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浙大历史系教授:佛教是从印度传来的吗?(图)
NO.7

浙大历史系教授:佛教是从印度传来的吗?(图)

犍陀罗文明和中国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犍陀罗文明的研究,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自身文明的特点和发展轨迹。

2018.06.01
余世存:阅读经典不仅是消费,也是责任
NO.6

余世存:阅读经典不仅是消费,也是责任

有人说余世存不似当年锋利了,也有人说他从鲁讯变成了胡适,但年近五十的他似乎对这种符号性的表达并不在意。这位总能摸准时代脉搏的思考者,最近出版的一本书是《微观国学》,国学也是近年他经常写作的领域,但他说自己从未想过用国学拯救世界,只是力图安慰世道人心,并希望每一位读者都能尽力实现自我完善。

2018.05.20
王学典:二十一世纪中国史学的新方向是本土化
NO.5

王学典:二十一世纪中国史学的新方向是本土化

我个人认为中国史本土化的进程早就开启了,按照我的说法,第一个阶段是中国史在中国,第二个阶段是中国史在西方。第三个阶段,是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这个阶段,也是我最关注的阶段,是中国史重返中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史学的新方向是本土化,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我们要构建一个中国史体系,换句话说,我们必须构建一个、再造一个或者锻造一个中国史观。

2018.05.17
专访谢遐龄(下):如何推动儒家信仰建设?这几点很重要
NO.4

专访谢遐龄(下):如何推动儒家信仰建设?这几点很重要

儒学是中国农业文明和封建宗法制度的产物,它所强调的人的自我完善、伦理纲常、等级观念等思想,与现代化所倡导的科学、民主、平等是矛盾的。因此从儒学自身来说无法孕育引导出现代化。但当现代化任务完成之后,儒学由于其自身的善变性及一些思想的适用性,在一定程度上能更好地促进现代化的发展。那么,儒学如何推动现代化?而推动儒学现代化的核心是推动儒家信仰建设。我们应该秉持何种态度面对且应有何种作为?对此,谢遐龄教授强调:对于国家,国家行为是最大的助推力;对于学者而言,应该还原历史真相做深入研究,而对媒体而言,需谨慎处之。

2018.05.15
专访谢遐龄(中):传统复苏需抓住“天道”这个核心
NO.3

专访谢遐龄(中):传统复苏需抓住“天道”这个核心

中华传统文化的复苏,既是我们的机遇,也是时代赋予的使命。作为研究者,不仅要研究好典籍,为了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目标,还必须按照现代的语境对儒学重新阐释,即“创造性地转述”。

2018.05.15
王学典:传统文化的复兴还没真正到位
NO.2

王学典:传统文化的复兴还没真正到位

传统文化必须复兴,因为它前期被贬得太厉害了,这是一种反弹,但还没反弹到足够高度。也正因为此,我不认为传统文化的复兴过了,事实上这种复兴还没到位。

2018.05.11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NO.1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发展中,天命信仰和庞杂的神祇体系形成一个整体。中华民族的发展是个整合过程。不同来源的民族、部族整合在一起,他们的神与地方神、自然神、行业神等也整合在一起——这个庞杂的神祇体系是在上天(昊天、天命)统领下整合起来的。

2018.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