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初体验|用起来与微信支付宝类似,仍有小“遗憾”
国学

数字人民币初体验|用起来与微信支付宝类似,仍有小“遗憾”

2020年10月14日 07:04:41
来源:澎湃新闻

“叮”,手机屏幕亮起,一条短信提醒跃至桌面。在深圳工作的小德收到了深圳数字人民币红包的中签短信,此时离红包的正式发放时间10月12日18:00过去没有几分钟,小德还未下班。

就在3天前,小德在某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浏览信息时,发现了深圳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的消息。消息显示,深圳市人民政府近期联合人民银行开展了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将面向在深个人发放1000万元“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个红包金额为200元,数量共计5万个。

由于职业与虚拟货币相关,抱着尝试的态度,小德就填写了个人信息预约登记,并在11日查询信息时发现自己成功抽到红包。

小德领取到数字人民币红包

小德领取到数字人民币红包根据10月11日“深圳发布”发布的消息,总计191万名在深个人成功完成预约登记。以此计算,此次数字人民币红包的中签率仅2.6%。

“一开始倒没有多大的惊喜,原因有二:一是没有对这件事情怀有期望,二是不知道支付场景如何。”小德对澎湃新闻记者说道,“对于数字人民币的发展,我个人一直有关注,猜测是要代替M0的。这样想着,何不去看一下,尝试这个新玩意儿?”

另一位抽到红包的小田则表示,感觉很有意思,挺幸运可以参与到数字货币的创新过程中。

“和微信、支付宝没有太大区别”

按照测试说明,此次数字人民币红包中签人员在收到中签短信后,要根据短信指引,下载安装“数字人民币APP”,注册登录领取红包,且在10月12日18时至10月18日24时使用。

红包使用对象为罗湖区辖内已完成数字人民币系统改造的3389家商户,包括罗湖万象城、乐凯撒、天虹百货、茂业百货等商家,涵盖商场超市、日用零售、餐饮消费、生活服务等各类别。

因为是工作日,没有时间规划购物路线,小德直接在下班后搭乘地铁前往罗湖区,寻找消费场景。

在罗湖区天虹超市(东门店)结账的时候,小德注意到收银台贴着一个标签,上书“数字人民币”及“ECNY”字样。

“可以用这个付款吗?”他指了指标签向收银员问道。

“可以。”收银员做了肯定的答复后,还告诉小德,打开数字人民币App,选择付款即可。

“这里的收银员应该是经过了培训的。”他想。

随后,小德打开自己的数字人民币钱包界面,上滑付款,并输入支付密码,将二维码展示给收银员看,收银员用扫码枪进行了扫码,小德的钱包内立即显示出一条扣款信息。“我选择了二维码(被扫)的方式支付,并开启了小额免密,省去二次验证的繁琐步骤。”他说。

小田目的则十分明确——想买一件T恤。10月13日,他直奔罗湖区的KK MALL购买到一件T恤。不过KK MALL里参与红包试点的商家并非都安装了升级版的收银设备,小田购买的品牌只能去一楼的总服务台支付。

小田购买了一件T恤

小田购买了一件T恤有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有些试点商家不愿意升级设备,所以只能去服务台支付。

10月13日傍晚,澎湃新闻记者走访罗湖区商场时,多位商户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为止暂未收到数字人民币红包的付款。一位服务台的工作人员称,从10月12日晚18.00开始,只接收过一单数字人民币红包的支付。

对于整个红包支付体验的过程,小田认为“很好”、“很方便”,目前使用上和支付宝、微信没有太大区别,也挺便捷的。

小德说:“回顾整个消费场景,实质上和微信、支付宝等主流app没区别。但数字人民币这个App很简洁,只做了钱包的工作(包括消费,购物记录等),而没有添加一些臃肿的社交功能,这点我非常满意。”

“遗憾”与“期待”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曾提到:“你可以想象这样的场景: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

根据中签者发的数字人民币钱包截图,付款页面显示有二维码以及碰一碰的方式,目前尚不知道碰一碰用于支付还是个人转账。但为体验碰一碰的支付,小德之后还前往了罗湖区某书店购物但最终被告知并未开通该功能。

“应该说,略有遗憾吧。”小德表示。

在支付时,店内的收银的POS机还出了故障,无法联网,重启之后才得以扫码支付。小德对此表示: “根据早期的消息,数字人民币应该要满足离线结算的。没有体验到这种支付方式,多少有些遗憾。”

对未来的央行数字货币有什么期待?

小田认为,要看之后数字人民币功能是否能更新迭代与支付宝、微信竞争。

“现在支付宝、微信都很方便,期待是否能有新的功能出现让我们能选择数字人民币。”他说。

小德提到,希望之后数字人民币能和硬件绑定而不需要App,完全可以通过银行、云闪付、支付宝、微信、美团等App实现支付。

“如果单独用数字人民币App可能没有动力,除非一直有补贴的形式。但一旦补贴需要从央行层面下放,其实就相当于是一个购物券,发的多也会影响市场价格。”他说,对于数字人民币的推行,小德则认为,如果数字人民币能替代现钞,对反洗钱,监控资金流动十分有意义。

“不知道深圳是否有第二次测试呢?我很期待。当然,最好是不需要抽签,毕竟我连续中奖也不太现实。”小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