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天皇的即位礼  你能找到哪些中国文化的影子
国学

日本新天皇的即位礼 你能找到哪些中国文化的影子

2019年10月22日 12:27:20
来源:凤凰网国学

直播回顾:日本新天皇即位典礼 170多国两千余名嘉宾出席

10月22日正午,日本新天皇德仁的即位庆典在东京皇宫举行,多国元首、政要出席并见证这一时刻。德仁天皇身着传统服装,登上“高御座”,“即位礼正殿之仪”宣告礼成。这也意味着,日本向国内外宣告新天皇正式即位了。

身着黄櫨染御袍登上“高御座”的德仁天皇

早在今年5月1日,德仁已经接受象征天皇权威的“三神器”,成为新任天皇。那么,今天的“即位正殿之仪”与5月1日的仪式,有什么区别和关联呢?

日本皇室是日本传统文化的重要继承者和保存者,日本新天皇即位仪式,可以说是日本传统向世界和现代日本的一次全面而精致的展示,其中也能窥见许多古代中国文化的影子。

中国古代新皇继位的仪式分“践祚”之仪和“即位”之礼。“践祚”,即走上龙椅登基,《礼记·曲礼下》:“践阼,临祭祀。” 孔颖达疏:“践,履也;阼,主人阶也。天子祭祀升阼阶……履主阶行事,故云践阼也。”

虽然名义上有这样的区别,但在古代中国,践祚和即位往往很难区分,日本也是如此。直到在恒武天皇(737年-806年)年间,正式将“践祚”和“即位”明确区分开来,“践祚”就是继承成为天皇的凭证,接受“三种神器”,也就是“八咫之镜”、“天丛云之剑(又名草薙剑)”和“八咫瓊勾玉”;而“即位”则是将新天皇即位这件事向国内外正式宣告。

此类仪式一直延续到近代,明治12年(1879年)《皇室典范》中的“登极令”对新天皇的即位做了非常详细的规定。日本战败后,废除了明治时代的《皇室典范》,订立了新的《皇室典范》,虽然有了新的有关即位的规定,但是条目并不具体。

日本皇居平面图,以及举行各项仪式的位置

现在天皇即位,大致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一、“剑玺继承仪式”,也就是古时的“三种神器”继承仪式的延续。按照日本的神话,相传这三种神器都是从日本神话中的主神“天照大神”那里一直传承下来的。

网上流传的“三神器”仿制品(图自网络)

今年5月1日上午,在皇居的宫殿举行了“剑玺继承仪式”。当天10时30分许,侍从将作为皇位凭证的剑与勾玉、及天皇从事国事和公务所使用的玉玺和国玺放在被称为“案”的台子上,举行了“剑玺继承仪式”,而真正的“天丛云之剑”,在爱知县名古屋市热田神宫里供祭,这里用的是模仿之剑;“八咫瓊勾玉”是一直传承下来的真品。

参加“剑玺继承仪式”的,有即位天皇、作为目前皇位第一继承者的“皇弟”秋筱宫和退位的平成天皇的弟弟常陆宫两名成年男性皇族和安倍晋三首相、众参两院议长、最高法院长官、阁僚及地方代表。按照日本明治以来的传统,皇族女性不参加“剑玺继承仪式”,因此没有见到新皇后雅子,但是日本地方创生担当相片山皋月出席了“剑玺继承仪式”,她是当时安倍政权中唯一一名女性阁僚。也是日本实行宪政历史以来首次出席这一仪式的女性。

这一天,新天皇还在宫中贤所举行了“八咫之镜”继承仪式,“八咫之镜”真镜在三重县伊势市的伊势神宫供奉,仪式上用的也是模仿品。

进行了“剑玺继承仪式”后,新天皇其实就已经即位。

二、“剑玺继承仪式”之后在宫殿的“松之间”举行了“即位后朝见之仪”,新天皇和皇后共同出席,新天皇首次发表面向国民的致辞。皇嗣秋筱宫夫妇、安倍首相、众参两院议长、最高法院长官、阁僚及地方代表等成年皇族266人参加“即位后朝见之仪”。

天皇(左)和皇后的宝座:高御座和御帐台

三、“即位礼正殿之仪”。就是向国内外宣告新天皇即位的典礼。相当于外国的“加冕仪式”,可以说是即位礼仪的中心仪式,新天皇将登上宫殿正殿松之间的“高御座”。“高御座”像一间小房子,高6.5米,重约8吨,涂黑漆的台子上有八角型的房顶,上面雕有凤凰等图案。天皇、皇后身着传统即位服装,天皇身着受隋唐龙袍影响的黄櫨染御袍,腰扎束带,戴立缨御冠,手执笏;皇后身着受中国唐代宫廷服饰影响的“唐衣裳”,手持扁柏木扇。

“即位正殿之仪”示意图

天皇、皇后登上高御座后,诸皇族、三权之长并立两侧,天皇致辞后,内阁总理大臣宣读“寿词”,三呼万岁,到场者一同高呼万岁。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德仁天皇致“寿词”

四、祝贺御列之仪

按计划,即位正殿之仪后,天皇夫妇将乘车从皇居出发,前往赤坂御所,进行全长约4.6公里的巡游,接受国民的祝贺。但因为近期的台风灾害,该仪式将推迟至下月10日举行。

五、飨宴之仪

是为了宣布即位,接受祝福的飨宴。10月22日、25日、29日、31日在宫中举行。

为了向前来参加祝贺的外国元首、祝贺使节展示日本传统文化、加深理解和友谊并表示谢意,10月23日的黄昏在东京都内由内阁总理大臣夫妇主办晚餐会。

六、大尝祭

11月14~15日,德仁天皇将举行大尝祭,向天照大神和天神地祗进献新谷并自己尝食。“大尝”源于中国周朝,章炳麟 在《国故论衡·明解故下》中说:“故知周之庙祭有大尝、大烝,有秋尝、秋烝。禘、祫者,大尝、大烝之异语。”

*本文系凤凰网国学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