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这些被收录进课本的诗文 你还会背吗?
国学

柳宗元这些被收录进课本的诗文 你还会背吗?

2019年10月21日 10:26:33
来源:岳麓书社

柳宗元(773—819),字子厚,唐代河东解(今山西运城西南)人,世称柳河东。柳宗元的作品今存近700篇,其中有不少被收录进小学、初中、高中等各个阶段的课本中,灵魂拷问:你还会背吗?

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柳宗元的这首诗可以说是大家最熟悉的一首,即使是小学生,现在也能背诵。众人都说这是一首孤独至极的诗,区区20字,却写出了孤独的最高境界。当千山万径不见一只飞鸟,不见一缕人烟,白茫茫的大地上,却只有一个披蓑衣戴笠,垂垂老矣的人,撑着一叶孤舟而来,孤座寒江,独钓江雪。通篇都是勾勒一幅江雪垂钓图的笔墨,并无情语,而其孤独感和与世界的疏离感却跃然纸上。

他钓的是鱼吗?是雪吗?是雪一般的寂寞吧。

黔之驴

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

他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来视之,觉无异能者;益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㘎,断其喉,尽其肉,乃去。

噫!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

成语“黔驴技穷”就出自于《黔之驴》一文。缺乏防身技术的驴,终于命丧老虎之口,留下了骂名。在中国文化里,驴的名声不好,很大一部分“锅”要甩给唐代大文豪柳宗元,他的这一篇寓言故事让驴成了外强中干的代名词。

在魏晋时期,驴一度是风雅之物:汉灵帝喜欢乘坐四头雪白的驴拉的“驴辇”出行,而当时许多名士也爱坐驴车出门游玩,是货真价实的“驴友”了。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家中就养了不少名贵品种的驴,还把学驴叫当成一大爱好,没事就拿这个吊吊嗓子。王粲去世后,魏文帝曹丕亲自率众学起驴叫,给老朋友送行表示哀悼,现在看来,这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象!

宋以后直到今天,我们再说起驴,基本上成了骂人的素材:难听的声音是“驴叫”,脾气不好说“驴脾气”,骂人蠢笨说“蠢驴”,和尚被骂作“秃驴”……

驴表示:驴肯定很困惑,当年还是被“捧在手上”的小清新,如今却不招人待见。不过,小毛驴那么可爱,还是劳动中的好手,我们还是不要嫌弃它呀!

小石潭记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珮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

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

潭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其岸势犬牙差互,不可知其源。

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

同游者:吴武陵,龚古,余弟宗玄。隶而从者,崔氏二小生,曰恕己,曰奉壹。

若说教科书中“带货一流”读了之后会令人心驰神往的景点,《小石潭记》必然在列。这是柳宗元唐元和四年(809)十月于永州作,著名的《永州八记》其中一篇,时柳宗元37岁。

小石潭潭水清澈,风景清新,对我们现代人说,去这么一个清幽的地方避暑游玩简直太好不过了。可是,柳宗元的山水寂寞心在此文中分毫毕现,通篇只有对景物淡然的描写,情绪被隐藏起来,而读者却能在这些编排过的景物中体味到他情感的涟漪或波涛,这也是大文豪的厉害之处。“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唉,读起来都令人难过。

柳宗元被贬永州有十年之久,他在永州的生活很不如意,妻子不久前已经去世,并无孩子,又没有兄弟,孤苦伶仃一人,政治抱负更难以实现。想试图通过游山玩水来安慰自己,排忧解难,但最终还是没有得到排遣和解脱,他整个人还是非常悲伤和痛苦的。

但所谓“不平则鸣”,柳宗元远谪他乡之时,也成为其文学创作的高峰期。

捕蛇者说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

有蒋氏者,专其利三世矣。问之,则曰:“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将告于莅事者,更若役,复若赋,则何如?”

蒋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将哀而生之乎?则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乡,积于今六十岁矣。而乡邻之生日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饥渴而顿踣,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疠,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则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吾恂恂而起,视其缶,而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谨食之,时而献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于是蛇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上面有说到,柳宗元生活在一个痛苦的环境之中,在这样如此痛苦的环境之中一个人能做些什么呢?《左传·襄公二十四年》中写:“太上有立德, 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作为一个被贬之人,立德立功都不可能了,所以再其次就是立言了。

柳宗元著书立言,文学创作涉猎甚富,五言和七言各体诗、史传文、杂记文、应用文、论说文等兼备,而成就最高的集中在诗歌、论说文、史传文、杂记文。柳诗明净清越,游记幽深闲淡,论说严谨犀利,寓言幽默精警,史传灵动新锐。

从《捕蛇者说》可以一窥柳宗元的思辨能力,文章为表达“赋敛之毒甚于蛇”这个“比较级”的论点,运用了大量的对比,如蛇毒与异效的对比、捕蛇者情绪的前后对比等,不但反映了民间生活的疾苦和当地的风俗,而且隐隐约约透露出其政治理想。

所以说柳宗元真是一个有才气、有政治理想、有思想极富魅力的人啊,同时他又极有热情,关心人民和国家,被贬柳州之时,还以他多病衰弱的身体为柳州的人民做了那么多的好事。当他死后,柳州的人民很怀念他,就在罗池给柳宗元立了一个庙来纪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