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谈审美层次,你在哪一层?
国学

马未都谈审美层次,你在哪一层?

2022年01月03日 19:11:25
来源:中国美术

中国的审美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马未都认为,中国的审美有四个层次,呈金字塔状。

所有的艺术都有通行的规律,都是由高雅向艳俗发展。

最底下这层,叫做“艳俗”。像张艺谋拍摄的《英雄》,冯小刚拍摄的《夜宴》,农村的大花布床单,流行歌曲,都是艳俗。它简单明晰,具有最广大的群众基础,是审美的第一个层次。

艳俗当然不是坏词,他是大众的审美,亦符合了大众审美的前提——理解。也就是看的明白!

二层“含蓄”。唐诗宋词是最典型的代表,我们需要慢慢体会它的美,而无法直接理解。表达同样的意思,藏了七分表达三分,都表达了含蓄的情绪。

比如李白的《送友人》:“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说得很简单:彼此一分手,我就坐着船走了。听起来没什么,但从诗歌的角度上讲,这是一副著名的流水对。上一句与下一句对仗工整,意思前后相接,这就叫做流水对。它的美很含蓄,是审美的第二个层次。

三层“矫情”。矫情,是一种过度刻意的要求超出常规的一种表达,但矫情在意识中非常重要,是一种对极致表达的要求。也只有这种很矫情的表达,才能让作品有风格。

毕加索作品

当代艺术都陷于这种状态,西方现代派的作品就是要表达一个观点,就是越来越矫情。比如典型的毕加索画作,有时很难看懂。据说英国女王都说:“我实在看不出来,他画的人的脸到底冲哪边?”。

元 倪瓒 渔庄秋霁图 上海博物馆藏

又如中国古代的“元四家”中的倪瓒,生活中特别矫情,特洁癖,作品亦是,枯山水,简约疏淡,格调天真,以淡薄取胜。形成荒疏萧条一派。

枯枝与瘿木

四层“病态”。当审美走到金字塔塔尖的时候,只要进入“病态”这个层次,就会呈倒金字塔状,突然释放,然后就变成最普及的事了。病态是一个中性词,不是贬义的,只是在非常态下更加接近于你不能接受的那个状态。

病态的审美首推缠足,今人对缠足难以接受,可清代以前的人以缠足为美。清人李渔在《闲情偶寄》里,还专门教人怎么欣赏缠足。《红楼梦》里的男子,大都具有女性美;而女子,大都具有病态美。贾宝玉女性美,林黛玉病态美,这就是中国人在文化中追求的一种审美情趣。当然西方也有,比如芭蕾舞,西方人的束腰,阉人歌手。

病态美还有一个例子,就是金鱼。金鱼其实是畸形鱼。今天大家都说金鱼如何漂亮,但如果你第一次看见金鱼,你肯定说这鱼太难看了。金鱼是一种病态的鱼,它把鱼所有畸形的地方全部夸大了。

同样的例子,还有北京哈巴狗。它的全称叫中国宫廷犬,是不健康的犬。宫廷犬是近亲结婚的产物,眼距很大,牙齿稀疏,有先天愚型的特征。

过去欣赏梅花,盆景中有干枝梅,也是病态的。文人欣赏梅花的最高境界叫做“病梅”,就是这花有点儿病,半开不开。文人就喜欢这种状态。

清 邓石如款瘿木树根笔筒

再说我们的家具。家具用材中有瘿木,瘿木所有的纹理都不是常态,而是病态的。“瘿”字就是一个病字边。所有人都认为,家具中如果有一块瘿,就不得了,这种病态变成一种很高层次的审美。

创造美有时候是天生的。比如唱歌,有人天生音质粗重,别人学不了。把音唱准了不难,音乐学院的学生都能做到,但唱不出那种感觉。

审美一定是通过后天学习才知道的。比如那些病态的,非常态的美,都是有人告诉你,你才知道。文人设计了审美的层次,大众就是跟着设计去学,审美是学来的。

审美金字塔

你不要拒绝你不懂的美,审美是可以经过后天学习的。美是多个层面的,根本不能强求统一,这也是审美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