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词人晏殊为何不喜欢“青楼才子”柳永?
国学

大词人晏殊为何不喜欢“青楼才子”柳永?

2019年03月16日 10:47:26
来源:美袍与虱子

晏殊不仅不喜欢“青楼才子”柳永,甚至讨厌自己的学生欧阳修,这是性格造成的,也是世界观造成的,更是人生经历造成的。

null

晏殊,字同叔,抚州临川(今江西抚州临川区)人,从小绝顶聪明,是个“神童”。14岁时,他被人推荐参加童子试,在殿试中“神气不慑,援笔立成”,因此脱颖而出,受到皇帝宋真宗的赏识,赐进士出身,授秘书省正字,14岁就成了官员。

晏殊入仕后,历任太常寺丞、太子舍人、知制诰、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集贤殿学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成为了宰相,显赫一时。而关键,他还是个朝野闻名、妇孺皆知的“青词宰相”,词写得好,到处传唱。

这样一个衷情于词、又是词中宰相的人,自然得到词中高手们的仰慕,那些才子都想得到有共同爱好的宰相的青睐,他们像李白一样,“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希望以自己的佳作作为投名状,通过宰相的青睐而顺利进入仕途。青年时期的柳永也不例外,他读书破万卷,满腹学问,填得一手好词,自然去向这个“青词宰相”示好。

null

柳永经过一番犹豫,终于鼓起勇气叩开了宰相的大门。晏殊还真召见了他,毕竟柳永的词名很大,在民间,尤其是青楼,甚过晏殊,晏殊问:“贤俊作曲子么?”柳永回答说:“如您一样,爱之如命。”晏殊鼻子里却哼哼,不屑道:“我虽作曲子,却不曾作什么‘针线慵拈伴伊坐’。”柳永一听,完全不对路,看来宰相对他真的不屑,只得悻悻而退,科举的道路也因此受阻。晏殊不喜欢柳永,更多的是因为柳永的词不入眼,他不喜欢把词写得那样“浪荡”。而不喜欢欧阳修,却是因为欧阳修讲话太耿直,对老师的不是也直接挑刺。

欧阳修参加科举考试的礼部会试的时候,晏殊是主考官。当时会试考题是《司空掌舆地之图赋》,十分僻涩,很多考生偏题,欧阳修不仅扣题准,而且文采好,结果得了第一名,被晏殊确定为“会元”,从此,欧阳修对晏殊执弟子礼,以门生自称。

但是,后来欧阳修当了大官,有一个雪天去看望晏殊,当时西边夏国入侵,军务繁忙,欧阳修担心老师操劳过度,因此去看老师,但到了之后,却发现老师在喝酒聊天,莺歌燕舞,毫无军情紧迫之象,便写了一首《晏太尉西园贺雪歌》,劝勉老师,中有“须怜铁甲冷彻骨,四十余万屯边兵”之句,无异于说老师作为宰相,不顾国家安危,只顾自己玩乐。

null

这就打了老师的脸了,欧阳修也是有名的大诗人,他的诗一出就朝野皆知,晏殊因此特不高兴,后来气愤地对人说:“昔韩愈亦能作言语,赴裴度会,但云:‘园林穷胜事,钟鼓乐清时’,不曾如此作闹。”当年韩愈对裴度也顶多只说“园林穷胜事,钟鼓乐清时”,而他欧阳修在同种情境下,却讽刺挖苦,朋友尚不如此,何况对老师?

后来,凡遇讨论欧阳修时,晏殊都会说:“吾重修文章,不重他为人。”《邵氏闻见录》一书也明确记载说:“晏公不喜欧阳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