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字赵孟頫:如何把字写活?
国学

大字赵孟頫:如何把字写活?

赵孟頫在书法发展史上的重要意义,在于他以师法晋唐为号召,恢复了被长 期中断和破坏了的古法,以其“借唐追晋”的书法实践,身体力行,左右了一代 书风,并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壮年以后的赵孟頫,为适应书写碑版大字的需要,注意汲取李邕、苏灵之、 陆柬之、柳公权等人的营养以加强自身的大字创作。我们注意到,这些书家代表 了盛中唐书法开始将“二王”行书敛入唐楷规矩的庭势,而 赵孟頫更可能通过对行书灵动因素的融入一一即“行楷相通”的笔法,改造唐楷过于拘守法度的缺陷

于是,一种大楷新书风——“赵体”便从唐人楷书笼罩中脱颖而出。

清人朱履贞《书学捷要》的“遒媚”一词,可以概括这一新书风的主要特质。“ 圆活”与“峭劲”的有机融合是“气势雄伟而不失灵便”—— 即“遒媚”的关键所在,其技术要点在“笔方势圆” 。笔方则笔势劲健,斩截俊朗;不方则疲弱乏力。势圆则气韵流动,气势贯畅;不圆则松散势滞。筋力与风韵兼而有之,这无疑是一种更高、更难的境界。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写意”的大楷新书风,在欧、颜、柳、赵四家中,其技法未必在其他三者之下。

有鉴于此,我们特选赵孟頫经典碑版大书进行解析,力求“会古人之意”。

其中、《妙观重修三门记》,书于大德七年(1303)。此时,已逐渐加入了一些李邕的笔法,被明人评为天下赵碑第一。本文着重注意此碑楷中寓行、“去李邕之劲利欹侧而变为浑厚方正,端庄典雅,气势雄伟而不失灵便”的特征和风貌。

其次、《妙 严寺记》,又称《湖州妙严寺记》,书于至大二年(1309),明人赞此碑书“ 得之于也,应之于手,通之天下”,也是赵孟頫行楷书之代表作。本文着重从细 微处注意赵孟頫对结字的造势夸张和笔画的锋芒显露所作的弱化处理,从而使其 这一时期的碑书,结体工稳,端庄雍容,疏密适宜;书风日趋刚健、挺拔、开张;“遒劲”超过了“姿媚”;字形也由方阔化为顽长,从而使结体更加宽阔自然,用笔更加遒劲。当然,堪选例字并不仅限于此二帖。

赵孟頫说,“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工。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 古不易。”在注重结体的同时,赵孟頫更注重用笔。

#1

横的起笔

赵楷书横起笔有一些特殊之处,少数起笔处有呈方折刀刻状,这种笔法便于 勒刻。这些笔画少数地方稍作回锋,例如“事”、“吏”的第一笔横。

大多起笔侧锋入纸,再迅速转为中锋行笔,所以起笔处尖角角度较小。例如“ 列”的第一笔的起笔,“方”的的第二笔横画。

#2

横的收笔

赵孟頫收笔时,轻驻笔,笔尖向右下角轻按,不回收,使得收笔处成为一个 方折形状。例如“所”、“石”的第一笔:

#3

竖的起收

竖有垂露和悬针之别,悬针竖尾部尖。

垂露竖向左上起笔,向右下轻顿后向下行,至末尾稍延即回锋收笔。

如“中”的最后一笔,“下”的第二笔竖。

《三清殿记》选字

《仇锷墓志铭》选字

悬针竖为笔画行至大约四分之三后向下边走边提,出锋迅速稳健。

如“坤”、“计”的最后一笔竖。

《胆巴碑 》 选字

《三门记 》 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