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枚:一个统一了康熙乾隆爷孙俩审美的男人
国学

冷枚:一个统一了康熙乾隆爷孙俩审美的男人

2021年11月24日 14:11:44
来源:博物馆丨看展览

康熙二十七年左右,在老师焦秉贞的介绍下,来自山东胶州的“小镇作画家”冷枚进入内廷,成为一名宫廷画师,开启了兢兢业业服务康乾盛世的职业生涯。

先划个重点,只有康和乾。康熙和乾隆这爷孙俩很有默契,都喜欢这位画家,除了雍正。

冷枚,这是位差点成为三朝元老的画师。

焦秉贞的眼光还是很好的,康熙时,弟子冷枚的争气表现,属实给师傅长脸。

康熙三十年开始,20岁出头的冷枚便迎来了自己的职业上升期。康熙爷的许多人生大事件他都参与过。比如:

康熙南巡,冷枚也参与了由“清初画圣”王翚主导创作的《康熙南巡图》;

康熙庆祝六旬大寿时,冷枚已经能独当一面,领衔创作《万寿图》给皇上祝寿;

康熙皇帝与其弟庄亲王感情不错,冷枚便作《桐叶封弟图》称赞哥俩好;

康熙爷在位时干了件基建大事,那就是修建占地560公顷的避暑山庄。冷枚依此创作了大小约四平米的《避暑山庄图》轴,描绘热河离宫承德避暑山庄的景色,囊括了山庄三十六景中的“三十景”。

清 冷枚 承德避暑山庄图 故宫博物院藏

承德避暑山庄图中的建筑细节

左图:承德避暑山庄 三十景之芝径云堤

右图:承德避暑山庄 三十景之万壑松风

冷枚的画风和老师一样,绘画时“参用海西法”,吸取了很多西洋手法,他又是全能型画师,一通百通,对人物建筑花鸟都十分擅长,也都吸取了很多西方明暗透视技法,中西结合疗效好。画风稳健真实

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也正是《南巡图》和《避暑山庄图》,这在整个康熙朝,都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作品。体现出冷枚对透视写实技法的超强把握。

冷枚和师傅焦秉贞,可以算得上是康熙晚期宫廷画师中的牌面C位,也是比后来大红大紫的郎世宁,更早把西方技法融合进东方绘画的先驱。

清 冷枚 梧桐双兔图 绢本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有才气,又有熊熊的创作热情,这点亮了这位青年俊才的晋升之路,康熙年间,冷枚顺利升职加薪被提拔为内阁中书衔。

那些年,冷枚可以称得上如鱼得水。

但是......

谁的人生没有个起起伏伏......伏。只要活得够久,什么好事坏事都可能遇到。皇恩浩荡体验过了,老天爷接下来给冷枚安排的剧本,就是失宠“打入冷宫”了。

清 冷枚 十宫词图册其一(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清 冷枚 仿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雍正上位以后,冷枚便从宫中离奇消失了。内廷的记载里,再也找不到冷枚的任何创作记录。

这个统一了爷孙俩审美的人,偏偏在雍正那里讨不到好。不过,这很可能不是因为他画得不够优秀。根据学者聂崇正先生的考证,有迹象表明,冷枚与被康熙废黜的皇太子有所交往,冷枚恐怕是受到波及被雍正赶出去了。

小冷就是一枚画家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众所周知康熙九子夺嫡凶险万分,客观来说,冷枚暂时出宫远离纷争,倒也不算太差。

事实证明有一技之长的人在哪里都不吃亏。雍正在位十三年期间,冷枚成了一名“野生画家”,然后,他被另外一个男子“承包”了。

那就是当时的宝亲王弘历。

弘历对冷枚很不错。起码保证了他衣食不愁,但也有一种说法是,这段时间他其实曾自由职业彻底放飞自我过,冷枚在康熙朝积累的敬业名声,让很多人都很喜欢他的作品,靠自己卖画他也能过得不错。

冷枚也在这时迎来了灵感喷发期,这期间他的创作和在宫中应试时不同,更有市井趣味,他的署名开始不带“臣”字,而大部分署以画号“金门画史冷枚”和“东溟冷枚”。

《增修胶志》曾提到冷枚“画人物尤为一时之冠”,冷枚也是时候放肆展现真正的实力了!这期间他画的仕女画,一句话概括:好得不得了,是画家的创作高光期之一。

在宫中那些年,他的创作大部分是应试作品。而在民间的这段日子,他在作品中体现出来的,更富有自我的趣味。冷枚的人物类代表作品《麻姑献寿图》、《春闺倦读图》都创作于这个时期。

清 冷枚 麻姑献寿图 沈阳故宫博物院藏

而借着《春闺倦读图》,冷枚讲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

清 冷枚 春闺倦读图 故宫博物院藏

画中一名簪翠钗、带金镯的美人,蜷起右腿窝在凳子上,画名“倦读”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读书读累了。

这位美女,就算心累,也要支楞起来。

她的芊芊玉手撑着下巴,上半身的重心靠在桌上。

美人抿着樱桃小嘴,咬着指甲,陷入了沉思。

画家把她读书半途,陷入沉思的神态刻画得非常真实细腻,皮肤的质感吹弹可破。

屋内家具、桌上的清供都显示了女子不俗的闺秀身份。书匣中,虽然摆着当时名媛必读的 《名媛诗归》,但她最感兴趣的却是手中握着的《子夜歌》。

要想窥见美人心事,答案,也许就在她手中的书。

《子夜歌》是晋代的乐府诗 ,讲述的是什么故事呢,一名女子和心上人两情相悦,她原本指望两人美满,没想到最终却被男子背叛。是一个“恋爱脑”女孩希望破灭的故事。

女子被这首情歌触动,陪着她的,只有脚下那只可爱乖巧的狗狗。但画中最重要的信息,还有墙上的那副画。

墙上画的意境其实十分直观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自从屈原写了《渔父》以后,在诗中唱道:“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的渔夫,就成为许多文人心中归隐理想的投射对象。

而冷枚的题款,也写在这幅“渔夫”主题的画中。

画上:“甲辰冬日画 冷枚”

甲辰冬日,表示这是雍正二年的作品。故意落款在这里更说明,这幅画中画,很可能才是冷枚真正想让人注意到的讯息。

是不是很奇怪,一幅刻画女子陷入爱情迷思的仕女画,居然隐藏着一个绝情灭爱的归隐者。

而在那个滴水成冰的冬日,提笔画下这幅画的冷枚,其实也亲身参与,成为解读这幅画不可绕开的一部分。

或许,这幅画讲述的是三重空间,三重的梦:现实中刚遭遇人生剧变的画家,画家笔下迷茫的女子,画中暗藏遥不可及的归隐之梦。

但这三人都共同指向了一种心境:孤独

这幅画太特别。

像冷枚的另外一幅仕女画《连生贵子图》就非常容易理解,用的是谐音梗:莲花,笙,桂树,孩子。

清 冷枚 连生贵子图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藏

而《春闺倦读图》不像其他喜庆吉祥的画作那么寓意直白,在冷枚所有人物画作中,它可以说是独一份的特别了。

清 冷枚 探梅图 绢本 旅顺博物馆藏

13年的时间其实很快。弘历继位以后,冷枚很快也跟着一起回宫了。他,“钮祜禄·冷枚”回来了。

从冷枚第一次入内廷开始算起,到这一年再回紫禁城,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康熙中期入宫的小冷,终于熬成了乾隆时的老冷。

也许是弘历亲王时期大家革命情谊的作用,乾隆皇帝对老冷同志很是重用。简直像是在弥补老冷同志这些年错过的荣耀。

先是想办法加薪——内大臣海望奉旨照慈宁宫画师赏钱粮给冷枚,每个月银11两。这什么概念呢。对比一下当时的顶级画师男团金昆、孙祜、丁观鹏、张雨森等人,他们的月钱都只有8两。冷枚已经不是上等待遇,而是上上待遇,隔壁的孩子们都要馋哭了。

这还没完。考虑到冷枚家口众多,大清好BOSS乾隆很快又想办法给他调薪近3成,每个月再加3两银子,实际到手14两。同年又准其子进宫当差赏给三等钱粮待遇,另外赏赐衣服银两等。

乾隆二年四月十四日,他又赏冷枚官房数间居住。

想不出要冷枚画什么的时候,乾隆就让他自由发挥。

给钱给房还包办家人工作编制,乾隆着实不太把冷枚当外人,他对这位艺术家还是相当有人情味的。不过这也建立在一个前提上:冷枚的实力真的太强了,老当益壮。

别人晚年再就业或许是老来发挥余热。老冷是越战越勇。

退休啊什么的,不存在的。

进入乾隆年后,冷枚创作的画作多达几十件,有人物、佛道、花鸟、建筑等等,《圆明园》总图、《圣帝明王图》册、《养正图》册都是当时作品,《石渠宝笈》中记载的冷枚作品有十八件之多。其中最主要的作品就是60多页的《养正图》。

清 冷枚 养正图册其一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老打工人冷枚,大概是打算用自己的勤奋来回报老板的知遇之恩。不过,老资历的冷枚这时候工作量还是比较适中的,因为他有资格收徒了。

冷枚的儿子冷鉴绘画才能比较普通,乾隆纯粹是看他老爹的面子才招他入宫,入宫后也一直是“三等”待遇。

冷枚最出色的传人另有其人,那就是姚文翰。

姚文翰时常帮师傅一起画画,有时冷枚先画出关键要素,姚文翰再补足其余。或者冷枚画出草稿,姚文翰润色。这样合作产出,成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乾隆七年以后,内廷再也没有冷枚的创作记录。由于冷枚具体生年不详,只能大约推算这一年他起码已经七十多岁了。

不再留下作品,这对一个风烛残年的老画师来说,只有一种可能性:他极有可能在这一年病逝了。

关于冷枚最后的一笔赏赐记录,是在乾隆的生日,农历八月十三日那天 。太监高玉传旨:着动用造办处钱粮,赏冷枚银五十两。

此后,宫中再没有冷枚领月银的记录。

也许,他就在乾隆生日那天,突然病逝了。可能是为了避讳,乾隆便下旨赏赐抚恤金,却只字不提冷枚病逝。

或者是,乾隆在32岁生日那天,高兴之余突然想起这位认识多年的老伙伴,便大笔一挥赏了他一笔钱。

冷枚这辈子画的大部分是吉祥画。最后给世人留下的记录,也是喜庆的赏赐。

这也算是善始善终了。

冷枚 美人图 大英博物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