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修复经验的文物医生传授秘笈:画脏了怎么洗?
国学

20多年修复经验的文物医生传授秘笈:画脏了怎么洗?

2021年11月19日 16:01:25
来源:新周刊

古旧书画,在漫长的递藏中,多少都会有受潮发霉或者黄黑污脏等污迹,加上自然老化,往往会出现断裂、残破、污垢、虫蛀等病变,重裱时就需要进行清洗等修复工作。

关于书画修复的重要性,明代周嘉胄在其著作《装演志》中说“装璜者,书画之司命也”,我们今天所说的书画修复就是对古旧、破损书画的重新装璜。

书画修复作为我国独特的传统手工技艺,流传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已经形成了一套以洗、揭、补、全为主要技艺手段的技艺流程

其中,清洗是书画修复的首要环节,不但关系后续环节,更影响书画存亡。“医善,则随手而起,医不善,则随剂而毙。”

在书画清洗所要处理的各类污损情况中,因受潮发霉、黄黑污脏等因素而产生的霉斑现实中最为常见。

那书画上的霉怎么洗?拥有20多年修复经验的书画修复大师给你支招,绝对是满满的秘笈!

· 书画修复

01

书画修复

需要澄清的几个问题

本文行文中,为论述方便,会交互使用洗画、清洗、洗霉、做旧等用语,加之本身部分词语有含混语义,严谨起见,有必要对书画修复中常见的几个问题进行澄清一下。

洗画与“洗画”

本文所论及的“洗画”,是指修复意义上的清洗,旨在通过对古旧书画的清洗以达到去除书画表层的污垢,使其延年益寿,并使作品整体明净,便于展观,属于书画保护范畴。这需要与临摹做旧意义上的“洗画”进行区别

临摹做旧意义上的“洗画”,是指通过清洗技术手段对书画临摹品进行做旧,以使临摹品具有陈旧感和历史感,属于古旧书画复制的一个环节,也是古旧书画作伪的一种手段。前者是真画,后者是赝品,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 破碎处上浆糊

做旧与“做旧”

在临摹做旧意义上的“洗画”中,做旧是作伪的一种手段,容易理解和区别。

如果做进一步延伸和思考,在书画修复中,哪些需要清洗?什么情况保留“古色”?被奉为西方艺术品修复的教科书式著作《修复理论》作者切萨莱·布兰迪认为,修复中需要保留时代变迁在艺术品上留下的“历史的遗痕”(“时代的烙印”),同时也提到绘画作品的修复首先要清洗,作品的潜在艺术价值才能被重新发掘出来。

针对该问题,笔者较认同学者陆宗润的以下观点,他认为,伴随着历史流传,书画作品会因受到污染与老化等关系,在其表面产生“古色”,是书画生命的一部分,旧色,古色不是脏污,是装裱修复的过程中要努力保留的,古色见证了岁月的变迁,有其独有的艺术审美价值,故不能全部当作污渍完全去除,否则作品就会丧失其历史遗留痕迹,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古意”。

· 补画

洗画、清洗与洗霉

洗画,是指修复意义上的清洗;清洗,既指特定意义上的“洗画”,也泛指用热水、草灰、高锰酸钾、漂白粉等洗画材料抑或毛刷等其他材料对书画作品进行洗污、洗干净;洗霉,专指清洗干净书画作品中的霉斑。根据特定语境和范围确定所用上述词语。

· 修复前后对比

02

保留“古意”

书画清洗要“修旧如旧”

古旧书画修复中,清洗都有哪些常见的污损种类?成因是何?清洗方法有哪几类?是如何变化和发展的?清洗应遵循的原理又是什么?下面作一简要概述。

古旧书画作品常见污损大抵有十多种,每种成因也不尽相同。

水渍、茶渍等,由于递藏不当,书画着水受潮,并沾染灰尘;霉点、霉斑等,书画着水受潮后被闷卷,未及时晾干;饭渍、油渍,吃饭后没有洗手把玩书画的结果,或是不慎将米饭或油末残留在书画上;纸绢发黄、画面色暗,这属于纸绢的自然老化,灰尘、尘烟使书画蒙污;书画边缘缺损,有黑口,是因为保存时环境简陋,书画裸露在外被鼠咬等;黑色墨渍,有可能为书画家笔误或其他原因而形成;着白粉处氧化变黑,铅粉受潮氧化的结果,即所谓的“返铅”;有蛀洞,周围多黑口,主要为遭受虫蠹;其他污染物等,比如苍蝇屎、木杆油大等。

· 书画上的污迹

书画清洗方式主要有物理清洗和化学清洗两种。凡是利用热能、外力、声学、光学、电学的原理去除表面污垢的方法都应归为物理清洗的范围,比如清水洗画、剔骨去污等。

化学清洗是借助化学药剂或其水溶液对物体表面污染物或覆盖层进行化学转化、溶解、剥离以达到清洗目的的方法,其主要原理是利用酸碱作用及氧化还原“反应去污”,比如漂白、去霉、去返铅等。

在中国书画历史发展过程中,书画清洗技艺大致经过了水洗、植物去污、化学清洗、新科技洗污等几个阶段。

水洗法是古代书画清洗修复最常用的方法,现代书画修复还在延用浸泡清洗的方法,可见其实用性和生命力。植物去污有皂角去污、批把核洗垢等。

新科技洗污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出现的新的技术方法,比如专门的洗画机、激光清洗、微生物技术等。

· 陈树人《苏堤春晓》清洗脏污前后

关于古旧书画清洗应遵循的原则,主要看清洗后要达到的标准、清洗的度、清洗方法的标准等三个方面。

清洗后要达到怎样的标准问题,米芾《行草阅书帖》中提出要“洗书如初”,因为年代的原因我们现在只能做到“修旧如旧”,使其明净同时保留“古意”。

关于清洗的度,古人曾多次提到“不可频洗”“不可数洗”“不可重洗”,因此从书画修复和书画保护角度讲,要坚持适度清洗的原则。

清洗方法的标准,常规做法主要是洗至没有黄水,稍见明净又不失古色。

· 溥心畬《青绿山水》黑霉清洗前后

03

对症下药

三个“洗霉”修复案例

古旧书画修复清洗过程中出现的污损情况,霉点、霉斑日常中最为常见。接下来我们将以洗霉为例进行具体说明和分析。

霉斑有好几种,有黄霉、红霉、黑霉等。每一种霉斑清洗的难度又有所不同,再加上书画材质的不同难度会有所变化。

书画材质有纸本、绢本、绫本等,纸本又分生宣、熟宣、蜡笺纸、粉笺纸、云母纸、撒金纸、泥金纸等;绢本又分生绢、熟绢、粗绢、细绢、网绢等;绫本又分板绫、花绫、平纹绫,有厚绫和薄绫等。纸是植物纤维制作的,绢和绫是蚕丝制作的,是动物纤维,又叫蛋白质纤维。

· 洗霉

一般情况下纸本会比绢本和绫本好洗,纸是植物纤维,没有动物纤维密实,但纸本相对于绢本和绫本又比较容易弄坏,所以操作的时候要更加小心。

现在有很多的化学药品可以洗霉斑、污迹,如高锰酸钾、草酸、双氧水、漂白粉等。

古时候用皂角水清洗的书画,至于效果如何因为没有做过试验的原因,不知道对书画保护的利弊。高锰酸钾、草酸、双氧水、漂白粉等,日常都看得见、用得着。

笔者自1999年入行已有20年,实验了很多的化学药水(当然不是直接在书画文物上做实验),发现纸本用漂白粉清洗,伤害会降到最低,当然用药量要把握好;如果用漂白粉洗绢本和绫本等动物纤维,伤害会很大,有时候可能会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用高锰酸钾清洗绢本和绫本等动物纤维伤害会没有那么大,但对纸本书画伤害会非常大;双氧水在很多人的眼里药力是最小的,感觉对书画文物没什么伤害,其实不然,笔者就碰到10年前有朋友用3%医用双氧水清洗白粉反铅的书画作品,当年觉得医用双氧水药力小而没有做冲水处理,现在看到作品已经腐朽不堪,断裂,发黄,用手一摸就像粉一样了。

· 用高锰酸钾洗霉

黄霉斑清洗

以杨之光没骨人物画为例,这张画是黄霉斑,因为杨之光画没骨人物喜欢用洋红色,碰到化学药水会跑色,所以在清洗之前先处理画面,调胶矾水用干净毛笔涂在容易跑的颜色上,待干后用清水把画理平于洗画台上。

先拿一张空白纸喷水刷平于画的正面,以起到保护画面的作用,再拿两粒漂白粉碾碎在装药水的盆里面,加入够洗一张画的开水即可。

用棉签点洗空白处和霉斑比较严重的地方,待霉斑去掉后用大的棉花球把药水上在空白处,等半分钟就可以冲水了,冲水用冷水或温开水皆可。

冲水时一定要小心,不可把画冲坏,冲完水用PH纸试一下酸碱度,然后把画翻过来正面向下揭覆背纸。

· 杨之光没骨人物画黄霉斑清洗前后对比

黑霉斑清洗

丰子恺的这张树下人物图整张被黑霉覆盖了,几乎看不到画面。

拿到画时画还是潮湿的,首先得用吹风机把画吹干,用毛笔轻轻扫掉黑霉,黑霉相对来说比较难洗,用漂白粉试过一个角落,毫无反应,最后决定用高锰酸钾来洗。

高锰酸钾要先用冷水泡开,装在一个容器里,用时取出要用的量加一半的水用棉签轻轻涂在有霉斑的地方,画心干着涂即可。

因为发霉比较严重,涂好干后放一个星期后再用水把画理平正面上保护的纸,用开水冲适量的草酸淋于画上充分分解高锰酸钾,观察画面变化,等画面变白后用热水淋洗画面。

如还有没洗干净的地方可以马上用棉签点高锰酸钾等15分钟后用草酸分解,直至干净为止,用热水冲洗数次,吸干水份后用PH纸测试酸碱度。

· 丰子恺树下人物图黑霉斑清洗前后对比

红霉斑清洗

红霉是非常难洗的一种霉,在绢本上就更加困难了,本幅彭晹的绢本青绿山水画清晰就用了很长时间。

动物纤维不可以用漂白粉,于是选用棉签蘸高锰酸钾涂在画面发霉处,干后用草酸分解高锰酸钾,结果红霉动也不动,再次重复操作等15分钟后也是没效果,因为怕时间长了画面颜色会受影响,冲热水数遍晾干后再涂上高锰酸钾,药水干后涂一遍3%医用双氧水加大反应药力……反复数次,最后用草酸分解,用热水冲洗数遍,吸水后用PH纸测试才完成红霉斑清洗。

· 彭晹青绿山水画红霉斑清洗前后对比

以上案例都是民间个人收藏品,民间收藏爱好者喜欢干净所以要反复数次把画面洗干净,来增加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如果这些是博物馆或者艺术收藏机构的藏品不建议过度修复和清洗,毕竟化学药物对纸张和书画作品的画面有一定的伤害。

在古旧书画修复实践中,应坚持继承、发展传统技艺,并适当结合现代新科技手段。修复清洗时,要根据书画作品污损情况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依据不同条件选择适合的清洗剂和清洗方法,尽量坚持以保护为主、适度清洗去污的原则,以利于更好地保护中国文化遗产,代代传承,也使书画修复技艺传承与创新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