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有故事的觚
国学

这是个有故事的觚

2021年11月27日 17:00:13
来源:新周刊

近日,湖北云梦郑家湖墓地联合考古队正式对外披露,该墓地发掘出土一枚战国晚期木觚,觚上以秦隶书写约700字。这件觚是迄今我国考古出土的年代最早、篇幅最长的,因此被誉为中华“第一长文觚”。

什么是木觚?这些木觚背后承载了哪些古人秘密?

今天,小编就带大家看看这些有故事的角+瓜(觚)。

01

写了啥?

中华长文觚

这个被誉为中华“第一长文觚”是由一截圆木纵向中剖而成,长34厘米、宽3.5厘米。半圆形木面修削成七个棱面,每个棱面宽约0.5至0.6厘米,均书写文字;平整剖面亦分七行,其中六行书写文字,一行留白。

· 中华长文觚局部

觚文记载了谋士筡(tu音同涂)游说秦王寝兵立义的故事。事件发生在战国后期,当时秦国势头强劲,东方五国结盟抗秦,取得暂时胜利,谋求与秦休战,故派谋士筡前往秦国游说秦王。筡引经据典,又以自己所见所闻,劝说秦王止兵,使民安居乐业。最后,筡细述秦国地广、兵强、人众、物丰,暗喻秦王应当“知足”停战。

该觚文是一篇全新策文类文献,风格与《战国策》相似,未见于传世文献,属于佚篇,为今人探讨《战国策》一类文献的流传与演变提供了新材料。学者李天虹还称,觚文记载的筡游说秦王事件提供了一幅战国后期东方国家与秦争斗、斡旋的画面,同时觚文涉及春秋战国之际魏、越、吴之间的关系,丰富了我们对某些重要史事的认知。此外,觚文大多数清晰,字体是秦隶,个别文字篆书意味较浓,是研究秦隶的宝贵资料

看到这里可能还有小伙伴疑问木觚如何制作与进行写作的呢?我们来继续往下看看~

02

探究竟!

木觚的“身世”

木觚,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就是古代用于书写的木片,它是古代的木质酒器。关于它用来写字的事情,早在《急就篇》中就有记载:卷一“急就奇觚与众异。”唐代的颜师古 提到:“觚者学书之牘,或以记事,削木为之,盖简属也……今俗犹呼小儿学书简为木觚章,盖古之遗语也。” 再例如,章炳麟的《訄书·儒法》:“箸之简牘,拭之木觚。”而它关于木质酒器的记载在宋人张抡的《绍兴内府古器评·商木觚》:“ 商 木觚,铭一字。”

· 木觚书写方式示意图

汉代的书写材料主要是简牍,有竹、木两类。圆木被削成柱状的多面体,被称为觚,是简牍中比较特殊的一种。木觚有三棱、四棱、六棱甚至八棱多种形状。木觚各面写了还能再削,削了可以再写,如此反复,有些木觚的棱就不明显了。

为了使送递的公私文书保密,当时人们使用一枚木简盖在上面,并在缄绳的交叉处押封泥,若有人擅自开启,便有痕迹可查。这枚发挥封缄作用的木简被称为“检”,检面上通常题写了收件人的姓名、地址以及寄送方法,相当于今天的信封。

03

非孤例~

木觚的其他发现

不过,除了湖北武汉发现的这件觚文,其实还有其他的一些觚文被发现。

例如宁波余姚市花园新村汉六朝遗址。牍类文书是本次考古发掘的一项重要收获,发掘过程中出土了封检、木觚、正反面墨书的木板各一件。封检残长22、宽5.6、厚0.8厘米,底部有封泥匣、穿孔和沟槽,检面墨书经红外扫描后或可释读为“王仲郵棨”

· 发掘全景

所以我们就看见了这件神奇的小信封~

· 封简

这枚木觚棱角分明,有些特殊。首先,木材上刷有朱漆,意味着已经“定稿”,不会再动刀。其次,木觚上的字是一次“书写”而成的

对木觚进行初步释读可知,其内容为东汉永平十七(公元74)年“天帝使者”为余姚县官乡临江里男子孙少伯祈福禳病而告社君的文书。研究专家解释道:“这一年,在余姚县官某乡临江里,一位名叫孙少伯的人病了。于是天帝使者以祈神的方式,给孙少伯写了一篇祈福驱灾的文书用来祭祀。”

· 木觚

该遗址出土的木觚文书,是余姚作为“文献名邦”的实证,更是研究东汉早中期东南地区民间宗教信仰的重要材料。这些木觚、木板不仅是余姚作为东南名邑、文献名邦的实证,更是研究东汉早中期东南地区民间宗教信仰的重要材料。

此外,在甘肃玉门市花海镇的一座汉代烽燧遗址中也看到了一些木简等文物。不过,这次发现还真是一个意外~竟然是一名小伙俯身系鞋带时,忽然在城墙的拐角处发现了几根筷子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上面隐隐还有字迹。他把这东西带回去后,交给了当地博物馆的专家。

专家意识到不对劲,很重要!所以我们看到了这件宝贝!

· 西汉“武帝诏书”七面棱形木觚

这件在“七面棱形觚”上面写的内容竟然是汉武帝刘彻遗诏的一部分!更令人震惊的是,专家组翻遍了古籍,也没有发现关于汉武帝这个遗诏的只言片语。人们终于意识到,这件斛上书写的文字可能就是失传已久的一份汉武帝遗诏中的内容

觚文上写有:“皇太子(刘弗陵),朕(汉武帝)体不安,今将绝矣!与地合同,终不复起谨视。皇天之嗣加曾,朕在善遇百姓赋敛以理存贤近圣。必聚请士,表教奉先自致天子胡亥自圮。灭明绝纪,审察朕言,终身毋已,苍苍之天不可得久视,堂堂之地不可得久履!道此绝矣……”

· 西汉“武帝诏书”七面棱形木觚

但是经过文史学家在仔细分析后得出一个结论:1977年甘肃玉门花海出土的汉代七棱觚并不是真正的汉武帝遗诏。理由是武帝猝崩,幼主新立,刘弗陵的几个哥哥燕王、广陵王觊觎皇位大搞阴谋,朝野内外人心浮动,霍光等辅政大臣为了辅助幼帝渡过政治危机,拟武帝口吻制作的所谓“武帝遗诏。

所以这件器物竟成为了类似于小学生书本的东西~唉~

· 西汉马圈湾习字觚局部

· 西汉马圈湾习字觚局部

· 西汉马圈湾习字觚局部

不过,也因为木觚的特殊材质,容易腐烂,比较难以保存,所以现留存不是很多。但现如今出土的这件”中华第一觚“却让我们看到了更为丰富与精致的觚文,与此同时我们也一起赏阅了现存的其它觚文。觚作为书写载体的一种,让我们看到了那一时期的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由于时代久远,部分文献已经遗矢,从而无法获得更为细致的信息,而这些存世的木觚不仅给我们看到古时人们书写的载体,更是给我们提供了有关文化史、法律、书法等方面的信息,它所承载的价值这是不可估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