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上写芙蓉:唐代知名度最高的三位女性与酒的故事
国学

杯上写芙蓉:唐代知名度最高的三位女性与酒的故事

2019年12月03日 13:58:35
来源:野谈历史

唐朝是历史上极为辉煌的一个朝代,在国力强盛的同时皇族亦是一个庞大的群体。皇家妃嫔众多是中国古代的社会常态,但提及唐代知名度颇高的女性,就不得不说武则天、杨贵妃和上官婉儿三人。

一、武则天与酒

武则天在游九龙潭的时候曾有《游九龙潭》一诗流传,其中写道“酒中浮竹叶,杯上写芙蓉。”单纯的景色描述已经不能满足作者的情怀,必须借酒喻景,可见“酒”是武则天诗情的重要组成部分。

然而武则天作为一个强大的王朝统治者,外出游玩机会甚少,平日里大都是居于宫中。而天子所居之地自然少不了宴会活动,无论是哪种性质的宴会,期间小酌几杯图个气氛也是正常。武则天的《早春夜宴》中就有“送酒惟须满,流杯不用稀”夜宴之中,赏月饮酒,畅快无比,字里行间更是透露出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直率豪爽。由此看来,武则天与酒的缘分比较深了,不仅用于游玩助兴,平日里参加宴会筵席时“酒”也是必不可少的。

武则天除自己饮酒外,也会赐酒给臣子百姓。《旧唐书.礼仪二》中记载:

“永昌元年正月元日,始亲享明堂,大赦改元……自明堂成后,纵东都妇人及诸州父老入观,兼赐酒食,久之乃止。”

武则天在位时期建立明堂,用以祭祀。建成后允许东都妇女参观,并且为前来参观的妇女提供酒食。这一行为虽主要目的是彰显皇恩浩荡,也可看出天子在施加皇恩时手法多样,赐以民众酒食也是其中一种手段。并且特意提及东都妇女可以前来参观,可见当时女性受重视的程度,女性可与其他男性一样,共同享有酒食待遇。

二、杨贵妃与酒

相比于武则天而言,杨贵妃个人作诗寥寥无几。但因为杨贵妃角色的传奇性,旁人以其为主角留下了一些诗作,所以有关贵妃与酒的联系大都来自于第三方对杨贵妃的记载。

杨贵妃作为盛极一时的宠妃,自然会陪着唐玄宗饮酒作乐。白居易的《长恨歌》中将一个宠妃与“酒”的渊源向读者展现了出来,一句“承欢侍宴无闲暇”便指出了杨贵妃陪伴于唐玄宗身侧参与宴会的高频率,而宴会上自然少不了饮酒助兴。“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玉楼上宴会结束,已有醉意的杨贵妃更是目光流转、顾盼生辉,这醉时的艳丽更是使得君王“三千宠爱在一身”。可见“酒”在杨贵妃的生活中虽不见得与吃饭睡觉一样平常,但也同样必不可少。

“酒”在杨玉环作为贵妃的职业生涯中,不仅是参加一些场合所必须接触的事物,而且也用来增加生活品质、增添生活情趣。《松窗杂录》记载“妃持玻璃七宝杯,酌西凉州葡萄酒,笑领歌,意甚厚”此乃唐玄宗与杨贵妃共同赏花时的场景。旁有宫人伴奏,贵妃带着朦胧醉意微笑歌唱。

手执琉璃七宝杯足可见酒具之精美,其中更是盛着西域价值不菲的葡萄酒。琉璃酒杯中红色的葡萄酒折射出惑人的色彩,与美人歌唱时的璀璨的星眸交相辉映,真是好一幅美人歌唱饮酒图。

杨贵妃与玄宗之间也是因“酒”平添了些许传奇色彩,《开元天宝遗事》记载:

“明皇与贵妃幸华清宫,因宿酒初醒,凭妃子肩同看木芍药。上亲折一枝,与妃子递嗅其艳,帝曰:‘不惟萱草忘忧,此花香艳,尤能醒酒。’”

此中将木芍药称为醒酒花,而唐人李濬所作《松窗杂录》中写道:“开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药,即今牡丹也。开元天宝花呼木芍药,本记云禁中为牡丹花。”其中表明宫中唐人惯于将牡丹称为木芍药,自然《开元天宝遗事》中唐明皇所言之醒酒花即为唐人最爱之牡丹。此花确实具有药用功能,然而其醒酒功能却是没有流传的,可见此醒酒花是玄宗对贵妃的玩笑话。玄宗宠爱杨贵妃,于宿醉醒后与贵妃同游花园。贵妃姿容甚美,甚至胜过牡丹,玄宗喜爱不已。于是借用牡丹拟人,以醒酒花暗指杨贵妃,借以说明宿醉后温柔可人的贵妃亦是唐玄宗心目中的醒酒花,可见盛宠。

三、上官婉儿与酒

提起唐代女子为官的典范,非上官婉儿莫属。“中宗上官昭容,名婉兒,西台侍郎仪之孙也。”

上官婉儿是宰相上官仪的孙女,是唐朝著名的女官、诗人。《旧唐书》中记载道:

“则天时,婉儿忤旨当诛,则天惜其才不杀,但黥其面而已。自圣历已后,百司表奏,多令参决。中宗即位,又令专掌制命,深被信任。”

上官婉儿是官宦之家的后代,有做官的家学渊源。后来因为自身才华慢慢显露,被提拔成为女官。此女不仅在官场上长袖善舞,而且在文学上有极高的造诣。“婉儿常劝广置昭文学士,盛引当朝词学之臣,数赐游宴,赋诗唱和。”

上官婉儿对于宴会游乐、诗词歌赋很是擅长,兴致来临时更是留下了不少佳句。作为一个十分接近权力中心的女性,婉儿经常伴于唐中宗左右随驾侍奉。不仅在政务上辅佐唐中宗,在饮酒作乐上也有一番所为。其伴驾时所作《驾幸新丰温泉宫三首》中写道“翠幕珠帏敞月营,金罍玉斝泛兰英。岁岁年年常扈跸,长长久久乐升平。”

其中提及在温泉宫中所用酒杯乃是金质,温酒器乃是玉质,十分考究。而其中所盛之酒“兰英”更是质量上等,汉枚乘《七发》中写道“兰英之酒,酌以涤口。”

可见汉代时就已经会用兰英代指美酒,以此推来,婉儿诗中所说之“兰英”,可能为一种酒的名字,也可能是其他美酒。上官婉儿陪侍中宗身侧游温泉宫,此宫景色宜人,环境优美,放松之下的君王借此情景小酌几杯,从而被婉儿写于诗作之中。

参考文献:

(后晋)刘昫等:《旧唐书》

(宋)王溥:《唐会要》

(宋)欧阳修等:《新唐书》

上海古籍出版社本社编:《唐五代笔记小说大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