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与高适的关系,告诉我们友谊为什么不等于态度?
国学

杜甫与高适的关系,告诉我们友谊为什么不等于态度?

“诗圣”杜甫不仅诗又多又好,且人缘也不错,所交朋友上至丞相、刺史等高官显贵,如房琯、严武等,下至小官微吏等底层人物,如郑虔、岑参等,几乎遍布社会各个阶层。在众多的朋友中,高适是杜甫所倚重的挚友,他对杜甫的帮助最大,对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之间的关系亲疏直接决定了杜甫人生的走向。

杜甫与高适的相遇在开元二十七年(739),那时节,高适应制举不中,杜甫举进士未第,在汶上一见如故,遂成挚交。居梁宋期间两人经常往来,在长安期间也时有唱和。然而,两人后面的人生却大不相同,高适在仕途上一路腾达,杜甫却一路坎坷。

上元元年(760),杜甫因经济拮据向时任彭州牧的高适求助而没有得到回应。为此杜甫写了一首《因崔五侍御寄高彭州一绝》:

百年已过半,秋至转饥寒。

为问彭州牧,何时救急难。

表明高适并没有回应杜甫的求助。上元二年(761),高适任蜀州刺史,访杜甫。杜甫作《奉简高三十五使君》:

当代论才子,如公复几人。

骅骝开道路,鹰隼出风尘。

行色秋将晚,交情老更亲。

天涯喜相见,披豁对吾真。

可以看出,杜甫对高适的情感依然很深,对其达官厚禄也非常赞赏。宝应元年(762),杜甫去往绵州,正遇蜀中叛乱,想返回成都草堂,便又求助高适,《寄高适》:

楚隔乾坤远,难招病客魂。

诗名惟我共,世事与谁论。

北阙更新主,南星落故园。

定知相见日,烂漫倒芳尊。

高适又没有回复,杜甫只能颠沛流离。广德元年(763),高适挂帅抵御吐蕃失利,杜甫写《王命》《征夫》《西山三首》等诗表达了对百姓生计的忧愁和对统帅援军的不满。广德二年(764),高适被召回京,杜甫作《奉寄高常侍》:

汶上相逢年颇多,飞腾无那故人何。

总戎楚蜀应全未,方驾曹刘不啻过。

今日朝廷须汲黯,中原将帅忆廉颇。

天涯春色催迟暮,别泪遥添锦水波。

表达了对高适前途和才能的高度评价,充分反映了两人的深厚友谊。

从杜甫与高适在蜀中的交往看,很多人认为两人的关系出现了裂痕。其实,这个问题需要站在杜甫和高适两个人不同的角度去看。杜甫对高适的情感是始终的,觉得两人一直如当初见面一样,布衣之交,友谊深厚,知己平等,所以高适给予帮助时就感激,没有回复时就着急,作战失败时就批评,回京受责时就鼓励。“汶上相逢”的以诚相待和无所顾忌的朴素友情,在杜甫那里延续下来。但杜甫没有意识到,地位上的差异和性格上的不同,已经使他和高适的关系不再那么密切和平等。高适的态度是容易改变的,故《旧唐书》评价他“君子以为义而知变”。由于经历和身份的悬殊,他对杜甫的感情已经发生了变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有求必应,也不会有那种心心相印的挂念。

对待于友谊,杜甫的不变和高适的改变,性格使然,无关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