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人冯雪梅的“度书三问”|文度记
国学

评论人冯雪梅的“度书三问”|文度记

2020年04月22日 15:48:52
来源:凤凰网国学

编者按: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文度记”设计了一个文度问卷——“度书三问”,分别是:1、过去之书:就您的阅读史来看,最想分享(推荐)什么书?为什么?2、现在之书:您正在读什么书?3、未来之书:您目前最期待读什么书?我们邀请了上百位读书人参与,他们的日常身份可能是出版人、评论人、公益人、法律人、出家人,或是教授、学者,此刻,大家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读书人。往来无闲事,谈笑书与文。

推荐人:冯雪梅(评论员)

1、【过去之书】《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书名:《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钱穆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7年06月

理由:一本厚重的“小书”,值得反复阅读。一部“小小的”中国制度史,却大有学问。中国的政治历史,不是“专制黑暗”就能一笔抹杀,其影响至今仍在。如钱先生说言:“政治制度,必然得自根自生。纵使有些可以从国外移来,也必然先与其本国传统,有一番融和媾通,才能真实发生相当的作用。……任何一制度,亦绝不能历久而不变。历史上一切已往制度俱如是,当年的现实制度,也何尝不如是。”

以历史看现实,会少些惊惧、困惑和武断。

2、【现在之书】《没什么好怕的》

书名:《没什么好怕的》 朱利安·巴恩斯 著 郭国良 译 译林出版社 2019年04月

理由:这是一部有关死亡的随笔。

衰老和死亡,不时出现在巴恩斯的作品里。从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柠檬桌子》到《没什么好怕的》,再到妻子去世后的纪念之作《生命的层级》。

有人曾经问巴恩斯,愿不愿意为一本探讨死亡的书接受采访,他拒绝了,因为不希望对自己以后可能需要的东西喋喋不休。而实际上,死亡一直是挥之不去的主题:“关于死亡的原初选择(尽管在死亡面前,我们又一次别无选择),到底是无知不是有知?你是愿意接到死亡闹铃,还是继续安眠在无知的床榻上?”

作家的答案是——对我来说,恰恰是死亡以骇人的事实定义了生命;除非你时常意识到死,否则你不可能懂得生命的真谛。可他依然惧怕死亡,会在夜里突然感到焦虑、惊恐,用拳头捶打枕头,一个劲儿哭喊:“哦,不!”何止他一个?左拉也曾从睡梦中惊醒,“像炮弹一样从床上惊跳而起,坠入对死亡的恐惧中。”

尽管我们都在逃避,但最终会与死亡不期而遇。亲人的,朋友的,我们的。有时候,我们就像是在等一个电话,死神的来电,通知一场意料之中却难以接受的别离。

3、【未来之书】《政治秩序的起源》

书名:《政治秩序的起源》 弗朗西斯·福山 著 毛俊杰 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4年09月

理由:政治学者试图回答一个问题:如果到达丹麦?这里的“丹麦”是一个具有良好政治和经济制度的神秘国度。它民主、稳定、和平、繁荣,政治腐败极低。

在《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里,福山曾说:“自由民主制度也许是‘人类意识形式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并因此构成‘历史的终结’”。

遗憾的是,现实并没有完成这样一种终结。可以眼见,近20年来,民主进展的某些国家出现彻底的逆转,走出威权政府的国家并没有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民主化的国家也并没有履行民主所带来的好处……政治制度无法适应环境变化,政治衰败随之产生。

福山认为,政治发展是国家构建、法治与民主之间的平衡。如果完成这样的“三维平衡”?在东西方意识形态纷争再一次加剧,民粹主义、反全球化思潮汹涌的今天,该构建怎样的政治秩序,以到达理想中的“丹麦”?

期待阅读能给出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