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郎神为何长三眼手持异域兵器?这幅中亚壁画可回答
国学

二郎神为何长三眼手持异域兵器?这幅中亚壁画可回答

2019年12月05日 11:30:00
来源:浩然文史

喜欢中国古典小说的人大多数都读过《封神演义》,《封神演义》中有很多神仙的名号,让读者不明所以,如果非要说有那些神仙能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想无外乎姜子牙、哪吒、杨戬、雷震子这些。其中,英俊潇洒的杨戬似乎格外引人注目,第三只眼睛很明显不是中国传统神话中的元素,手中的三尖两刃枪也有很强的域外因素,这些因素是如何结合起来呢?让文史君来带你一探究竟。

一、二郎神形象的变化

《封神演义》中的杨戬在其他民间神话传说故事中也有出现,最著名的莫过于古典小说《西游记》和神话故事《宝莲灯》。在这两个故事中,杨戬多了一个名号——“二郎神”,其实杨戬才是后来的名字,二郎神这个名字出现的要更早。

电视剧《西游记》中英俊的二郎神

在小说《西游记》中,二郎神出场时,有一首诗这样写道:

仪容清俊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

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一领淡鹅黄。

缕金靴衬盘龙袜,玉带团花八宝妆。

腰挎弹弓新月样,手执三尖两刃枪。

“仪容清俊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这句诗形容刚出场的二郎神是一个仪容清俊的年轻帅哥,和现在影视剧里面二郎神所呈现的形象是一样。在古典小说《封神演义》和《西游记》中,二郎神的形象也是年轻的英俊男子。但是,在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二郎神画像中,二郎神的形象却是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大叔,从长满胡子的中年大叔到仪容清俊的年轻男子,说明二郎神的形象有一个变化的过程。

二郎神斩蛟图

二、二郎神的三种身世

历史上,二郎神信仰主要发生在中国的四川地区,有三个人物分别被当作过二郎神,他们是独健、赵昱和李冰的次子。

独健是佛教四天王毗沙门天王的“二太子”,在唐朝传说中,独健曾多次带领神兵帮助唐朝,因而独健在唐朝慢慢被人们单独祭祀。但是 “独健”这个名字太难记了,不利于这个信仰的传播,又因为他是“二太子”,唐朝人索性称他为“二郎神”,这大概是二郎神最早的来源了。

佛教护法毗沙门天王

唐朝末年独健信仰传播到了四川地区。我们现在知道,道教历史上“借鉴”了很多佛教的东西,这一次,四川的道教为对抗代表佛教势力的独健信仰,开始发明道教的“二郎神”。他们称原来在四川历史上留下过名声的赵昱为二郎神。根据四川的民间故事,赵昱做嘉州太守期间,曾手持刀下水,斩了一条蛟龙的龙头,用这样一个现成的英勇形象对抗佛教信仰实在太划算了,很快二郎神赵昱就在四川声名大振了起来。

为了对抗佛教的独健信仰,四川当地的道教将赵昱和二郎神结合起来,同佛教争夺信徒。但是赵昱信仰崛起的同时,却和四川地区的一个古老的信仰发生了冲突,这个信仰就是民间的李冰信仰。李冰在四川人民心目中享有极其崇高的威望,他修建的都江堰把四川地区变成了天府之国。千百年来,李冰治水的丰功伟绩一直被四川人民所传颂。在当地传说中,李冰的儿子李二郎曾经帮助父亲李冰修建都江堰,慢慢的李二郎变成了四川民间传说中的二郎神。在二郎神信仰发源地灌县二郎庙,里面合祀的就是李冰父子。

李冰父子雕像

三、二郎神和杨戬的结合

既然二郎神是李二郎,为什么现在一般说起二郎神都说他叫杨戬呢?

历史学家张政烺认为二郎神是几种民间俗神混合而成的,包括李冰之次子、赵昱、杨戬等,这个杨戬就是宋徽宗时期的太监杨戬。

在明朝小说家冯梦龙的白话小说集《醒世恒言》有个故事叫《勘皮靴单证二郎神》,说宋徽宗宫内有位韩夫人,曾经在太监杨戬府中养病,韩夫人病好后,到二郎神庙烧香还愿,这个庙里面的庙官孙神通会妖法,晚上假扮二郎神去找韩夫人私通,后来,杨戬找道士抓妖,最后用棍子击落了一只皮靴,经过勘查最终抓住了孙神通。这个故事在当时的民间流传非常广,民间传说有一个特点,在流传过程会故事的内容会发生变化,因为故事发生在杨戬府上,一来二去,杨戬竟然被传成了二郎神。

杨戬剧照

四、二郎神的域外因素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三只眼”和“三尖二刃枪”。我们知道三只眼是佛教密宗里面的常见形象,其实还能往前追溯到波斯祆教的影响,祆教里面很多神祗都是三只眼。历史上,三尖二刃枪在西域和波斯能经常见到,这两个特征让二郎神的身世变得诡异起来。

二郎神和三尖二刃枪

二郎神信仰发源地四川的情况或许能够给我们提供些许线索,唐宋时期,祆教在四川地区很流行,唐朝诗人刘禹锡的《牧护歌》能够反映出这种情况,诗名中的“牧护”即“穆护”,是波斯语琐罗亚斯德教祭司Mogu的汉语音译。宋朝人姚宽的《西溪丛语》也有:“至唐贞观五年,有传法穆护何禄,将祆教诣阙奏闻”,可以作为祆教流行四川地区的佐证。到了五代十国时期,祆教受到了前蜀政权的推崇,清朝人吴任臣所编《十国春秋》中,曾有一条相关的记录:

帝被金甲,冠珠帽,执戈矢而行。旌旗戈甲,连亘百余里不绝。百姓望之,谓为“灌口祆神”。

片治肯特遗址壁画中的维施帕卡神

“灌口祆神”说的是前蜀皇帝王衍的装扮被人们认为是祆神,灌口是道教信仰中二郎神的法场,有时候二郎神也被称为“灌口二郎”,灌口祆神提示我们二郎神的形象与波斯的祆教有关。再结合三只眼、三尖两刃枪、三头六臂等神力,以及二郎神身边的哮天犬去看,这个形象和祆教神仙维施帕卡的形象非常接近,片治肯特遗址(古代粟特国城市,位于今塔吉克斯坦)壁画上维施帕卡的形象是三头六臂,身披甲装,手执山型叉,臂上画有尖齿犬头,可以证明二郎神的形象受到了维施帕卡的影响。

文史君说:

二郎神与祆教神祗的关系,提醒我们在古代中国,一直有一个与西方源源不断进行交流的传统,这个西方是一个广义的概念,不仅仅指现在的欧洲和北美洲,更包括了中亚、西亚和北非地区。在文化交流的过程,文明体之间互相影响对方,也被对方所影响,历史就在这样的互动过程中一步步走入了现代。不仅仅是二郎神,中国古典小说中的很多人物,比如哪吒和孙悟空,他们身上都有域外因素的影响,或许这就是文明间交流的魅力所在吧。

参考文献:

吴承恩,《西游记》,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版

冯梦龙,《醒世恒言》,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版

李飞,《唐至元二郎神信仰的传播与演变》,《中国俗文化研究》2018

刘宗迪,《二郎骑白马,远自波斯来》,《紫禁城》2018

(作者:浩然文史·南禾)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说明外都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