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读诗经(十一)单相思也是一种风景

妙读诗经(十一)单相思也是一种风景

2019年01月02日 10:21:00
来源:凤凰网国学

【编者按】

学经典,贵在追根溯源,返璞归真,从源中得到真知,从“真”中悟出今天乃至今后我们可以吸取的养分。受凤凰网国学频道之“非常国学课”邀约,特级教师、教育部“国培计划”专家、中学语文名师陶妙如开设《妙读诗经》连载专栏,包括爱情、战情、孝情、颂情、离别、发泄反抗、自然背景、守业、创世等系列解读,用“一诗(文)一本一时代”或者“一诗(文)一人一朝代”的思路,引导大家读一篇翻一本品一个时代。书要浸读,方可悟得,不求数量,只求读懂、读通、读活。

【妙读诗经·爱情婚情与家国关系篇】

单相思,那意境亦是温文典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这是张小娴作品《荷包里的单人床》中的句子,当然也有说是出自泰戈尔《飞鸟集》。

其实,我觉得这句话也是写两个不在同一频道上或说不在同一思维层次里的人,他们之间暂时还没有具备同频共振的前提条件。像这样的经典句子,在《诗经》里早有吟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

蒹葭

蒹葭(jiān jiā)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sù)洄(huí)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qī),白露未晞(xī)。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méi)。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jī)。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chí)。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sì)。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zhǐ)。

这大概可以说是一首单相思的歌了。现在也有男儿单方面喜欢女孩,女孩单方面喜欢男儿的,这很正常。从古到今都有。当然,对《蒹葭》的主题意见也是多方的,根据诗序:蒹葭,刺襄公也。或以为有所爱慕而不得近之之诗,似是情歌,或访贤之作。我们不讨论,我们想讨论的是为什么《蒹葭》这首诗,几千年来,人们大多喜欢吟唱呢?

你若用情读三遍,你就可能被带入到一个以水、芦苇、霜、露等意象营造出的一种朦胧、清新又神秘的意境里,可望难即,却又不想止步的心神动态中。

蒹葭:芦荻,芦苇。蒹,没有长穗的芦苇。葭,初生的芦苇。芦苇(学名:Phragmites australis)是生长于沼泽、河沿、海滩等湿地的一种植物,遍布于全世界温带和热带地区,芦苇属的植物大约有10种,有的分类学家认为芦苇是芦苇属的唯一种类。

蒹葭具有“幻化”作用,你看,芦苇丛生,在天光水色的映照之下,微风一吹便会呈现出一片飘忽不定若隐若现的迷茫的境界。

这就用景语来显示出所要表达的那个“可望难即,”的境界的一种方法。“关情者景,自与情相为珀芥也。情景虽有在心在物之分。而景生情,情生景,哀乐之触,荣悴之迎,互藏其宅”, 王夫之《姜斋诗话》中这段话说得很明白。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可望难即,以至于眼前出现幻境。一见钟情,兴奋不已,追求不达,烦恼、失落、惆怅。

追不到的,往往觉得就是最好的,最美的。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于是,那般美好就化作了一个念想,一个坐标,思之,念之,久久于怀。唐晏殊的〔蝶恋花〕“昨夜西风调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大概也如我一般,将这看着是一场恒久的苦等,一份幻化的无限飘渺的梦中情歌吧。

在《诗经》中有一首《菁菁者莪》与《蒹葭》结局完全不同。《菁菁者莪》用“在彼中阿”、“在彼中沚”、“在彼中陵”由远及近,最后与所爱之人“泛泛杨舟”, 同舟共济、同甘共苦。处处烘托出清朗明丽的山光和灵秀迷人的水色和浪漫幸福之情,两首诗一可望不可即一执子之手,一虚一实,可谓珠联璧合。

《人间词话》所说:“《诗·蒹葭》一篇,最得风人深致。”具有“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和“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

情到深处自然真!

虽不能达,但我有权呐喊

一位青年樵夫,他钟情一位美丽的姑娘,却始终难遂心愿,情思缠绕,无以解脱,面对浩渺的江水,他将满怀的惆怅愁绪,化成了一首歌高声唱出,这首歌名叫作《汉广》。

周南·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yì)其楚;之子于归,言秣(mò)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lóu);之子于归,言秣其驹(lóu)。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砍櫵在汉江,远遇漫游女,一见心动却徒劳。

江面宽又长,我无摆渡船,只能看看空忧伤。

忧伤又忧伤,恍恍惚惚状,喂马驾车娶新娘。

相思梦很长,来到汉江旁,面对河水我呐喊。

这也是一首单相思的歌!《蒹葭》与《汉广》,这种“可见而不可求”的情景,西方浪漫主义称之为“企慕情境”。就是说心中渴望、追求的对象在远方、在对岸,可以眼睛望到,心中想到,却无法手触身接,是永远可以向往但永远不能到达的境界。

这里有物理的距离,也有心理的距离。从古到今都存在。庄子在《秋水》中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庄子在《齐物论》中说“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 老子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

这是感情的跌荡,似乎好像也可看着人生某个时段的写照。在困境中,在无法突破中,呐喊声声,将自己心中所说倾吐也是一种突破。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情感的人读之会有不同的感触。

单相思,也是一种风景。

【作者简介】

陶妙如,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教育部“国培计划”专家库专家,湖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兼职教授,湖南省中学语文专业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出版《让爱智慧》《做温暖的教育》《中华最美诗文选》12册、《大国教育》《心界》《丈量》等,其中《最美论语》《最美易经》为中英文版。主编的《最美唐诗》《最美宋词》输出新加波,成为国际中文教材。

【推荐阅读】

妙读诗经(一)辽使为何成为东坡粉|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二)学习应从基础开始|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三)孔子为什么反复提醒要读诗?|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四)做人做事的道理都含在诗里|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五)诗是理解传统文化的法门|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六)诗连接着历史与未来|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七)在明亮灵性的意境里 他们自由恋爱|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八)桃夭之美:相亲有标准

妙读诗经(九)“吃瓜男女”的爱情真谛

妙读诗经(十)问世间情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