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微博:@凤凰国学
  • 邮件:
  • guoxue2015@ifeng.com
  • 地址1: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启阳路4号中轻大厦10层
  • 地址2: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延宾馆
往期回顾
杜维明:用儒家的精神性人文主义面对“丧”
NO.29

杜维明:用儒家的精神性人文主义面对“丧”

不久前,台湾“中研院”公布了第32届新任院士名单。杜维明作为唯一一位哲学院士位列其中。这也是唯一一位在大陆任教的院士。自2008年辞去哈佛燕京学社社长,并接受北京大学邀请担任高

2018.08.20
刘梦溪:复兴传统文化 必须有开放的心态
NO.28

刘梦溪:复兴传统文化 必须有开放的心态

对传统文化的复兴应该遵循正确的途径,对传统文化要有反思的精神,否则你没法完成新时期的文化建构,你也不能把传统的所有的东西都拿来奉为圭臬,更不要说去实行了,包括用儒家思想来治理现代国家,这是不可能的梦呓。

2018.08.09
名家对话丨林语堂说陶渊明
NO.27

名家对话丨林语堂说陶渊明

陶渊明生于四世纪末叶,是一位著名学者兼贵官的曾孙。这位学者在州无事,常早上搬运一百只甓到斋外,至薄暮又搬运回斋内。陶渊明年轻时,以家贫亲老,任为州祭酒,但不久便辞去官职,去过耕种生活了。有一天,他对亲

2018.08.10
陶金:上清宫遗址是近世中国宗教变革的缩影
NO.26

陶金:上清宫遗址是近世中国宗教变革的缩影

在2018年4月评选出的“2017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中,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赫然在列。鲁迅在《小杂感》中说:“人往往憎和尚,憎尼姑,憎回教徒,憎耶教徒,而不憎道士。懂得此理者,懂得中国大半。”道教作为中国本土原生的宗教,在近代化的历程中遭受了巨大的冲击,道教的圣地龙虎山大上清宫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坍塌倾覆、沦为废墟、不为人知。那么,历史上的上清宫为什么重要?为什么历年的考古发掘中又少有道教的建筑、遗址入选?带着这些问题,澎湃新闻专访了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陶金先生,他是上清宫遗址的发现者之一,同时也正在致力于该遗址的保护与利用工程。2015年,凭借茅山德祐观的设计,陶金获得德国建筑杂志BAUWELT的“First Work奖”提名。这也可能是中国大陆第一个现代风格的宗教建筑。

2018.08.13
岳麓书院邓洪波教授:书院的精神命脉何以传承?
NO.25

岳麓书院邓洪波教授:书院的精神命脉何以传承?

身在岳麓研究岳麓,邓洪波教授无疑是幸福的。数十年的岁月里,在岳麓书院红墙青瓦的胜利斋之中,他以岳麓书院本身为研究对象,进而对历史上中国与东亚的书院历史展开全面研究,撰写出一部部皇皇巨著,饮誉学界。“邓书院”的名声,实非虚传。

2018.08.08
专访美国汉学家罗斌(下):研究文献如何做到“语境化”
NO.24

专访美国汉学家罗斌(下):研究文献如何做到“语境化”

罗斌教授在访谈中表达了他关于历史观的两层含义:一是“话语”中的“历史”层面。研究者应探寻“话语背景”,还原“历史真相”;二是真实历史层面。研究者应考证“话语”内容,回归历史真相。罗斌教授认为这两个过程中文献使用牵涉甚广,不可一蹴而就,需要有耐心、坐得住冷板凳。

2018.07.26
专访美国汉学家罗斌(中):我为何喜欢研究“边缘”历史
NO.23

专访美国汉学家罗斌(中):我为何喜欢研究“边缘”历史

以《吕氏春秋》和《逸周书》为例,认为大数据在完整程度较低的文献中的应用与传统研究结果差别不大,而在完整程度较高的文献中更具应用前景。

2018.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