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的牛僧孺对奇石的酷爱开启了品石之风
国学

唐代的牛僧孺对奇石的酷爱开启了品石之风

作者: 赵心放

牛僧孺不仅在唐代、甚至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估摸算得上是一个知名人物。牛僧孺在从政方面的优缺点都十分突出,是个杰出的文学家,对奇石的酷爱开启了品石之风。本文聊聊牛僧孺的故事。

(一)颇有政绩颇有失误

牛僧孺从小博览群书,知识丰富,为人精明,协调能力和办事能力强。科考入仕后一路吉星高照,成为了两朝宰相。他为官十分清廉,两朝的时任皇帝都十分信任他,他做出了不少政绩。

唐穆宗朝时,他任御史中丞相,负责清理监狱中那些被押犯人的案子。他认真查阅案卷和听取申诉,纠正了不少冤案。他通过细致的调查研究,惩治了一批收受贿赂的贪官污吏,得到朝廷的好评。

长庆三年(823年),他出任鄂州刺史、武昌节度使。在此任上干了六年。他采取措施整顿官吏队伍,裁减多余的人员,组织民工加固维修武昌城的围墙,颇有政绩和名声。经朝廷批准,撤销沔州,将汉阳、汉川并入鄂州,为鄂州社会发展和商业、文化的繁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俗话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清正廉洁,颇有政绩的牛僧孺也有很大的失误。那就是当时任西川节度使 的 李德裕,向朝廷报告,请求准许吐蕃的维州守将投降,顺势将维州收复。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当时执掌朝政的牛僧孺竟然将吐蕃降将及维州归还给吐蕃,引起了朝野普遍的不满。本人因此被罢免相位。根据现有的史料分析,牛僧孺难免从个人的恩怨来处理这事之嫌。这也是牛李党争产生及长期不能平息的一个重要原因。

以他和李宗闵为头儿的牛党,与李德裕、郑覃为首领的李党,因政见不合等原因在朝廷进行争斗,持续时间长达四十余年,以致时任皇帝唐文宗叹息,平息闹事容易,平定朝内党争很难。牛李党争在古代中国历史上创造了党争时间最长的记录,加速了本已病入膏肓的唐王朝的灭亡。

(二)他开启了品石之风

在不少人的眼中,很多石头,哪怕是造型有些特别的石头,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可是在牛僧孺的眼中,它们就是鬼斧神工创作的、能给他带来心灵愉悦的艺术品了。

文前说过,牛僧孺为官十分清廉,不管金银财宝 或是什么稀罕的贵重物品,他都能做到不屑一顾。但使人难以理解的是,唯独对奇石他没有抵抗力。只要有人送给他珍奇的石头,他都会欣然接受。地方官员们知道他爱石成痴的脾性后,纷纷投其所好,四面八方去搜罗奇石送他。 天长日长 ,牛僧孺就有了数目众多的石头了。

为了妥善保管和品评观赏这么多的石头,他在热闹繁华的洛阳城专门修建了两处顶级庭院,专门来放置他的那些各式奇石。他不仅乐于自己收藏和欣赏奇石,还常常邀约文友们来共同赏玩。

我国的品石之风由来已久,但是品石受到如此重视,据史载还是从牛僧孺对奇石的热爱开始的。

(三)是一位杰出的文学家

牛僧孺不仅是一位知名的政治家,也是一位杰出的文学家。他的文章和诗作很有特色,彰显出他满腔的壮志情怀,文章的构思巧妙,新意新颖,发人深省。据统计其作品有《玄怪录》十卷。现在《全唐文》中存文二十一篇,《全唐诗》中存诗四首。

他和白居易、杜牧、刘禹锡等著名文学家关系很好,来往密切。开成四年(839年),六十岁的牛僧孺再度出任宰相兼任襄州刺史。这一年杜牧在京城。他们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和吟诵诗歌,在牛僧孺即将出发去襄州之前,杜牧写下了一首《送牛相公出镇襄州》诗相赠。

这首诗很出名,包含了丰富的内容。简单概括一下,有这么几点意思:一是赞扬牛僧孺高尚的道德和辉煌的业绩,必将名垂青史。二是表达了自己与牛僧孺相见时难别亦难的心情,仍然是短暂相聚,又要依依长别。三是追忆了当年牛僧孺在扬州对自己的关怀之恩。简而言之,这首诗的绝大部分内容都是对牛僧孺的赞美之言。

这是在两人交往中,杜牧写给牛僧儒的最后一首诗。这首诗的“德业悬秦镜,威声隐楚郊”两句是关键,杜牧对牛僧儒的道德、声誉及政绩进行了一系列点赞。现在你去襄州兼职也不过是项暂时的工作。您刚刚与皇帝告别了,现在又与好朋友告别。我想以你的地位和声望,出京仪式很隆重,一定是有高高的旗枪。旗枪有红红的飘带在空中飘扬。

白居易十分看重二人的友情和他的爱石情结。白居易视牛僧孺为唐代的藏石大家,认定牛僧孺藏石甚多,其中的 佳品 不少。抽象引人遐想的和具体使人一目了然的均有,各种形态的藏石形神兼备,很有特色。乐天先生于会昌三年(843年)五月撰定了一篇《太湖石记》,以牛僧孺的藏石为对象,深刻简洁的讲述了藏石赏石方面的理论与方法,从而提升了牛僧孺在古代石坛上的影响。

评价历史人物一定要做到全面的和历史的,这样才能客观公允。牛僧孺值得特别一书的是,他开启了品石之风。从他以后,品石逐步从贵族家的专利变成了老百姓的一种休闲爱好。不少有条件的百姓家,会在家中摆放奇石,为整个家庭增辉。

【作者简介】赵心放,笔名赵式,重庆市杂文学会理事、重庆市南岸区作家协会理事。

顾问:朱鹰 、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