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毛佩琦:中国不乏斯文扫地的历史 重建斯文需看两方面


来源:凤凰国学

重建斯文,根据刚才所说的定义就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重建我们的文化传统,重新认识中华传统文化,重新估量我们传统文化当中优秀的有益的成分、重新建立中华文化本身的自信心,让它的体系能够在世界文化之林当中自成体系,有骨气的站起来。不做西学的奴婢,不做诠释西学的注脚。

【编者按】10月29日上午,“致敬国学: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高潮迭起,持续三天的颁奖盛典系列活动进入第五场:重建斯文跨界高端峰会。这是根据本届国学大典总顾问许嘉璐先生的建议创造性开设的活动,与28日下午的“亲近国学精英创新论坛”既相互呼应,又在主题上更显升华。凤凰网总裁、一点资讯CEO李亚客串主持,88岁高龄的著名文物学家、考古学家孙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佩琦,台湾著名漫画家蔡志忠,敦和基金会理事陈越光,澳优乳业集团董事长颜卫彬担任论坛嘉宾,三个小时的对话,围绕何谓斯文、现代人为什么需要斯文、如何重建斯文的主题论道,主持人抛出的问题犀利敏锐,嘉宾们妙论迭出,精彩纷呈。凤凰国学特将此次峰会上的嘉宾发言稍作整理,尽量保持实况全貌,与各位网友分享。以下为文字实录三: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佩琦

主持人李亚(凤凰网总裁兼一点资讯CEO):接下来我们要邀请中国人民大学的毛佩琦教授。两年前在国学大典的启动仪式上,毛教授曾经很痛心地说过“国学的命运很可怜”。毛老师是历史专家,也非常注重国学的大众传播,一直在身体力行的传播传统文化。那么请毛老师结合对历史的了解,谈谈什么样的情况算是斯文扫地,有什么样的标准,以及一开始我们在茶歇室,当时孙老提到请您来答的题,您有什么看法?  

毛佩琦(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致敬国学、重建斯文的活动现场,面对这么多朋友、先贤、长者来请教。刚才主持人提到一个问题:斯文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其实我们如果查查辞书的话,很简单。我理解的斯文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就是文化书本教育的层面。你看我们每到孔庙,上面就写到“斯文在兹”。这是讲到教育,讲到文化的传承。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社会生活精神面貌的传承。行为举止方面,说这个人很斯文,并不见得受过多么高深的教育,有多么高深的文化地位,但是他的行为举止让别人感到儒雅、文静、正义或者是懂得礼仪。因此这个斯文的扫地,我觉得包括这两方面的扫地:一个是我们说的文化遭到了彻底破坏,斯文扫地;另一个就是道德社会秩序沦丧了,这叫斯文扫地。

在我们中国历史上,虽然有一个悠久的文化传统,说尊重文化,尊重道德礼仪,但是我们也不乏斯文扫地的历史经历。几个大的历史关节上,斯文都曾扫过。比如太平天国时期,那些太平军冲进孔庙,在泮池喂马,斯文扫地了。太平天国的时候很多书都有记载。我们看到义和团的时候,斯文也曾经扫过地。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很重视的一部书《永乐大典》现在没有存世了,其中重要节点就是在义和团的时候,很多《永乐大典》的书从宫里、从储藏室的的书库里弄出来,当拳民做自己铺垫的东西了,当做砖头到处乱扔,斯文扫地。在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时候,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斯文扫地。当时有个口号叫做“知识越多越反动”。这个话我们现在听起来,是非常可笑的话,但是在当时斯文扫地的那个时候,就是“知识越多越反动”!谁是反动学术权威,那好,不仅仅斯文扫地,让他真正去扫地,不仅扫地,去扫厕所。于是很多教授,很多导弹专家,他们去扫地。这是真的斯文扫地。

中国人尊重传统,有尊重传统、尊重文化的传统。同时,也有破坏文化、毁坏文化的这样一个恶劣传统。所以现在我觉得,我们现在的重建斯文,为什么有必要?就是我们现在又遇到了一个新的时期,这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引进市场机制来振兴我们中华的这样一个契机。在这个时候,我们斯文放在什么地方?我们是不是仅仅注意到物质的、技术的层面。卫星可以上天,航天飞机可以上天。那么其他的不讲?中国古代士大夫,现在叫作知识分子,一个最重要的精神支柱,就是讲“义利之辨”。义在先,利次之,可以舍生取义,可以为了他的理想抛弃一切,而不能见利忘义。但是现在我们的社会,见利忘义的事情还少吗?为了功利不惜一切的事还少吗?如果从个人来说,我们可能会发现,现在有句话叫作“全民皆贪”,这话不准确,但是它在某种层面上也反映了一些现实,说是“大官大贪,小官小贪”。这个小区把门的也贪,大街上开车的也贪。你只要不要这个报销条,他可以说这个钱给你便宜点,那钱他就拿走了。将来他当了官这是什么情况?

所以我们重建斯文,根据刚才所说的定义就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重建我们的文化传统,重新认识中华传统文化,重新估量我们传统文化当中优秀的有益的成分、重新建立中华文化本身的自信心,让它的体系能够在世界文化之林当中自成体系,有骨气的站起来。不做西学的奴婢,不做诠释西学的注脚,要让它成为一个闪闪发光的、能够和世界上任何一个文化体系并立的中华文化体系。这些话怎么说?说来就话长了,要从五四说起,我们一会儿再展开。这是一个。

另一个层面,就是一个社会的层面、社会精神层面,就是普遍的道德教育和行为规范的层面。这个层面就包括我们每日的生活礼仪,平常的用语,人和人之间关系的处理。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现在我们的网络语言十分粗鄙,或者不好听的话,下流的语言都正式进入网络语言,甚至有些纸媒,都引用网络语言中不雅的词汇。我觉得这是我们媒体人和使用中国语言文字的人应该警醒的。

这是几个小例子。现在我们历史上那么多敬语哪去了?没有了。北京人说话不能说你我他仨。孙老都知道,对一个尊敬的长者我们都不说“他”,或者说“他怎么样”。以前我们在写信的时候,兄台、尊座这些词都没有了,实际上有尊称啊。什么令堂、什么令爱等等也都不说了。一说就是封建的、迷信的、落后的、反动的全站出来了。我们所有文明的、文雅的生活方式都被一扫二空了。所以我们重建斯文,一个是在文化系统上要重建,一个是我们在行为规范和社会道德上重建,我说得太多了一点。

主持人李亚:毛教授讲得很多,我自己也有很多感悟,那么等会儿有时间我们再进一步展开。我觉得有好些方面都挺触动我的。太年轻的听众可能没有太多感受,但是我们稍微有过一些工作经历以后,也许会想到这样的场景。刚才毛教授提到的,小区的保安在你停车要走的时候,可能就会说:你不要票,我就给你便宜几块钱。我在想我自己以前也遇到过这种事情。我们那个小区的停车挺贵的,我当时想了想,但是我还是要票。我要票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公司的规定这个停车费是可以报的。如果不是这样的情况的话,我们作为一个真实的个体遇到这样一个诱惑,惟愿没有别人知道,而且也不是一个大的事儿。我们是不是就会在这些日常小的规范上,不会像古人那样要求的君子那种人格来要求自己?我觉得这确实是市场经济带来的一个强大的冲击。所以刚才毛教授也提到,我们怎么样能够不做西学的诠释者,怎么样能够让中国的价值、国学的智慧在我们当代对个体、对社会,也包括对企业的竞争策略等等各方面,能够重新起到一种价值范导的作用?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既让人忧心忡忡,同时我觉得,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要办这样的推广国学的活动的初衷之一。等会儿我们会再回到这个话题,更深入的讨论。

【延伸阅读】

直播回顾:重建斯文跨界高端峰会

国学大典首创跨界峰会 名流犀利解读“重建斯文”

凤凰网总裁李亚:尖锐的现实正在被“斯文”拷问

孙机:重建斯文 就是要建立中国文化人的骨气

毛佩琦:中国不乏斯文扫地的历史 重建斯文需看两方面

漫画家蔡志忠:斯文也是生活标准 来自传统落实于生活

陈越光:在斯文的“重建”二字上 看到一种冲击力 

颜卫彬:以儒学精神为核心制订“澳优法则”

对话孙机:重建斯文 应该循序渐进慢慢地来

对话毛佩琦:“斯文”的核心就是以民为本

对话陈越光:重建斯文亟需堂堂正正的核心理论

对话蔡志忠:斯文一定要“做” 才能显现出来

对话颜卫彬:企业需汲取东方智慧以促斯文回归

重建斯文跨界高端峰会:观众提问火药味十足

 

*本文为凤凰网国学频道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