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与长安、洛阳齐名的名都 为何会沦落得毫无存在感
国学

汉代与长安、洛阳齐名的名都 为何会沦落得毫无存在感

2019年06月28日 15:27:20
来源:文史宴

如今的南阳是一个内陆三线城市,但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代,却是五大都会之一,跻身“北上广深”序列,兼之人文荟萃,中国历史上的十多位圣人中,就有四位出自南阳:商圣范蠡、科圣张衡、医圣张仲景、智圣诸葛亮出生或生活在这里。

曾有好事者以姜姓吕氏封于南阳,附会出一个谋圣姜子牙来,这就像说秦始皇是赵国人一样可笑。若一定要凑足五圣,大可以将光武帝刘秀列入其中。刘秀的历史功绩虽有水分,但历来受到士大夫阶层的推崇,称其“内圣外王”。

南阳市位于河南省西南部,豫鄂陕三省交界处,为三面环山、南部开口的盆地,地处伏牛山以南,汉水以北。

南阳市行政区划

上古时期,传说尧帝的儿子朱,最初被封于丹渊,其封地在今南阳淅川县的丹水流域,故称之为丹朱。即《尚书·逸篇》所载“尧子不肖,舜使居丹渊为诸侯,故号曰丹朱”。

还有一种说法,大禹将今南阳邓州作为都城,称其出自杜佑《通典》:“邓为禹都”。但经笔者查阅资料,这一说法始见于北宋的地理著作,似乎是对《通典》原文“邓州本夏禹之国”的误读,只能说这里属于传说中的大禹封国的范围。

西周时期,南阳因为在成周洛邑以南,属于《诗经》中的“周南”地区。在这片土地上,周天子分封了申、邓、吕、谢、郦、蓼等诸侯国,成为江汉一带的屏障和桥头堡。而楚国先祖也在丹阳(淅川县境内)建立起自己的第一个国都。后来楚国国力渐盛,迁往郢都,挥师向北扩张,在这里设立宛邑。   

先秦风云:五羖开秦霸,陶朱麾越甲

春秋战国时期,南阳地区虽然长期属楚,但从这里走出的两位大神级人物,分别开启了秦国和越国的霸业。

一位是百里奚。他本是虞国大夫,晋献公假途伐虢,灭掉虞国,俘虏了虞君和百里奚。当时晋献公将长女嫁与秦穆公为夫人,百里奚便被当作陪嫁的奴隶送到秦国。

百里奚逃往宛邑,被楚国人扣押。秦穆公听说百里奚有才能,想用重金赎买他,又怕楚国怀疑,就派人对楚国说想用五张黑色公羊皮赎回这个奴隶,楚国同意了。秦穆公向他询问国家大事,他推辞说:“臣亡国之臣,何足问?”秦穆公说:“虞君不用子,故亡,非子罪也。”两人畅谈数日,秦穆公十分赏识,授以国政,号称五羖大夫。

百里奚,五羊皮

百里奚为相期间,内修国政,外和强晋,为秦国的崛起做出了巨大贡献。秦人俱归功于他,传颂不绝,至战国秦孝公时,尚有人在商鞅面前称颂百里奚,说他“相秦六七年,而东伐郑,三置晋国之君,一救荆国之祸。发教封内,而巴人致贡;施德诸侯,而八戎来服。由余闻之,款关请见。”特别是由余入秦,并国十二,开地千里,称霸西戎,使秦穆公位列春秋五霸之一。

春秋后期,宛邑三户人范蠡与文种一道入越。越国会稽大败于吴后,范蠡劝勾践答应吴国的任何条件以求保全社稷。按照吴越双方议和的条件,越王勾践将要带着妻子到吴国当奴仆。范蠡自告奋勇,愿与同行。

君臣二人韬光养晦,尽心服侍夫差,使其丧失了警惕。回国以后,范蠡辅佐勾践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向夫差进献美女,消磨其意志。

公元前476年,夫差倾全国之力,北上中原争霸,使国力严重消耗,后方空虚,范蠡建议勾践立即兴兵伐吴。经过三年的苦战,吴军全线崩溃,吴王夫差逃到姑苏台固守,同时派出使者向勾践乞和,希望勾践也能像二十年前一样,允许保留吴国社稷,而自己也会反过来服侍勾践。勾践动摇了,范蠡陈述利弊,最终拒绝了这一条件,夫差羞愤自杀。

灭吴以后,范蠡功成身退,化名鸱夷子皮,泛舟五湖,以经商为业。他劝文种一同隐退,文种不听,最终自取杀身之祸。

经商期间他三次经商巨富,三次散尽家财,后定居于宋国陶丘,自号“陶朱公”。世人誉之:“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后代生意人多供奉他的塑像,成为财神之一。范蠡不仅善于理财,又富于儒商精神,因此被尊为“商圣”,如今仍被供奉在南阳财神庙正堂。

范蠡也是南阳人

秦昭王三十五年(公元前272年),秦国最终夺取了此地,初置南阳郡。根据《读史方舆纪要》的说法,“在中国之南而居阳”,故称南阳,这便是这一地名的由来。   

两汉荣光:帝乡白云起,飞盖上天衢

秦统一以后,“迁不轨之民于南阳”,强迫六国富豪、商人及手工业者云集南阳,客观上促进了南阳经济的发展。西汉时期,南阳郡属荆州刺史部,辖36县,地域广袤,除今天南阳地区全部外,还包括平顶山地区和襄阳地区的一部分。

南阳古灌区与关中郑国渠、蜀郡都江堰齐名,并称三大灌区。如汉元帝时,南阳太守召信臣兴办水利,“起水门提阏凡数十处,以广灌溉,岁岁增加,多至三万顷,民得其利,蓄积有余”。其中以六门陂为著名,它位于穰县之西,设三水门引水灌溉,元始五年又扩建三石门,合为六门。

南阳的手工业和冶铁业发达,成为设工官的9个地区和设铁官的46个地区之一。这些都促成南阳成为与洛阳、邯郸、临淄、成都并列的一线城市。

也正是在汉元帝时期,长沙王一系的舂陵侯家族迁居南阳蔡阳县白水乡(今湖北省枣阳市郭庄镇),又开启了一段辉煌的历史。西汉后期,王氏外戚专权,王莽又以改革派的身份登上权力巅峰,并最终代汉,建立了新王朝。但其无厘头的理想化改革造成了巨大混乱,加之天灾横行,绿林赤眉起义,天下大乱。

刘縯刘秀兄弟,依托南阳豪强,并与绿林军联合,取得宛城、昆阳之战一系列大捷,动摇了新莽的统治。后来刘縯在内讧中被杀,刘秀忍辱负重,前往河北二次创业。期间形成了南阳功臣集团,如邓禹、贾复、岑彭、马武等人,甚至河北集团的首座吴汉也是南阳籍贯。

因此在东汉建立以后,刘秀通过政治运作,使南阳集团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又改舂陵乡为章陵县,设庙祭祀四代直系宗亲,与长安洛阳二庙共同构成东汉的宗庙体系。南阳成为名副其实的“帝乡”。

南阳成为天下雄郡,有刘秀的原因

南阳太守杜诗修治陂池,开垦土地,使全郡可灌溉农田达四万顷,又推广水力鼓风机,大大提高了冶铁效率,提高了冶铁工艺水平。他与召信臣一起,被南阳民众亲切称为“召父杜母”。豪强勋贵的庄园经济也在皇权的庇护下,不断发展,至汉和帝时,南阳人口240多万,成为天下第一大郡。

经济的发展也催生了科技文化的发展。南阳西鄂人张衡,是东汉初蜀郡太守张堪的孙子,从小就善写文章。他在长安洛阳游历,入太学学习五经六艺,曾写下规模宏大、汪洋恣肆的《二京赋》,名震京华。

不仅如此,他还致力研究天文、阴阳、历法等学科,创制浑天仪,以演示日月星辰的运行,又造地动仪,以遥测地震方位(存疑)。后世把张衡称为“木圣”,近世为了弘扬科学精神,改称“科圣”。国际天文组织于1970年将月球背面的一个环形山命名为“张衡环形山”,又于1977年将小行星1802命名为“张衡星”。

另有医圣张仲景,是与华佗同时期的人物,但因《三国志》不载,所以往往被归结为东汉人物。据史书记载,东汉桓帝时大疫三次,灵帝时大疫五次,献帝时疫病流行更甚。成千上万的人被病魔吞噬,以致造成了十室九空的空前劫难,南阳地区也接连发生瘟疫大流行。

张仲景的家族本来人丁兴旺,自从建安初年以来,十年间,有三分之二的人因瘟疫而死亡,其中死于伤寒者竟占十分之七。对此,张仲景痛下决心,潜心研究伤寒病的诊治。

张仲景祠

此后他短暂出任长沙太守(存疑),一边治理郡县,一边开堂坐诊,故长沙亦有张仲景祠。他借此将自己多年对伤寒症的研究付诸实践,进一步丰富了自己的经验,提高了自己的认识。经过数十年含辛茹苦,他终于写成了《伤寒杂病论》,后辑佚为《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成为继《黄帝内经》后又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医学著作。   

三国魏晋:三顾隆中对,好为梁甫吟

三国时代,随着魏蜀吴三方势力的陆续成形,南阳荆襄一带成为三国交错之地,并随着人员往来,成为著名的人才集散地。

如果说起南阳的代言人,任何一个学过中学语文的人,都能脱口而出“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的诸葛亮。不过对于诸葛亮究竟是哪里人,却又一段公案,虽然是一个老话题,但笔者觉得仍有必要说个明白,以正视听。

诸葛亮所在的隆中,根据考古订正,位于今湖北省襄阳市以西13公里处。但以汉代的行政区划,这一地区处于南阳郡的边缘地带,古人更重郡望,所以诸葛亮自称“躬耕于南阳”也是没有问题的。

立于南阳卧龙岗的武侯祠,千百年来不断重修奉祀,已成定规。襄阳古隆中则因地处偏僻,人气稍弱,明朝时,襄王朱见淑因营建王陵,将原有建筑和碑刻毁坏。况且诸葛亮是属于全中国的,山东沂南孔明故居和四川成都武侯祠,也并未争讼。

诸葛亮是属于全国的诸葛亮

南阳北可至洛阳,西可入关中,南可临荆襄,东可通淮汝,人口粮草充足,袁术、张绣先后占据这里。曹操两征张绣,在南阳境内发生了著名的淯水之战、穰城之战,其中淯水之战曹操痛失曹昂、典韦,可以说这里是他的伤心地。

而漂泊半生的刘备,辗转投奔刘表,屯驻新野。建安十二年,刘备前往隆中拜访诸葛亮,诸葛亮向刘备献上了《隆中对》。从此刘备如鱼得水,最终开创季汉,可以说这里是他的龙兴地。

建安十三年,曹操亲率大军南下,刘表病死,次子刘琮代立,遣使者投降曹操。刘备屯兵于樊城,不知道曹军的突然到来,直到曹军抵达宛城时才发现。刘备不忍抛弃跟随的百姓,上演了携民渡江的壮举。

赤壁之战后,荆州由三家瓜分,曹操将荆州刺史部移至新野,南阳一跃成为州治所在,曹丕时又分南阳郡置义阳郡。

而三国也各自在南阳吸收了不少人才,蜀国除诸葛亮外,还有南阳人黄忠李严、义阳平氏(今桐柏县西南)人魏延;曹操在刘琮投降之际,起用了南阳宛人文聘,官至江夏太守、后将军。吊诡的是,后来翻越阴平小道,灭亡蜀国的邓艾,也是义阳棘阳(今新野县东)人。从某种意义上说,蜀汉兴也南阳,亡也南阳。

兴蜀之诸葛亮与灭蜀之邓艾,都与南阳颇有渊源

西晋建立以后,置南阳国,辖十四县,封司马炎第三子司马柬于此。司马柬沉着聪明有器量,深受其父喜爱,后改封秦王。永嘉之乱后,其过继子司马邺被拥立为皇太子,即皇帝位,是为晋愍帝。不久刘曜围攻长安,晋愍帝出降,标志着西晋的灭亡。   

安史之乱:时穷节乃见,喋血守孤城

经过南北朝大乱世,南阳地区的行政区划也变得复杂起来。隋初罢南阳郡,置邓州,隋炀帝复置南阳郡,但已不是汉代的大南阳郡,而是分属于南阳郡、淯阳郡、淅阳郡、淮安郡、舂陵郡。唐初再次罢郡设州,在南阳地区置宛州、淯州、邓州、唐州、纯州、郦州、淅州等,后来宛州并入邓州。唐玄宗天宝初,邓州改回南阳郡,唐肃宗乾元初,又改回邓州。

经过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南阳农工商业繁荣。李白曾游览南阳,吟出《南都行》一首:

南都信佳丽,武阙横西关。白水真人居,万商罗鄽闤。

高楼对紫陌,甲第连青山。此地多英豪,邈然不可攀。

陶朱与五羖,名播天壤间。丽华秀玉色,汉女娇朱颜。

清歌遏流云,艳舞有馀闲。遨游盛宛洛,冠盖随风还。

走马红阳城,呼鹰白河湾。谁识卧龙客,长吟愁鬓斑。

而安史之乱的爆发,将大唐盛世之梦打得粉碎,一时间天下动荡,南阳人再次谱写了可歌可泣的故事。

张巡,《旧唐书》记作“蒲州河东人”,《新唐书》记作“邓州南阳人”,而最早提及张巡籍贯的,则是中唐柳宗元所写的《唐故特进赠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大都督南府君睢阳庙碑并序》中“南阳张公巡”。考虑到柳宗元本身就是河东人,时间上又较近,应该比较可信。

张巡博览群书,通晓战阵,于开元末中进士,历任太子通事舍人、清河县令、真源县令。天宝十四载,安史之乱爆发,数月后,安禄山就攻陷东都洛阳,称帝建号。由于承平日久,叛军势大,一些地方官员望风而降。次年,叛军攻陷宋、曹等州,谯郡太守杨万石投降,而真源县属谯郡管辖。杨万石降敌后,又逼张巡为长史,并令其接应叛军。张巡大怒,起兵对抗叛军,响应者千余人。

在之后的近三年时间里,张巡以一支弱旅转战雍丘(今河南杞县)、宁陵(今河南宁陵县)、睢阳(今河南商丘),屡挫强敌。

至德二载, 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突厥、同罗、奚族等部精锐,共十几万人,进攻睢阳。张巡激励将士防守反击,大败叛军。七月,叛军再次强攻睢阳。守军只剩千余人,每日才能分到一勺米,只好吃树皮和纸,瘦弱得拉不开弓,而且外无救兵。叛军受挫后,围城挖壕,壕外再筑栅栏,以作长期围困。

到此为止,张巡堪称不世出的英雄豪杰,但此后的吃人守城则带来了无尽的争议,且将继续争议下去。虽然最后睢阳城陷,张巡战死,满城百姓也不剩多少了,但终究是遏止了叛军南犯之势,遮蔽江淮,使东南地区免于兵灾。千秋功罪,只能留待后人评说。

无独有偶,在张巡的家乡南阳,也在发生过程相近,但争议要少得多的故事。

南阳对遏止安史之乱有巨大作用

天宝十五载,鲁炅出任邓州刺史、南阳太守、兼南阳守捉、防御使。不久又升南阳节度使,率领岭南、黔中、山南东道的五万军队驻扎在叶县北面,防备安禄山。三月,鲁炅在滍水南面修筑营寨,四面深挖壕沟据守。 叛军绕到右侧顺风放火,浓烟飘向营垒,士兵们不听劝阻,顶着木板逃跑,阵脚大乱,鲁炅等人逃脱,余众溃散。

至德二载,鲁炅召集打散的军队退守南阳,遭到叛军围困。不久,潼关失守,叛军让哥舒翰召他出来投降,被严词拒绝。叛军再派武令珣前来进攻,数月未能攻克。城里粮食耗尽,就煮弓箭上的牛筋来吃,米每斗卖到五万钱,一只老鼠卖到四百钱。

五月十五日,鲁炅率领数千士兵突围而出,逃往襄阳,叛军尾随追击,鲁炅拼死战斗两天,迫使叛军撤回。当时叛军想攻打江汉一带,幸亏鲁炅守住要道,南方得以保全。

南阳在唐朝政局中的作用不止如此。时至中唐,志在削平藩镇的唐宪宗,任命李愬为左散骑常侍、兼邓州刺史、御史大夫、随唐邓节度使。李愬以此为基地,雪夜袭蔡州,是“元和中兴”重要的一步。   

宋元变局:自古兵家地,一举天下惊

北宋年间,南阳归京西南路管辖,节度上设武胜军,行政上设唐、邓二州。由于唐朝区划变迁的影响,在后来人们的概念里,邓州和南阳郡可以划等号,因此在《宋史·地理志》中,邓州、南阳郡、武胜军节度并写。

政和二年,邓州由上州升格为望州,经济文化得到长足发展。庆历五年,范仲淹出知邓州,为邓州的人文历史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但好景不长,随着靖康之乱的爆发,北宋灭亡,南阳地区再次成为南北争夺的焦点。南宋初年,邓州属宋;绍兴十一年,宋金和议,邓州割让给金国。

金大正八年(1231年),蒙古三路进金,由托雷部强行借道宋境,从大散关沿汉水千里大迂回,在邓州、唐州方向袭击金国后方。金军主力完颜合达部从潼关南下驰援,但次年正月,窝阔台部攻克郑州,汴京岌岌可危,金哀宗急命完颜合达回师勤王。

拖雷尾随而至,一路袭扰金军。当金军走到钧州(今河南禹州)三峰山时,携带的粮草已经告罄。拖雷首先占据三峰山,被金军优势兵力包围,此时天气突变,大雪纷飞,金军“僵冻无人色,几不能军”,而蒙古军则习惯于在寒冷的气候下作战。

蒙古军反围金军,轮番冲杀,并故意让开一条道路。金军慌不择路,向钧州突围,蒙古军趁势追击,将其拦腰截断,迅速演变成一边倒的屠杀。此役金军主力十五万全军覆没,兵不复振,灭亡已成定局。

蒙古灭金的关键战役与南阳关系重大

南宋在备战上与金国的颟顸形成鲜明的对比。南宋嘉熙年间,邓州人王坚在今南阳杏山一带屯田练兵,侦知蒙古军在丹江沿岸建造船只,准备南下攻宋。他凭借着熟悉的地形,尽焚其战船木材。此后他多次击败蒙古军,以战功升任团练,驻守合州,参与收复兴元(今陕西汉中)的作战。宝祐二年(1254年),升任兴元都统,兼知合州。

王坚调集军民数万,加固钓鱼城,在城上开凿大小“天池”养鱼,修筑从主城至南北江边的城墙,阻敌于城墙与江流之外。钓鱼城成为川陕民众聚集的军事重镇。

宝祐六年(1258年),蒙哥汗亲自督战,猛攻钓鱼城。王坚据险守城五个月,蒙古军不能下。七月,蒙哥命人于钓鱼城东面高地上筑台,以侦查城中情势。王坚早有准备,当蒙哥登台了望时,命人放石炮将其击成重伤(一说蒙哥未被击伤,患病而死)。次日,王坚又将天池中两条大鱼和面饼投于城下,并致信蒙哥“尔再攻十年,城亦不可得”。蒙哥又急又怒,创伤迸发,不久死于温泉寺中。

此战不但迫使蒙古军中止攻宋,甚至远征西亚的旭烈兀听到消息后,也率主力返回蒙古草原,埃及转危为安。西方人称之为“上帝折鞭”。

钓鱼城也留下了南阳人的痕迹

而随着忽必烈称帝,元军卷土重来,南阳成为南下荆襄的前进基地,至今南阳地区仍有不少蒙古族聚居。

而又是南阳人,为蒙古灭宋敲上了最后一颗钉。邓州穰县人刘整有智谋,善骑射,人称“赛存孝”,因受南宋将领吕文德的排挤,愤而降元。他向忽必烈提出“欲灭南宋,先取襄阳”的战略,成为元朝水军的创始人之一。至正十年(1273年)正月,阿术、刘整水陆并进,攻破樊城,襄阳投降,南宋大势已去,迅速灭亡。   

明清旧梦:唐王有遗脉,南明终难鸣

明朝初年,沿袭元朝旧制,设置南阳府,辖南阳、南召、唐县、泌阳、桐柏、镇平、新野、内乡、邓州等地。

南阳是朱元璋第二十三子唐王朱柽的封地,永乐年间在南阳城内建造了规模宏大的唐王府,成化年间又建造九座郡王府。随着朱元璋那套反人类的祖制逐渐松动,南阳的商业随之活跃,山、陕、江、浙、川、鄂客商纷至沓来,各种商务会馆、公馆在各地兴起,粮食、棉花、生丝、烟草、绸缎、油料、皮毛、木材、药材等大量涌入市场,并行销全国各地。

靖难之役中,邓州人铁铉诠释了千秋忠义。铁铉时任山东参政,燕军南下,他与都指挥盛庸歃血为盟,死守济南。朱棣围攻三月不克,计划决水淹城,铁铉以诈降之计,引诱朱棣入城。入城之际,铁铉命人用铁闸伏杀朱棣,却只砸中了马头。朱棣恼羞成怒,又用火炮轰击城墙,铁铉在城头张挂明太祖像,使济南得以保全。相持三月,铁铉招募壮士,出奇兵袭扰燕军,迫使朱棣退回北平。

建文四年(1402年),燕军绕过防守严密的济南,沿大运河南下,最终攻占京师,建文帝下落不明。朱棣复攻济南,铁铉不肯投降,终因寡不敌众,城池陷落。

铁铉后在淮南被俘,押送京师,宁死不跪。盛怒的朱棣将他凌迟处死,父母发配,长子充军,妻女籍没教坊司。明神宗时,终于下诏为铁铉等七位建文忠臣立庙。南明弘光帝时,追赠铁铉为太保,谥忠襄。

济南铁公祠,供奉着南阳人铁铉

另一位邓州人李贤,亦有追赠三公之荣耀。正统十四年,李贤随明英宗出征,在土木堡之变中侥幸生还。景泰二年,迁兵部右侍郎,转户部侍郎,次年又转吏部右侍郎。明英宗复辟后,为内阁学士,迁吏部尚书,又加太子太保。

他为于谦鸣不平,并劝告英宗摒除所谓“夺门功臣”。明宪宗即位后,又加少保、华盖殿大学士、知经筵事。李贤去世时,追赠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极尽哀荣。

明末的第十一世唐王朱聿键,目睹山河破碎,于崇祯九年率护军北上勤王。因此举违反宗室条例,被免为庶人,圈禁在凤阳。

隆武帝早年被崇祯虐得够呛

1644年,崇祯帝在北京自缢,众臣拥立福王之子朱由崧为帝,在南京即位,年号弘光,大赦天下。朱聿键也被释,并封为南阳王。1645年,弘光帝被清军俘获,郑芝龙、黄道周等人拥立朱聿键监国,随即于福州登基称帝,改元为隆武。

朱聿键虽然贤明,有志恢复故土,在多数跟猪相差不大的明朝宗室中实属难得,然而明朝积重难返,大势已去,南明内部也存在唐王鲁王之争,双方甚至互杀来使;以郑芝龙为代表的地方实力派,也拥兵自重,架空了隆武小朝廷。

1646年,清军进攻福建,黄道周组织义军抗清,兵败被俘,慷慨就义。情急之下,朱聿键“御驾亲征”,郑芝龙却突然反水降清。朱聿键在汀州被清军追上,一说死于汀州正堂之上,一说被俘后绝食而死。他终究没能像光武帝一样中兴明朝。

清朝康熙年间,南阳武侯祠、山陕会馆等古建筑巍巍壮观,富丽堂皇,这里是北京通往湖广和云贵川的交通要道,陆路驿道与水路码头相接,有“南船北马”之称。山、陕、江、浙商贾云之集,工商业兴旺,南阳成了豫西南的经济中心。光绪十年,镇平开始生产丝绸,并远销欧洲及东南亚各国。邓州是彭而述、彭始抟父子进士的故乡。

进入民国以后,由于中国的政治经济重心彻底转向东部沿海,南阳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尽管如此,南阳地区还是诞生了不少文化名人。如甲骨学家、古史学家董作宾,教育家、藏书家张嘉谋,教育家、哲学家冯友兰,作家姚雪垠等。

今天的南阳地区,以第一产业为主,中医药业、玉雕产业等第二产业为辅,第三产业也极具潜力,蓄势待发。有以内乡宝天曼、西峡老鹳河,和以南阳武侯祠、内乡县衙四个4A级自然人文景观为代表的丰富旅游资源。

相信随着郑万高铁和宁西高铁的陆续开工建设,南阳有望成为豫西南交通枢纽,将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