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其顿罗马方阵被复原 为何中国传统阵法却失传
国学

马其顿罗马方阵被复原 为何中国传统阵法却失传

2021年11月12日 17:03:44
来源:冷兵器研究所

许多历史爱好者们都赞同这样一个事实,中国古代拥有极其辉煌的军事成就,这种成就不仅限于在战争中所取得的胜利,还包括在战略、战役、战术思想上的先进性。但为何中国的阵法逐渐谣传为一种玄学的法阵,阵法到底是什么,中国的战术体系又是怎么样的?

如果我们观看史书,就不难发现中国史官对于战役的记载十分简略,一般就是“我方某军与敌方某军若干人,于某地发生战斗,斩杀多少、胜负与否”,但是很少涉及具体战役中,战法、战术使用的记载,而将更多的笔墨放在当时的宏观政治背景与战略规划之上。除了兵书以及各部史《兵志》卷以外,其他史料对于战斗的记载都比较少。

▲这种景点布局的“八卦阵”,不如说是《仙剑》系列的迷宫

那么中国的阵法,真的只存在于传说中吗?事实并非如此。中国最早的兵种配合与阵型排列可以追溯到东周时期,阵法、阵型早已融入到了战术之中。但阵法、阵型并没有小说、演义中那么玄学,它是一种把军中各兵种、各作战单位协调在一起的指挥系统。如宋代官修兵书《武经总要》的阵法总纲便称:“大阵,即中军阵也。布阵之法,大约指画分明,进退有节。”

在一般情况下,军队在结成阵势以后会形成巨大的合力。如在公元前490年的马拉松战役之中,雅典便将1.1万重装步兵组成纵深8列的密集方阵,以仅仅阵亡192名重步兵的代价,歼灭了波斯军队6400人。毫无疑问,阵法这种指挥系统,其形成具备着历史的必然性。但阵法又是如何组成的呢?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为了针对不同的地形、敌势灵活地调整阵势,指挥官们需要划分各级指挥单位。如宋代作战单元由下至上分别为:都—营—军—厢四级,其基本单位为百人队“都”。大致每一个阵型,都由复数个基本作战单元,按照一定的排列方式组成(如阵图以及指挥官的临阵构想)。

中国在秦代前后以50人的“什伍”作为基本作战单元,而到了宋代则为“都”;罗马三列式军团则划分为“百人队”或“中队”。在中国一些十万人规模的庞大阵型中,则可能由多个小阵共同组成。这种由基本作战单元复合而成的阵型,是集团作战以及兵种配合的基础。如《武经总要》中列举的阵型有六个,分别为牝阵、牡阵、冲方阵、车轮阵、罘罝阵[fú sī] ,并且绘制了详细的阵图。

▲根据宋代官修兵书《武经总要·前集·卷七》中的《车轮阵图》对照绘制而成

我们以车轮阵为例,从这张阵图来看,车轮阵的总体结构拥有很强的对称性,仿如一辆车的俯视图。无论是与罗马相比还是与马其顿相比,这种非常规的结构都显得更为复杂。其阵中的作战单元有二百余个,依照每个作战单元为最基础的50人队来算,本阵总人数也在万人以上。

车轮阵的两侧备有8组弓弩驻队作为“车轮”,而“车体”则由骑兵与步兵交错而成。整个车轮阵大体由四层结构组成:最外围是负责远程攻势的弓弩驻队,第二层则是由步兵组成的战队、战锋队,第三个层次则是骑兵,包裹着由奇兵以及步兵组成的中部。

当然,很多的弓弩手都会携带近身兵器,或者说一些负责近战的士兵也要携带一柄远程兵器。据出土的居延汉简记载,汉军的边防据点日常所储备的兵器之中,弓弩占据六成,而其他近战武器仅占四成。可以说,在中国的军事习惯中,远程兵种与近战兵种并没有像欧洲那样完全分家,只是更侧重于某个方面。

据《武经总要》记载,这些阵型在战斗时,“马步迭用,更战更息,循环无穷。战锋队出,则为锐阵,状如鼎足,左右战队各分为两列,如雁行翼之。”可见在作战思路上,这种套娃的结构可以利用步兵与骑兵之间的机动性差距,对敌人形成叠浪式的攻势。骑兵在抽出之后,还可以再度发动冲击战术;步兵在抽出之后,则可以进行短程修整调整阵型,弩手也可以再度上弩。

事实上,中国的阵型,基本都存在利用骑兵、步兵机动性差距构建叠浪式攻势的情况。而不同的阵型,其基本作战单元的排列有着很大的不同,比如车轮战主要用于平原地形,骑兵可以在战斗中迅速展开;但在沼泽地带就需要选择强调远程火力覆盖的罘置阵,两翼骑兵也可以随时从阵列的通道中奔袭而出,不会受到局限。

▲根据《武经总要·前集·卷七》绘制的罘置阵图

从罘置阵以及车轮阵的构成,我们很容易看出来,中国的阵法阵型很强调兵种的配合,所以阵型较为复杂、体量庞大,而这就给阵型的复原带来了困难。现代西方的各类阵型,如罗马方阵、古希腊方阵,结构来讲其实都非常简单,因此也易于还原。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军事爱好者还原西方的各种方阵,但中国阵型却不能如此。即使我们把人数缩减到原来的十分之一,其阵型构成也需要千人以上,更何况各部之间分工不同,排列与指挥也更加困难,还原的成本、难度都相当高。流传下来的也都是比如鸳鸯阵这种十几个人的战斗小队阵型。而戚继光在北方戍边所练的车营骑营却鲜为人知。

鉴于中国古阵法的复杂性,中国的军事爱好者很难组织起这样的还原,而剧组出于成本考虑,也很少费时费力做这些工作,因为它不像西方的影视剧那样用几组人复制粘贴就可以完成。这也就导致了历史上的阵法从没有真正被影视与图片视觉化。别说是视觉化了,就连当时的史官都嫌对具体的军阵调动记载过于繁琐,史书中基本只能看见战役层面的记载,对于更为具体的战术层面,记载可谓是寥寥无几。也因为这些原因,中国的阵法“惨遭玄学化”,甚至更常见于各类游戏与仙侠小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