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竹菊,中国画的传统题材
国学

梅兰竹菊,中国画的传统题材

"四君子"是中国画的传统题材,以梅、兰、竹、菊谓四君子。文人高士,常借梅、兰、竹、菊来表现自己清高拔俗的情趣,或作为自己品德的鉴戒。起源可早至晚唐,到宋代更为盛行。

南宋 郑思肖 墨兰图

表示作者的胸襟,作为自我心灵情致的表现。宋末郑思肖善画兰,而且兰无根,即寓意为河山破碎的无根之忧。明代黄凤池辑有《梅竹兰菊四谱》,从此,梅兰竹菊被称为"四君子"。那么,在画梅、兰、竹、菊时,重点要把握什么呢?

梅鹊图轴 宋 沈子蕃

画梅花风姿

梅花较耐寒,花开特别早,在早春即可怒放,它与松、竹一起被称为"岁寒三友",人们画梅,主要是表现它那种不畏严寒、经霜傲雪的独特个性。

据画史记载,南北朝已经有人画梅花,到了北宋,画梅就成了一种风气,最有名的是仲仁和尚,他创墨梅,画梅全不用颜色,只用水墨深浅来加以表现。据说他有一次,看到月光把梅花映照在窗纸上的影子,从中得到了启发,便创作出用浓淡相间的水墨晕染而成的墨梅。

元 王冕《墨梅图》上海博物院藏

此后,另一画家杨补之在这种基础上又进一步发展了这种画法。创造出一种双勾法来画梅花,使梅花纯洁高雅,野趣盎然。元明以来,用梅花作画更多。元代最大的画梅大师应该首推王冕,他自号梅花屋主,他的水墨梅画一变宋人稀疏冷倚之习,而为繁花密蕊,给人以热烈蓬勃向上之感。

元 王冕墨梅 赵奕梅花诗

王冕的存世名作,是他的一幅《墨梅图》他用单纯的水墨和清淡野逸的笔致,生动地传达出了梅花的清肌傲骨,寄托了文人雅士孤高傲岸的情怀。

历代画梅代表,如王冕、刘世儒、石涛、金农、汪士慎、朱宣咸、关山月等。

但是,要画好梅花,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画梅人还必须有画梅人的品格,有人称之为"梅气骨",一种高尚的情操和洁身自好的品格,正所谓:"画梅须有梅气骨,人与梅花一样清。"

烟笼玉树图 明代 陈录

金农 玉壶春色图

画兰花风气

人们画兰花,一般都寄托一种幽芳高洁的情操。如楚国诗人屈原就以"秋兰兮清清,绿叶兮紫茎,满堂兮美人"这样的诗句来咏兰。但兰花入画则比梅花晚,大概始于唐代。到了宋朝,画兰花的人便多了起来,据说苏轼就曾画过兰花,而且花中还夹杂有荆棘,寓意君子能容小人。

南宋初,人们常以画兰花来表示一种宋邦沦覆之后不随世浮沉的气节,当时的赵孟坚和郑思肖,被同称为墨兰大家。

郑板桥 幽兰图

元代以郑所南画兰花最为著名,寓意也最为明确。据说他坐必向南,以示怀念先朝,耻作元朝贰臣;他画的兰花,从不画根,就像飘浮在空中的一样,人间其原因,他回答说:"国土已被番人夺去,我岂肯着地?"因此,欣赏绘画,也是必须了解历史背景的。而清人画兰,则以"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最为著名的了。

郑板桥是一个注重师法自然的人,他画过盆兰。但尤嗜好画"乱如蓬"的山中野兰,为此,他曾自种兰花数十盆,并常在三春之后将其移植到野石山阴之处,使其于来年发箭成长,观其挺然直上之状态,闻其浓郁纯正之香味,因而得山中兰"叶暖花酣气候浓"的贞美实质。

元 吴镇《墨竹图》佛利尔美术馆藏

画竹子风韵

竹入画,大略和兰花相当,也始于唐代。唐代的皇帝唐玄宗、画家王维、吴道子等都喜画竹。据说到了五代,李夫人还创墨竹法,传说她常夜坐床头、见竹影婆娑映于窗纸上、乃循窗纸摹写而创此法。

到宋代,苏轼发展了画竹的方法,放弃了以前的画家们的双勾着色法,而把枝干、叶均用水墨来画,深墨为叶面,淡墨为叶背。以后的元明清时代,画竹名家辈出,只要是山水或花鸟画家,没有不画竹的,而且开始强调竹的整体气势。不过,在众多的画家中,郑板桥的画竹也堪称为一绝。

潘天寿 湘江风竹

对于画竹,郑板桥曾写下了自己的体会:"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

清 郑板桥 竹石图

总之,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此机也。独画云乎哉!"因此,从竹子千姿百态的自然景象中得到启示,激发情感,经过"眼中之竹",转化为"胸中之竹",借助于笔墨,挥洒成"手中之竹"即"画中之竹"。郑板桥的作品,存世较多,流传也广,自清代以来,被世人行家所叹眼,成为"人争宝之"的珍品。

齐白石 红菊

画菊花风骨

菊花入画则稍晚,大略始于五代,比起梅兰竹来说,表现菊花的作品则相对要少得多。根据画史来看,五代徐熙、黄筌都画过菊,宋人画菊者极少。元代苏明远、柯九思也有菊的作品。

明 陈淳 菊石兰竹图

明清两代画菊的也不多。现有明代吴门画派中最享盛名的画家陈淳的一幅《菊石图》藏于首都博物馆,这是本来就较少的菊花作品中的珍品。

梅兰竹菊入画,丰富了美术题材,扩大了审美领域,它们不但本身富有形式美感,而且可以令人联想起人类的品格,所以它既便于文人们充分发挥笔墨情趣,又便于文人们借物寓意,抒发情感,因此,描写"四君子"之风至今不衰。

历代名家梅兰竹菊诗画欣赏

探波傲雪,剪雪裁冰,

一身傲骨,是为高洁志士。

元 王冕《墨梅图》

《墨梅》

王冕

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早梅》

张谓

一树寒梅白玉条,回临村路傍溪桥。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墨梅》

居简

莫恨丹青废画工,不须求异只须同。

玉容不及寒鸦色,故托缁尘异汉宫。

元 王冕《南枝春早图》

《早梅》

齐已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

村前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墨梅》

张臬

山边幽谷水边村,曾被疏花断客魂。

犹恨东风无意思,更吹烟雨暗黄昏。

《早梅》

李公明

东风才有又西风,群木山中叶叶空。

只有梅花吹不尽,依然新白抱新红。

明 陈录《万玉图》

《墨梅》

赵秉文

画师不作粉脂面,却恐傍人嫌我直。

相逢莫道不相识,夏馥从来琢玉人。

《忆梅》

李商隐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

寒梅最堪恨,常作去年花。

《白梅》

王冕

冰雪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明 陈录《梅花图》

《梅》

王琪

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

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

《与薛肇明弈棋赌梅花诗输一首》

王安石

华发寻春喜见梅,一株临路雪倍堆。

凤城南陌他年忆,香杳难随驿使来。

贡性之

眼前谁识岁寒交,只有梅花伴寂寥。

明月满天天似水,酒醒听彻玉人箫。

明 王谦《卓冠群芳图》

《梅花》

王安石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梅花》

庚信

当年腊月半,已觉梅花阑。

不信今春晚,俱来雪里看。

《梅花绝句》

陆游

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清 金农《红绿梅花图》

《新栽梅》

白居易

池边新栽七株梅,欲到花时点检来。

莫怕长洲桃李嫉,今年好为使君开。

《初识梅花》

卢撰

江北不如南地暖,江南好断北人肠。

胭脂桃颊梨花粉,共作寒梅一面妆。

《十一月后庭梅花盛开》

蔡襄

日暖香繁巳盛开,开时曾达千百回。

春风岂是多情思,相伴花前去又来。

清 萧晨《踏雪寻梅图》

《次韵中玉早梅》

黄庭坚

折得寒香不露机,小穸斜日两三枝。

罗帷翠叶深调护,已被游蜂圣得知。

《红梅》

苏轼

年年芳信负红梅,江畔垂垂又欲开。

珍重多情关伊令,直和根拨送春来。

《红梅》

王十朋

桃李莫相妒,夭姿元不同。

犹余雪霜态,未肯十分红。

清 沈铨《雪中游兔图》

《岭上红梅》

范大成

雾雨胭脂照松竹,江面春风一枝足。

满城桃李各焉然,寂寞倾城在空谷。

《题梅花图》

杨无咎

忽见寒梅树,花开汉水滨。

不知春色早,疑是弄珠人。

《探梅》

杨万里

山间幽步不胜奇,正是深夜浅暮时。

一枝梅花开一朵,恼人偏在最高枝。

清 汪士慎《梅花图》

《题画梅》

李方膺

挥毫落纸墨痕新,几点梅花最可人。

愿借天风吹得远,家家门巷尽成春。

《岭梅》

张道洽

到处皆诗境,随时有物华。

应酬都不暇,一岭是梅花。

《观梅有感》

刘因

东风吹落战尘沙,梦想西湖处士家。

只恐江南春意减,此心元不为梅花。

清 陈枚《月下赏梅》

《赠范晔》

陆凯

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早梅》

柳宗元

早梅发高树,回映楚天碧。

朔风飘夜香,繁霜滋晓白。

欲为万里赠,杳杳山水隔。

寒英坐销落,何用慰远客。

空谷幽放,孤芳自赏,

香雅怡情,是为世上贤达。

五代 黄居寀《花卉写生图册》

《幽兰操》

韩愈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

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今天之旋,其曷为然。

我行四方,以日以年。

雪霜贸贸,荠麦之茂。

子如不伤,我不尔觏。

荠麦之茂,荠麦之有。

君子之伤,君子之守。

《兰》

唐彦谦

清风摇翠环,凉露滴苍玉。

美人胡不纫,幽香蔼空谷。

元 赵雍《著色兰竹图》

《兰渚泊》

施肩吾

家在洞水西,身作兰渚客。

天昼无纤云,独坐空江碧。

《秋思》

马戴

亭树霜散满,野塘凫鸟多。

蕙兰不可折,楚老徒悲歌。

《芳兰》

李世民

春晖开禁苑,淑景媚兰场。

映庭含浅色,凝露泫浮光。

日丽参差影,风传轻重香。

会须君子折,佩里作芬芳。

明 文徵明《兰竹石图》

《孤兰》

李白

孤兰生幽园,众草共芜没。

虽照阳春晖,复非高秋月。

飞霜早淅沥,绿艳恐休歇。

若无清风吹,香气为谁发。

《幽兰》

崔涂

幽植众宁知,芬芳只暗持。

自无君子佩,未是国香衰。

白露沾长早,春风到每迟。

不如当路草,芬馥欲何为。

明 徐渭《兰花图》

《兰溪》

杜牧

兰溪春尽碧泱泱,映水兰花雨发香。

楚国大夫憔悴日,应寻此路去潇湘。

《与于中丞》

刘商

万倾荒林不敢看,买山客足拟求安。

田园失计全芜没,何处春风种蕙兰。

《和三乡诗》

刘谷

兰蕙芬芳见玉姿,路傍花笑景迟迟。

苎萝山下无穷意,并在三乡惜别时。

明 马守真《素竹幽兰》

《奉上徐中书》

褚朝阳

中禁仙池越凤凰,池边词客紫薇郎。

既能作颂雄风起,何不时吹兰蕙香。

《兰》

丁谓

彼羡南陔子,其谁粉署郎。

渥丹承露彩,绀绿泛风光。

屡结骚人佩,时飘郑国香。

何须寻九畹,十步即芬芳。

清 金农《红兰花图》

《盂兰盆》

晏殊

红白薇英落,朱黄槿艳残。

家人愁溽暑,计日望盂兰。

《兰》

梅尧臣

楚泽多兰人未辩,尽以清香为比拟。

萧茅杜若亦莫分,唯取芳声袭衣美。

《石兰》

梅尧臣

石言曾非石上生,名兰乃是兰之类。

疗疴炎帝与书功,纫佩楚臣空有意。

清 郑燮《兰花图》

《咏蕙》

朱熹

今花得古名,旖旎香更好。

适意欲忘言,尘编讵能老。

《兰涧》

朱熹

光风浮碧涧,兰枯日猗猗。

竟岁无人采,含薰只自知。

《咏兰》

余同麓

手培兰蕊两三栽,日暖风和次第天。

坐久不知香在室,推窗时有蝶飞来。

清 李方膺《兰石图》

《题郑所南画兰》

倪瓒

伙风兰蕙化为茅,南国凄凉气已消。

只有所南心不改,泪泉和墨写《离骚》。

《题画兰》

陈献章

阴崖百草枯,兰蕙多生意。

君子居险夷,乃与恒人异。

《兰》

董其昌

绿衣青葱傍石栽,孤根不与众花开。

酒阑展卷山窗下,习习香从纸上来。

清 居巢《万带兰》

《水墨兰花》

徐渭

绿水唯应漾白苹,胭脂只念点朱唇。

自从画得湘兰后,更不闲题与俗人。

《咏同心兰绝句》

钱谦益

新妆才罢采兰时,忽见同心吐一枝。

珍重天公裁剪意,妆成敛拜喜盈眉。

筛风弄月,潇洒一生,

清雅澹泊,是为谦谦君子。

五代 李坡《风竹图》

《严郑公宅同咏竹》

杜甫

绿竹半含箨,新梢才出墙。

色侵书帙晚,阴过酒樽凉。

雨洗娟娟净,风吹细细香。

但令无剪伐,会见拂云长。

《竹径》

李得裕

野竹自成径,绕溪三里余。

檀栾被层阜,萧瑟映清渠。

日落见林静,风行知谷虚。

田家故人少,谁肯共焚鱼。

宋 文同《墨竹图》

《新竹》

元稹

新篁才解箨,寒色已青葱。

冉冉飘凝粉,萧萧渐引风。

扶疏多透日,寥落未成丛。

惟有团团节,坚贞大小同。

《酬人雨后玩竹》

薛涛

南天春雨时,那鉴雪霜姿。

众类亦云茂,虚心宁自持。

多留晋贤醉,早伴舜妃悲。

晚岁君能赏,苍苍尽节奇。

宋 吴炳《竹雀图》

《葺夷陵幽居》

李涉

负郭依山一径深,万竿如束翠沉沉。

从来爱物多成癖,辛苦移家为竹林

《玩友人庭竹》

施肩吾

曾去旋州看种玉,那似君家满庭竹。

客来不用呼清风,此处挂冠凉自足。

《题刘秀才新竹》

杜牧

数茎幽玉色,晓夕翠烟分。

声破寒窗梦,根穿绿藓纹。

渐笼当槛日,欲碍入帘云。

不是山阴客,何人爱此君。

元 高克恭《墨竹坡石图》

《初食笋呈座中》

李商隐

嫩箨香苞初出林,五陵论价重如金。

皇都陆海应无数,忍剪凌云一寸心。

《庭竹》

释智圆

移去群花种此君,满庭寒翠更无尘。

暑天闲绕烦襟尽,犹有清风借四邻。

《咏金竹》

蒋堂

百镒先寒一径深,潜疑造化铸成林。

贪夫或有凭栏者,不见修篁但见金。

元 赵孟頫《窠木竹石图》

《竹》

宋祁

修修梢出类,辞卑不肯丛。

有节天容直,无心道与空。

《紫竹》

梅尧臣

西南产修竹,色异东筠绿。

裁箫映檀唇,引枝宜凤宿。

移从几千里,不改生幽谷。

《种竹斋》

司马光

吾爱王子猷,借斋也种竹。

一日不可无,潇洒常在目。

雪霜徒自白,柯叶不改绿。

殊胜石季伦,珊瑚满金谷。

元 倪瓒《春雨新篁图》

《竹轩》

沈辽

古人爱修竹,潇洒临幽轩。

劲节有高致,清声无俗喧。

春日斗琐碎,秋风撼琅干。

谁知渭川富,千亩可悬冠。

《于潜僧绿筠轩》

苏轼

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傍人笑此言,似高还似痴。

若对此君仍大嚼,世间那有扬州鹤。

明 孙克弘《朱竹图》

《书舍竹》

蔡确

窗前翠竹三竿,萧洒风吹满院寒。

常在眼前君莫厌,化成龙去见应难。

《员当谷》

苏辙

谁言使君贫,已用谷量竹。

盈谷万万竿,何曾一竿曲。

《和师厚栽竹》

黄庭坚

大隐在城市,此君真友生。

根行辰日斫,笋要上番成。

龙化葛陂去,风吹阿阁鸣。

草荒三径断,岁晚见交情。

明 徐渭 雪竹图 故宫博物院藏

《新竹》

惠洪

琅干数本倚墙阴,新笋均条忽作林。

昨日小轩添得境,却烦佳月碎筛金。

《种竹子题爱心亭》

范成大

洒扫宣华舍此君,烟中月下绿生尘。

他年上叶清风满,莫忘今年借宅人

《新竹》

朱熹

春雷殷岩际,幽草齐发生。

我种南窗竹,戢戢已抽萌。

坐获幽林赏,端居无俗情。

清 郑板桥《七贤图》

《新竹》

杨万里

青士何年入大荒,羽仪禁者立如墙。

锦绷半脱娟娟玉,粉节新涂拂拂霜。

带雨小酣三日后,出墙忽喜一梢长。

今年秋闰防多署,剩借先生格外凉。

《义师院丛竹》

郭长倩

南轩移自处西坛,瘦玉亭亭十数竿。

得法未应输老柏,植根兼得近幽兰。

虽无农艳包春色,自许贞心老岁寒。

百草千花零落尽,请君来向此中看。

清 赵之琛《双钩竹石图》

《移竹》

辛弃疾

每因种树悲年事,待看成阴是几时。

眼见子孙孙又子,不如栽竹绕园池。

《高竹临水上》

虞集

高竹临水上,幽花在崖阴。

以彼贞女姿,当此君子心。

春阳不自媚,久露忽已深。

湘妃昔鼓瑟,怅望苍悟岑。

凌霜飘逸,特立独行,

不趋炎势,是为世外隐士。

宋 朱绍宗《菊丛飞蝶图》

《和郭主簿》

陶渊明

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明 唐寅 采菊图

《菊》

袁崧

灵菊植幽崖,擢颖凌寒飙。

春露不染色,秋霜不改条。

《答休上人菊诗》

鲍照

酒出野田稻,菊生高冈草。

味貌复何奇,能令君倾倒。

玉碗徒自羞,为君慨此秋。

金盖覆牙半,何为心独愁。

明 徐渭《秋花图》

《秋菊》

骆宾王

擢秀三秋晚,开芳十步中。

分黄俱笑日,含翠共摇风。

碎影涵流动,浮香隔岸通。

金翘徒可泛,玉斗竟谁同?

《复愁》

杜甫

每恨陶彭泽,无钱对菊花。

如今九日至,自觉酒须赊。

《重阳席上赋白菊》

白居易

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

还似今朝歌酒席,白头翁入少年场。

明 吕纪《桂菊山禽图》

《野菊》

李商隐

苦竹园南椒坞边,微香冉冉泪涓涓。

已悲节物同寒雁,忍委芳心与暮蝉。

细路独来当此夕,清樽相伴省他年。

紫云新苑移花处,不取霜栽近御筵。

《菊》

郑谷

王孙莫把比蓬蒿,九日枝枝近鬓毛。

露湿秋香满池岸,由来不羡瓦松高。

清 八大山人《菊石图》

《题菊花》

黄巢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不第后赋菊》

黄巢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黄菊》

苏轼

轻肌弱骨散幽葩,真是青裙两髻丫。

便有佳名配黄菊,应缘霜后苦无花。

清 恽寿平《五色菊花图》

《菊》

刘克庄

羞与春花艳冶同,殷勤培溉待秋风。

不须牵引渊明比,随分篱边要几丛。

《画菊》

郑思肖

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池上》

赵师秀

朝来行药到秋池,池上秋深病不知。

一树木犀供夜雨,清香移在菊花枝。

吴昌硕《傲霜》

《墨菊》

胡布

彭泽归来日,缁尘点素衣。

乌沙漉酒后,挂在菊花枝。

《菊》

李梦阳

万里游燕客,十年归此台。

只今秋色里,忍为菊花来。

《二色菊》

程先贞

黄衣彼美人,余有紫衣副。

不比炫春葩,姚魏敌门户。

《赏菊》

沈钧儒

一丛寒菊比琼华,掩映晴窗动绿纱。

乍觉微香生暖室,真拟奇艳出谁家。

吴昌硕 秋菊灿朱霞

《秋菊诗》

陈毅

秋菊能傲霜,风霜恶重重。

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