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功甫帖》为何厉害?看完后不得不服
国学

苏东坡《功甫帖》为何厉害?看完后不得不服

2019年06月26日 09:56:49
来源:书法入门

在中国收藏界,2014年有一件热闹非凡的公案——“《功甫帖》事件”。这件由宋代大文豪书写、仅有“苏轼谨奉别功甫奉议”这短短九个字的临别便签,在2013年9月纽约苏富比拍卖中以822.9万美元(约合5037万元人民币)的高价被上海收藏家刘益谦收购。随后有上博专家称此帖为伪作,引起轩然大波......

苏轼《功甫帖》赏析

本人撰写此文并不是要趟《功甫帖》 真伪的浑水, 而是想借此帖来解析苏轼中期书风的形成要素及原因, 来使大家回归书法, 从正面解读、欣赏这件作品。(图1)

图1

一个书法家书风的形成, 往往要受诸如:1.社会人文背景。2.书写姿势,包括坐姿、执笔与运笔。3.工具材料。4.学书经历等因素的影响。

01/关于社会人文背景

马宗霍《书林藻鉴》 总结宋代书法之弊为: 

1.宋代刻帖盛行,唐人学二王,多取真迹,宋人取阁帖。如《淳化阁帖》,由于王著鉴赏水平不高,收入许多伪帖。 

2.士大夫不重视书法,如欧阳修云:“余尝与蔡君谟论书,以谓书之盛莫盛于唐,书之废莫废于今,今文儒之盛,其书屈指可数者无三四人,非皆不能,盖忽不为尔。” 

3.趣时贵书。如李宗谔主文既久,士子皆学李书,肥扁朴拙,以投其好,用取科第。宋宣献公绶作参政,倾朝学之,号曰“朝体”。韩忠献公琦好颜书,士俗皆学颜书。及蔡忠惠公襄贵,士庶又皆学之,王文公安石作相,士俗亦皆学其体。此皆见于米芾《书史》,所谓趣时贵书者也。

另外, 笔者认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禅宗的兴盛,重顿悟而轻渐修。书法理论中也多以禅喻书,如黄庭坚《自评元祐间字》云:“盖用笔不知禽纵,故字中无笔耳。字中有笔,如禅宗句中有眼,非深解宗趣,岂易言哉。” 

所以, 书史称宋人为尚意书风,非独尚晋人之意,更兼有一种禅意。由此,就宋人书法的技术水平来说,叠经五代十国的丧乱,已毫无唐人的沉雄壮阔,呈现出的是一股空灵、清秀的文人气息。

02/《功甫帖》的用笔特点

黄庭坚《跋东坡<水陆赞>》云:“东坡此书圆劲成就,所谓‘怒猊抉石,渴骥奔泉,’恐不在会稽之笔,而在东坡之手矣。……士大夫多讥东坡用笔不合古法,彼盖不知古法从何出尔。……或云:‘东坡作戈多成病笔,又腕著而笔卧,故左秀而右枯。’此又见其管中窥豹不识大体,殊不知西施捧心而颦,虽其病处,乃自成妍。”

又宋陈师曾《后山谈丛》云:“苏黄两公皆善书,皆不能悬手。……而苏公论书,以手抵案,使腕不动为法,此其异也。”

以上两则说明,一,东坡不能悬腕作书;二,用笔不合古法。 

书法的用笔包括执笔与运笔,执笔决定运笔。当时的执笔正如黄庭坚所《跋与张载熙书卷尾》云:“凡学书欲先学用笔,用笔之法欲双钩回腕、掌虚指实,以无名指倚笔则有力。” 

即现在的双苞五指执笔法,为宋人普通执笔法,由于运用广泛,宋人遂以为此法即古法。与之相对的就是单苞法,即单钩法。(图2)

图2

唐代中晚期,由于桌椅的逐渐使用,使坐姿不断升高。书写姿势随之作相应调整,执笔由斜渐趋竖正,出现单苞、双苞执笔并用的时期。如唐韩方明《授笔要说》云:“夫书之妙在于执管,既以双指苞管,亦当五指共执,其要实指虚掌,钩擫讦送,亦曰抵送,以备口传手授之说也。世俗皆以单指苞之,则力不足而无神气,每作一点画,虽有解法,亦当使用不成。” 

笔者以为书法史上的每一次变革都是由上而下的,执笔的调整亦是如此。到宋代双苞成为普遍的执笔法,逐使大家认为双苞为古法,而以单苞为异端了,而东坡正好是单苞枕腕的异端。 

这里我们先回顾一下东坡的学书经历,黄庭坚《山谷题跋》云:“东坡道人少日学《兰亭》,故其书姿媚似徐季海,至酒酣放浪,意忘工拙,学特瘦劲如柳诚悬。中岁喜学颜鲁公、杨风子,其合处不减李北海。至于笔圆而韵胜,兼以文章妙天下,忠义贯明,本朝善书,自当推公第一。”

图3:苏轼行楷书《前赤壁赋》局部

这里提到徐季海,即徐浩,后人逐以为东坡早年曾学徐书,其实并非如此。(图3)《授笔要说》云:“徐公曰:‘执笔于大指中节前,居动转之际,以头指齐中指,兼助为力,指自然实,掌自然虚。虽执之使齐,必须用之自在。’”

徐公即徐瓚,为徐浩长子。徐浩《古迹记》云:“臣长男瓚,臣自教授,幼勤学书,在于真行,颇知笔法,使定古迹,亦常胜人。” 

由此可知,徐瓚执笔双苞,可知其父亦必如此。笔者以为东坡单苞是他早年学晋人所领悟到的,其书风更近于王僧虔。(图4) 

图4

因为晋人多为单苞执笔,晋人也讲指实掌虚,到唐帖后期由于书写姿势的提高,单苞执笔由于“今人皆置笔当节,碍其转动,拳指塞掌,绝其力势。” (《授笔要说》) 

其结果是使点画骨力不足而无神气。单苞执笔由于易使拳指塞掌,有碍于腕力的发挥而遂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东坡自己也明确地说:“欧阳叔弼云:‘子书大似李北海。’予亦自觉其如此。世或以为似徐书者,非也。” 

那么, 东坡是如何调整的呢?其《论书》云:“把笔无定法,要使虚而宽。”又云:“仆以为知书不在笔牢。浩然听笔之所之,而不失法度,乃为得之。” 

以牺牲指实,换取用笔的灵动娟秀,当然作为书法来说,单有灵动娟秀是不够的,必须同时具备圆劲。因为高位单苞执笔写出的点画容易“右秀右枯”,笔者以为,“秀”是因为字的左半部离腕远,腕运灵活;而“枯”是因为字的右半部离腕近,枕腕有碍腕的灵活运用,所以缓滞。 

特别是“戈”笔容易过于臃肿,怎么避免这个毛病呢?就是在用笔上加强顺逆转化,强调逆势,这就是我们在《功甫帖》中看到那么多顿挫用笔的原因。(图5)

图5

关于《功甫帖》的书写时间,翁方纲跋云:“东坡公集中与郭功甫尺牍五首,皆倅杭时作。先生熙宁四年十一月到杭州通判任。正是功甫以奉议郎致仕之时。则此迹当在熙宁四五年间。坡公年三十六七时也。神采奕奕。照映古今。信苏书中神品。” 

图6 苏轼《治平帖》局部

早此两三年的有《治平帖》(图6),与此同时的作品有《致运句太博帖》、《廷平郭君帖》、《盗贼纵横帖》、《钱塘帖》(图7)等。 

图7《致运句太博帖》

如何才能达到神采奕奕呢?就是要强调书写的节奏。宋人尚意除去前面所说的禅意外,就是尚晋人之意,晋人尚韵,所以,宋人也尚韵。由于执笔的原因,东坡的用笔自然要节奏舒缓一点,以使点画圆润凝重。

以强调用笔的顺逆转化及节奏来体现用笔的力度,如“苏”、“功”、“奉”三字用笔迟重,而“谨”、“别”、“议” 相对用笔明快。 

此作比其同时期作品笔力骨格要硬朗许多,应该是其中年学颜书后的力作。至于他晚年取法李北海,则是为了再进一步加强笔势,因为高姿单钩执笔使腕的运用不够充分,影响笔力的发挥。而李北海的斜势用笔正好可以补其不足,这与元代赵孟頫的晚年取法李北海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

03/关于古代的摹书

作为书法的复制来说,摹是最易得其形似的。其法,徐邦达讲得很清楚,其云:

“摹书有三种方法:先勾后填;不勾径自影写;勾摹兼临写,又修饰之。

第一种,古法先用涂熨黄蜡较透明的纸(称为硬黄)蒙在原迹上面,以淡墨作细线依笔法勾出一个字的轮廓来,然后取下,以浓淡干湿墨填成之,所以也称为双勾廓填。 

第二种,以纸蒙在原件上,径用浓淡墨依样摹写。第三种,先勾淡墨廓后,再用笔在廓中摹写(有异于不见笔法的填墨),碰到虚燥笔锋处才略为填作。以上三法,因为勾摹时必须映于向明处(古代没有透明纸),所以都可称之为‘响拓’。

唐‘弘文馆’设有专门摹拓书法的人员,太宗朝(贞观)如冯承素、诸葛贞、赵模、韩道政、汤普澈等,都是传名千载的好手。现在我们还能看到武后万岁通天年间摹的王方庆进王氏一门书帖,即《万岁通天帖》,真可谓‘下真迹一等’。

因为其目的是仅为留一副本,不以欺人,它把原纸上破缺处都以细线框出,否则真不容易使人望知是个摹本呢!当然,这三种方式也往往都有缺点,例如有一些勾摹者不太懂得行草书的写法,有时会将牵扯丝的笔划搞错。 

例如唐摹王羲之《平安帖》中的‘馀’字等等,很容易明显看出来。同时,又容易在起笔处显得不太自然(特好的例外)。还有一些集字勾摹的,在字与字、行与行之间,更都有不呼应、不贯气的现象,如所谓王羲之书锺繇《千字文卷》,由此可见一斑。” 

图10 王羲之《平安帖》“余”字

摹榻书法的纸,要求薄而透明,一般多用蜡砑光,纸质紧密。即使如此再逼真的摹写也会露出不自然的痕迹,比如下真迹一等的《冯摹兰亭》、《万岁通天帖》等都有明显的勾摹痕迹。

而《功甫帖》用墨沉稳,其纸较厚,似未经施蜡,不适宜摹书,若施蜡易使墨色飘浮,更不可能有墨色轻微渗化的效果。摹书必定会于牵丝映带之处,有牵强不自然之处,而《功甫帖》没有,所以《功甫帖》 是自然书写出来的效果,非摹本。

作为欣赏一件作品亦或是鉴定一件作品,以上几点是最为重要的,古人所谓目鉴,指的就是这个。这是需要欣赏者或鉴定者具备一定的书法基础,一定的历史文化素养,才能与古人在某些方面产生共鸣,有共鸣我们才能从正面解读出一些不为人注意,别人看不到而古人已在作品中表露得很清楚的信息,指引我们进入他们的精神世界,与之神行。这才是欣赏者、鉴定家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