唐僧,这样太好莱坞了,既然投资巨大,我们为什么不编一个更好的故事呢。首先,看过《西游记》的美国人并不多,欧洲人也不多,亚洲可能韩国人、日本人了解一些,如果我们这样去编一个弱化唐僧的故事,在亚洲市场可能会受到抵制,毕竟我们不能再以不了解中国文化为借口胡来了。你要记住德国人曾经拍过一部取材西游记的《美猴王》,那简直是一个笑话,中国观众完全不能接受。你要从《功夫熊猫》中获得启发,你要拍一部让任何国家的观众都能接受的《西游记》,不管从故事上还是美学上。我恰恰认为,唐僧很重要,但他绝不是小说里的那种形象。

迈克尔·贝:看来你已成竹在胸。

日本2006年翻拍的《西游记》

斯皮尔伯格:先说唐僧,你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他,没有人喜欢他。但是他很重要,他就像《野鹅敢死队》里的那个非洲元首林班尼,手无缚鸡之力,但他是推动剧情的重要角色,他可以让故事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他就是不死的007。关于《西游记》的故事结构我是这么设计的:你发现没有,唐僧去西天取经的故事,它的背景是什么?

迈克尔·贝:当然是唐王朝对佛教的兴趣,唐太宗资助唐僧完成了这个壮举。

斯皮尔伯格: 不,这只是表面,如果我们这么看《西游记》,那就没意思了。事实上,整个《西游记》故事是佛道两派之争的结果。现在有两个超级大国,一个叫佛国,一个叫道国,他们都想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地盘,就像当年美苏冷战一样。想想你如果从莫斯科出发,沿着荒凉的西伯利亚去美国,越过白令海峡,经过阿拉斯加,去美国拿一份可以威胁到苏联政权和共产主义信仰的文件,克格勃会袖手旁观吗?

迈克尔·贝:你这么说我明白了,唐僧是唐王朝派到西天的使者,取回真经,弘扬佛法,但是玉皇大帝、太上老君认为这样会威胁到道教的地位,所以唐僧一路上遇到的妖魔鬼怪都是道国设下的埋伏。这样冲突就有了。

斯皮尔伯格:还不完全是,也有不属于这两派的妖怪,有些纯粹是为了自己。

我认为电影从“三打白骨精”开始比较好。用大约五分钟的时间通过他们四个人的对白向观众简单交代这几个人的来历,这时,白骨精出现了,紧张气氛从此开始,故事的脉络也由此铺开。

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一路上有十一个妖怪都惦记吃唐僧肉,有四个妖怪想嫁给唐僧,这就变得很有趣。白骨精第一个知道吃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其他妖怪不知道。

白骨精

所以我们这么设计:他们师徒四人遇上白骨精,白骨精掠走唐僧,让他们马上师徒分离,两条线就有了。一条线是白骨精准备吃唐僧肉,但不慎走漏风声,其他妖怪纷纷出现,都想抢走唐僧,他们在抢夺唐僧的时候也发生了各种冲突,这个可怜的僧人多数时间像是被软禁的人质,危在旦夕。那些想嫁给唐僧的女妖,又在拯救他保护他。

孙悟空在寻找唐僧的过程中,猪八戒决定当逃兵,他始终不想去西天。孙悟空和沙僧一边想救唐僧,一边想抓回猪八戒,这中间却又总是遇到麻烦,各种妖怪就可以出来捣乱了。而作为最执着的妖怪,白骨精始终想吃掉唐僧,它不仅要跟那些痴情女们搏斗,还要跟同样想吃掉唐僧的妖精较量,同时还要躲避孙悟空的追杀……三打白骨精可以穿插在这些妖怪争夺唐僧的过程中。而猪八戒的捣乱,常常把孙悟空推向绝境,让他首尾难顾。

当然,很多妖精都是出场一次,只有牛魔王这一家子一直跟他们师徒过不去,这是很好的一条线索,要把这条线索前后勾连在一起。当这三条线索都出现,一部公路片的结构就完整了。最主要的是,我们不能让孙悟空在唐僧的身边待得太久,必须让他们长时间保持分开状态,那些以各种目的打唐僧主意的妖怪实际上是孙悟空的引路人,当他们一路向前,各种磨难都可以装进去了。

我们不可能把九九八十一难都装进去,但是那些故事都差不多,合并同类项是最好的处理办法,这样取经路上发生的故事就会紧凑得多。而且,要把最大的困难留给孙悟空,要把他逼得走投无路才好看,这时我们可以动用想象力和电脑特技把孙悟空与对手厮杀的各种变化展现出来。

迈克尔·贝:猪八戒这个角色是很有意思的,他是麻烦和危险制造者,他始终想离开取经队伍,怎么去处理他和孙悟空之间的关系呢?

斯皮尔伯格:作为一个从一开始就消极对待上路的角色来说,他一直摇摆不定,我们要让观众既讨厌他又喜欢他。他贪吃好色,出工不出力,必须增加他身上的喜剧色彩。他几次被妖精设计陷害,都被孙悟空救了,这应该让他有一个认知过程,最后变成一个忠诚的取经者。我认为他们俩就像在表演脱口秀,本来他们在小说里就是以喜剧角色出现的。

迈克尔·贝:那么沙僧呢?他武艺不高,在整个故事中可有可无,基本上是个打酱油的,是不是可以把它拿掉呢?

斯皮尔伯格:开始我也认为这里面的角色太多,三个人的戏是最好看的,四个人就容易分散。所以第一步我要让他们师徒分离,实际上就变成三条脉络,孙悟空这条脉络就是三个人的戏,沙僧始终勤勤恳恳帮助孙悟空解决问题,他是孙悟空和猪八戒之间的润滑剂,处理好他这个角色并不难,他和猪八戒的性格正好相反,这样可以让孙悟空在中间有更大的回旋余地。

迈克尔·贝:公路片的内容无非就是追杀与逃亡,这也是公路片的局限。我想,《西游记》不能这么拍,也许它看着好看,但也仅仅好看而已。就像当年我拍《绝地战警》,观众总是在笑,笑完就把电影忘了。

斯皮尔伯格:刚才我说过,《西游记》故事发生在两个“超级大国”争斗的背景下,这个电影应该传达一种价值观,我们要告诉观众,佛是什么,道是什么,任何宗教的最高的境界都是一致的。妖怪们为什么祈求长生不老,从妖变成神?我们应该很擅长从最简单的对白中告诉观众这些深邃的道理。

迈克尔·贝:现在该考虑一下演员了。

斯皮尔伯格:演员我基本上已经选好:扮演沙僧的人,我看非德韦恩·约翰逊(Dwayne Johnson)莫属,这块“巨石”简直就是为沙僧准备的;至于如来,我要请印度最红的明星沙鲁克·汗(Shahrukh Khan);猪八戒那一定是杰克·布莱克(Jack Black)首选,这个家伙很喜欢演一些三流的搞笑片,他手里的道具永远是把破吉他,观众都看腻了,现在让他拿一把钉耙试试,效果会出奇得好,说不定他能把耙子弄出声来;唐僧应该找两个中国演员,但是会说英文又为美国观众熟悉的人太少了,成龙和李连杰都不合适,倒是可以考虑让周润发演唐僧。

迈克尔·贝:李连杰可以扮演孙悟空,他会中国功夫。

斯皮尔伯格:十年前当我有拍《西游记》想法的时候,认为李连杰很合适,但是现在他老了。我倒是有个人选,他在中国观众心中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孙悟空了。他是威尔士人,叫贝尔,不过不是同样来自威尔士的演蝙蝠侠的那个克里斯蒂安·贝尔(Christian Bale),他叫加雷思·贝尔(Gareth Bale),现在在英国足球超级联赛踢球。我没有见过比他长得更像中国人想象中的孙悟空那个样子的人了。中国电视观众通过电视转播看英超比赛,早就熟悉贝尔了。另外,编剧我也想好了,在编剧方面,我希望能以乔纳森·阿贝尔(Jonathan Aibel)和格伦·伯杰(Glenn Berger)为编剧核心,没有哪个好莱坞编剧比他们俩更了解中国文化了,我可以让他们暂时把《功夫熊猫3》的编剧往后放一放,全身心投入到这个电影的编剧中,这样不仅可以接受中国人对这部电影的苛刻评判,也可以让孙悟空和猪八戒的对白变得更有趣一点。《怪物大战外星人》(Monsters vs. Aliens)的编剧玛雅·福布斯(Maya Forbes)和《怪物史莱克》(Shrek)的编剧威廉·斯泰格(William Steig)也可以介入,他们喜欢编一些鬼怪故事。这次外景地我也想好了,主要地点定在非洲,从撒哈拉沙漠到东非大裂谷,再到马达加斯加中部的非洲热带雨林,那里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动植物,足够我们取材了。剩下的事情,你执行就可以了。

迈克尔·贝:我现在已经想好影片结束出字幕的时候应该放哪一首歌曲了。我认为没有比“宠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的翻唱的那首《到西方去》(Go West)更适合放到片尾的了,简直就是他们在十九年前为我们准备好的。

斯皮尔伯格:这个我不管了,你自己来定。

迈克尔·贝:可我始终不明白,《西游记》里面最精彩的是在前面孙悟空大闹天宫这段。这段故事完全是充满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任何一个好莱坞式的英雄在大闹天宫的孙悟空面前都会逊色,为什么要舍弃这一段故事?

斯皮尔伯格:笨蛋,《大闹天宫》是留着拍前传用的!

本文节选自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作者: 王小峰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品方: 理想国

副标题: 反抗一个平庸时代

出版年: 2019-7-1

编辑 | 海口龙介

主编 | 魏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