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忠:科举考试里岁考是什么?为何秀才怕岁考
国学

王振忠:科举考试里岁考是什么?为何秀才怕岁考

2021年09月23日 09:09:42
来源:明清史研究

从前徽州有一句俗谚,叫“生在扬州,玩在苏州,死在徽州”。这是说扬州盐商以徽州(特别是歙县)人居多,他们的子弟后来也都出生于扬州,所以说“生在扬州”;“玩在苏州”或作“玩在杭州”,意思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市肆繁盛、杭州湖山美景甲于天下,是一般人游玩的好去处;而“死在徽州”则寓含着徽州人叶落归根的朴素愿望——皖南山水清幽,自元代以后便是南方堪舆学之中心,而徽州罗盘(俗称徽盘)更是蜚声天下,所以人生一世落葬徽州,可谓死得其所。

在明清时期,有相当多的徽州人在扬州务工经商,特别是一些囊丰箧盈的盐商,聚居于京杭大运河畔的河下一带。当时,有一首《扬州竹枝词》这样描述:“鹾客连樯拥巨赀,朱门河下锁葳蕤,乡音歙语兼秦语,不问人名但问旗。”这些盐商因久滞异域,他们的子弟也往往随之在侨寓地接受教育,并在当地参加科举考试。不过,因扬州素为东南形胜,自古繁华,特别是其俗尚轻扬,盐商子弟更是大多侈逐奢华,他们中的一些人虽然亦牵缠功名,身列青衿,但却日夕徜徉于烟柳画桥之间,实际上对于读书一事并不上心。

近见徽州文书中有一份散件:

具禀廪膳生员吴世淮,为呈明患病事。切生于去年六月感受风寒,手足麻木,延医至今未痊,现在卧床不能行走。今值学宪岁试案临扬属,诚恐点名不到,有干查究,为此,据实呈明,伏乞老师台老爷据情转详,深为公便,上禀。

乾隆二十四年九月廿二日。

廪膳生员简称廪生,是生员(即民间俗称的“秀才”)之一类。清沿明制,廪生数目视府州县大小而异,月给廪饩银四两。经过考选,廪生可入国子监,称为贡生。充当廪生的一大好处是,童生欲考府州县学生员资格者,在应试时必须找一廪生做保,以担保前者并无冒籍、顶替及匿丧等情事,称为“廪保”。有此特权,廪生届时往往可以借机索贿。

上述的廪膳生员名叫“世淮”,是来自徽州、寓居扬州的盐商子弟。在明清时代,徽州人取名,有时也与经商之地密切相关。例如,婺源东北乡的岭脚詹氏,多在湖南从事墨业经营,从族谱世系上看,其后代子弟的名字中,便多有将“湘”字镶嵌其中者。而在明清两朝,淮南盐业富甲天下,徽州人特别是歙县人麇聚扬州,所以不少人的取名也就与此有关。上揭的“世淮”之名,其寓意可能就与徽人世业淮南盐务密切相关。

1759年扬州盐商子弟吴世淮的请假条及相关批复

上引散件中的“学宪”亦即学政,是“提督学政”(或“提督学院”)之简称,亦称“督学使者”、“学政使”,民间俗称为“学台”“督学”或“大宗师”等,这是清代派往各省的教育行政长官,主掌生员之考课、黜陟,并按期前往所辖府、厅视察。根据清代科考制度的规定,岁试每三年举行一次,届时各省学政对所属府州县的全部廪生、增生和附生等各类生员加以考查,以所考成绩定其优劣,并酌定赏罚。通常情况下,岁试成绩分为六等。对此,著名学者商衍鎏在《清代科学考试述录》一书中有着详细的描述:

顺治九年,题准岁考生员有六等黜陟法,并有青衣、发社两名目,为考劣等者降级之处分。由蓝衫改着青衫曰青衣,由县学降入乡社学曰发社。文理平通者列为一等,文理亦通者列为二等,文理略通者列为三等,文理有疵者列为四等,文理荒谬者列为五等,文理不通者列为六等……一、二等赏绢纱、绒花、纸笔墨,三等前十名赏纸笔、纸花,四等以下罚如例。

当时,对于优等生员有升格的奖赏,而对劣等者则会给予相应的处罚。考列劣等的生员,在社会上也为时人所蔑视。例如,根据著名“绍兴师爷”汪辉祖的回忆,乾隆四年(1739年),邻居有位生员在例行岁考中得了劣等,周围人都对他嗤之以鼻,当时汪辉祖年仅十岁,竟也跟着起哄……

前引的徽州文书散件讲述了一个故事: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江苏学政将到扬州府视察,并主持岁考。为此,这位叫吴世淮的盐商子弟赶紧写了一张请假条,说自己从去年六月起便因感受风寒,手脚麻木,虽经延医治疗,但直到当年的九月下旬仍然尚未痊愈,只能卧病在床,难以行走……因为学政主持岁试时必须点名,他担心缺席会被查究,故上书提出请假。对于他的请假申请,条子上有一批复:

查节次奉到学宪檄饬,凡生员岁试,游学患病,俱候及蚤【早】报明,照例汇详,由府核转,毋得零星禀详,临时避考,等因,当经饬令各该路遍行传谕在案。该生既于去年六月患病,何以不蚤【早】呈明?今学宪将次按临,碍难详转。仰即遵照原报赶赴候试,毋得自误。如实因病难考,亦即于点名时候验可也。

这应当是扬州府方面的批复,此一批复点明吴世淮请假条中的破绽:此人既在去年六月就已患病,何以不早日呈报备案?现在到了学政莅临扬州视察时,才临时抱佛脚提出请假。显然,批复者并不相信吴世淮提出的理由,所以要求他仍然必须参与岁试,实在不行的话,也应当在学政到时,在场听候点名。

在清代,生员例须参加岁试。曾国藩在教子书中曾谆谆教诲:“尔既作秀才,凡岁考、科考,均应前往入场,此朝廷之功令,士子之职业也。”从制度设计的初心来看,岁试是为了防止生员荒废学业,所以每三年必须一考。学政根据成绩分别优劣,酌定赏罚。生员不得规避,连续三次不参加,将遭斥革。2018年,笔者主编、出版的《徽州民间珍稀文献集成》中,收录有一册《清光绪徽州府休宁籍<(二十一年岁试)同登录>》,其中列举了当年的岁试考题:

正场:四书题:见牛;次题:龙;诗题:赋得木牛流马(得龙字五言六韵);覆试:四书题:虽覆一篑;诗题:赋得淡云微雨养花天(得天字五言六韵);恭默圣谕。

1895年岁试《同登录》

从中可见,岁试题目为四书五经,外加诗歌以及圣谕默写。上引请假条的年代是乾隆二十四年,而在前一年,岁试科目刚刚有所变化。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改岁试四书文一篇、经文一篇和五言试帖诗一首,并默写《圣谕广训》一则,此后遂成定制。因此,上述《同登录》虽然年代较晚,但仍可反映十八世纪中叶以后岁考的一般状况。

对于此类的岁考,平素勤读不辍的青衿学子自然是胸有成竹。乾隆时代婺源人汪文芳编纂的《见心集》(亦名《增补书柬活套》)中有一段对话,其一为《邀友赴考》:

岁试届期,正兄台太阿出匣之日也,弟愧未能操刀,敢与兄交锋对垒,酣战文场哉?然而见猎心喜,亦欲执鞭以从。不审骐骥之尾,肯容驽骀一附否?倘蒙不弃,幸示启行之期,谨订。

其二之答函则曰:

槐黄期逼,正欲结伴偕行,适承翰约,深属可喜。吾侪各怀利器,畴不欲脱颖而出?矧兄台之抱负素优,游刃有余者乎?奋勇登先,扶摇直上,可预贺也!弟敬拜下风矣,兹承不弃,谨束装以附后尘。

常言道:“秀才不怕衣裳破,只怕肚里没有货。”岁考是成绩优异者高标秀出,受学政赏识、奖励的绝佳机会,故上述活套中有“吾侪各怀利器,畴不欲脱颖而出”之说。不过,在庞大的科举人群之中,这些人显然并不占绝大多数,更多应考者则是平日里无所事事的平庸之辈。对于后者而言,“秀才好做,岁考难当”,岁考无疑成了一场大限临头。鲁迅先生在《华盖集续编·<阿Q正传>的成因》中曾引“讨饭怕狗咬,秀才怕岁考”之谚,而在民间,更有不少秀才与岁考的滑稽故事。其中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见于游戏主人的《笑林广记》:有位秀才惧怕岁考,一听说学台已经驾临,不禁大惊失色,赶紧跑去迎接。他一见到为学台抬轿的轿夫,就急切地抱怨道:“你个轿夫奴才,为什么要把一个学台抬了来?吓得我魂飞天外!哪一世我做轿夫,你做秀才,我也把学台给你抬了来!看你魂儿在不在?”另一个段子则是说——某生性惧内的知县与即将岁考之生员聚首快谈,其时皓月东升,酒过三巡,二人对句,各浇块垒。知县出对云:“天不怕,地不怕,就是老婆也不怕!”而生员应声和曰:“杀何妨,剐何妨,即便岁考又何妨?”酒壮俗人胆,二人遂得将各自的难言之隐一吐为快。而在冯梦龙的《山歌》中,也有一首《月子弯弯》的山歌,说某秀才岁考三等,其仆作歌嘲之曰:“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赏子红段子,几家打得血流流。只有我里官人考得好,也无欢乐也无愁。”这是说生员岁考一、二等有赏,四等受学政申饬,五、六等则发交教官打手板责罚。这位名列三等十名以后的生员虽属无赏无罚之中等,但因其才具平庸,角色亦颇为尴尬。

正是因为岁考对于生员是一种考验,所以有的人只能装病避考,得过且过。按照规定,岁考的对象是所有生员,仅患病、丁忧、游学在外者可暂时免考。不过,即使是患病及游学者,也需要在三个月之内补考,倘若再不赴考,则要惨遭黜革。而病情较重者,可再宽限三个月。若再不至,最后亦只能黜退了局。岁考的题目虽然并不复杂,但由于一些生员平日里滥竽充数,临到考试方才慌了手脚,担心届时考居劣等而遭黜罚,故而千方百计地规避岁考,以致民间遂以“讨饭怕狗咬”与“秀才怕岁考”相提并论,意思是各人都有最为惧怕的事情。而遗存于徽州文书中的这份请假条,便成了俗语“秀才怕岁考”的一个生动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