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书房行走 | 第二期:走进苗怀明教授的书房
国学

上书房行走 | 第二期:走进苗怀明教授的书房

2020年06月30日 17:30:34
来源:凤凰网国学

我的书房——话说读书与淘书 | 苗怀明

对于一个读书人来说,有一间书房自然是人生的一大梦想,幸运的是,我经过努力做到了,而且不是一间书房,是一套书房,一套带有小院子的书房。尽管院子很小,房间也只有两间,不过六十平米左右,面积还抵不上人家的一间大书房。

苗怀明教授的书房名为“简乐斋”

学者介绍

苗怀明,男,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长在黄淮平原一个小村庄里。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全在北京师范大学一家学校获得,毕业后一直在南京大学文学院谋生。教书、读书、买书、写书,一辈子都在书中讨生活。出版专著有《二十世纪戏曲文献学述略》《红楼梦研究史论集》《风起红楼》《中国古代公案小说史论》及《梦断灵山:妙语说西游》《吴梅评传》等

苗怀明教授所藏图书

说到书这个字,脑海里想的不是别的,而是层层叠叠堆在地上的半屋子书,这些都是近期新买的和朋友惠赠的书,还没来得及上架,也没想好怎么上架,书房实在放不下了,这样凌乱地堆在一起可以看作是一种逃避。

书对我来说,已经浪漫不起来,而是现实的苦恼。想要一套放书的别墅,这是我经常开玩笑说的话,其实也是真心话。买书也许不算很难,更难的是为书找到摆放的空间,不知看电子书长大的同学们能否理解这种苦恼,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些书一个移动硬盘就可以装下,这种苦恼纯粹是自找的。

书房内景

房间里已经尽可能多地放满了书,两间房屋不用说,通常房间都是三面放书,经过努力,自己做到了四面墙都放书,狭小的阳台和客厅都充分利用起来,见缝插针各放一个书架。书架更是直通天花板,书架的顶上也都堆满书籍。

至于摆放,可谓全方位立体型——里外放两层,每一层都上下放满。如果要拿里面一本书,必须把外面的书一层层拿出来。实在没地方放,有些就放在箱子里堆起来。

说到藏书,自然会想到读书。来我书房的人几乎每人都问过这个问题:这些书你都看过吗?连我的父母也都这样问。我的回答是:这些书我没有都看过,事实上也不可能都看过,但是我都翻过,需要的时候我可以随时知道需要去找哪本书。

当然,这里面带有吹牛的成分,否则也就不会去买那么复本书了,在我单位的办公室里摆放的书都是复本,这样也好,家里和单位一边一本,用起来也方便。

苗怀明教授部分著作

我个人研究的兴趣在文献及学术史,因此本专业的书搜罗面比较广,不是只挑精品买,而是全都买回来,见书就收。有人到我的书房后嘲笑我的书里有不少学术垃圾,这是他们不了解我的研究情况,不了解我买书的路数,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来说的。

就阅读而言,自然是尽可能多地去读,读的书越多越好。比如作品及研究资料,要多读细读,对一般的研究论著,则可以挑选一些重要的、经典的,比如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王国维的《宋元戏曲史》等就要反复阅读,重要段落达到能背诵的程度。

至于一般书籍,翻翻就可以了,等到使用的时候再去详细阅读其中的某个章节或段落。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书,即便是专业书,也无法做到每本书都读,只能采取精读和泛读结合的方式。

精读的好处不用说,我特别愿意说一说泛读。

我喜欢把泛读说成翻书。拿到书之后,看看前言、后记,看看目录、作者简介之类,这样比从别的地方看到这本书的介绍要好很多。书翻过之后,会留下较深的印象,等到将来需要的时候,一下就可以想起来。

古代小说、戏曲、说唱方面的著述,我没有全部通读过,但我能见到的都翻过。一般情况下随便说出一本书的名字,我基本可以说出这本书的内容及特点等。

翻书还可以建立全局观,把一个行当的书本翻过一遍之后,可以对整个领域的情况有个系统的了解,其热点何在,薄弱环节何在,心里是有数的,做研究时找题目就容易得多。

书房一景

带有怀旧色彩或者说有些伤感的还有淘书。淘书的乐趣就在一个“淘”字,从旧书堆里苦苦寻觅,忽然找到一本自己渴望已久的书籍,那种欣喜若狂的乐趣是外人无法想象的。如果财大气粗,到书店一通乱买,藏书数量一下可以暴增,但这不是淘书,是买书。

我的藏书大部分都是自己从旧书店一本一本淘来的。自己本科、硕士和博士阶段的学习都是在北京师范大学完成的,在北京上了十年学,也整整淘了十年书,特别是当地最大的旧书店中国书店,其在北京各个地方的分店全部跑过多遍。

当时已经养成一种生活习惯,每到周末的时候,至少用一个下午或整天,或者琉璃厂,或者小西天、新街口、西单、灯珠口、隆福寺,或结伴,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去书店淘书。那时候没有挣钱能力,学费生活费完全靠父母,稍微贵点的书就不舍得买,因此也买了不少残书,后来再一本一本配全,有些一直到现在还没有配全。

就这样,日积月累,还是搜罗了不少书,本科毕业离开北京的时候已经有三十多箱书,博士毕业再次离开北京的时候,已经有一百三十多箱,运到南京的时候,那场面还是很壮观的。

毕业之后到南京,正赶上金陵旧书业最后的繁荣,也见证了本地的旧书业从兴盛到衰落的全过程。那个时候,夫子庙、仓巷、南京大学一带有很多旧书店。一到周末,朝天宫到仓巷一带到处都是书摊,不花上一天时间是看不完的。仅仅是南大周围的旧书店,没有一天时间也是看不完的。我的藏书有相当多是在南京淘到的。

苗怀明教授所藏图书

网络和数字化不仅改变了书籍的形态、传播的渠道,而且改变了我们淘书、藏书乃至读书的方式,也可以说是深深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与生存状态。

我们在享受着现代科技带来的巨大便利的同时,也深深怀念那些传统的生活方式,书香已逐渐淡去,但当下流行的手机阅读这种碎片、肤浅、浮躁的阅读方式就是我们需要的吗?我们找到适合这个时代新要求的理想读书方式了吗?

对于淘书、藏书和读书,面对日新月异的变化,我们有很多话要说,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苗怀明老师推荐书单

(1) 罗贯中《三国演义》(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版)

(2) 施耐庵《水浒传》(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版)

(3) 吴承恩《西游记》(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版)

(4) 曹雪芹《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版)

(5) 王国维《王国维文学论著三种》

(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

(6)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

(7) 钱钟书《宋诗选注》 (三联书店2002年版)

(8) 李泽厚《美的历程》 (三联书店2009年版)

(9) 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2年版)

(10)陈平原《千古文人侠客梦》

(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

文章来源:南京大学图书馆公号“上书房行走”专栏

策划 | 程章灿,统筹 | 史梅

执行 | 翟晓娟,编辑 | 张宇

上书房行走 | 第二期:走进苗怀明教授的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