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漫画家蔡志忠:斯文也是生活标准 来自传统落实于生活


来源:凤凰国学

刚才在茶歇室简单交流的时候,蔡先生跟我说,他不戴手表,也不用手机,更不用微信、QQ类的东西。简单来讲,只能他来找世界上的人,不能让别人来找他。

【编者按】10月29日上午,“致敬国学: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高潮迭起,持续三天的颁奖盛典系列活动进入第五场:重建斯文跨界高端峰会。这是根据本届国学大典总顾问许嘉璐先生的建议创造性开设的活动,与28日下午的“亲近国学精英创新论坛”既相互呼应,又在主题上更显升华。凤凰网总裁、一点资讯CEO李亚客串主持,88岁高龄的著名文物学家、考古学家孙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佩琦,台湾著名漫画家蔡志忠,敦和基金会理事陈越光,澳优乳业集团董事长颜卫彬担任论坛嘉宾,三个小时的对话,围绕何谓斯文、现代人为什么需要斯文、如何重建斯文的主题论道,主持人抛出的问题犀利敏锐,嘉宾们妙论迭出,精彩纷呈。凤凰国学特将此次峰会上的嘉宾发言稍作整理,尽量保持实况全貌,与各位网友分享。以下为文字实录四:

 

台湾著名漫画家蔡志忠先生发言

主持人李亚(凤凰网总裁兼一点资讯CEO):接下来要介绍的这位,是大家非常熟悉的蔡志忠先生。他是一位来自台湾的卓越漫画家。现场看过他的漫画、读过他的书的请举个手。

这个确实也体现了国学的普及,需要像这样为大众创作的艺术家、漫画家。蔡先生创作的书,光是漫画诸子百家系列总销量就高达4000万册,微信有一个说法叫10万+,公众号一篇文章的阅读量达10万+,那还只是一篇文章,蔡老师这是书卖了四千万册,以25种语言发行了45种版本,阅读人群超过1亿。蔡先生的漫画把最理性的哲学与最感性的画面融合在一起,对我们很多人从青少年时期对国学、对东方智慧发生兴趣,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让我们再鼓掌感谢一下蔡先生。 

刚才在茶歇室简单交流的时候,蔡先生跟我说,他不戴手表,也不用手机,更不用微信、QQ类的东西。简单来讲,只能他来找世界上的人,不能让别人来找他。我问他最近在从事什么新的创作,他说主要是在进行理论物理的研究,而且纯粹是理论物理,不是用什么东方神秘主义的思想、或者东方智慧思想。他刚才给我看了一下手稿,给我看了一下,真的是充满了数学演算公式。我是学理科出身的,但是看了一下不太懂。蔡先生的智商是184,在座的可能只有孙老(有这个水准)。蔡老师,刚才前面几位有一些分享,您可以随意一点,但是有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分享。我们国学频道主编柳理跟我讲过,他读到过关于您的一篇文章,说您可能是从小的时候是受到父母的教育,您的经历与家教、熏陶有关,这一点想向您请教。

蔡志忠(台湾著名漫画家):谢谢,我认为,所有的教育都是应该从家里教起,一个小孩的第一教育就是妈妈的怀抱,第一个老师就是妈妈。所以当我们把一个小孩子养到六七岁,送到学校,让学校去教的时候,如果我们自己都没有做好,那是没有用的。就像我教育自己的小孩,也都是从自己开始。因为我太太是电视台导播,每天全程都很忙,我28岁开公司,我的小孩基本上是跟着我到我们公司。所以至于斯文是什么?就是要从这里做起,白纸黑字写在上面是没有用的。所以我们在说谁斯文或者古人哪一个人斯文来作为所有人的标准时,那我们就要先跟他学习。

例如我带小孩到餐厅吃饭,她大概两三岁,服务生拿两杯茶过来,一杯给我,一杯给她,我就说谢谢,把茶杯放到我女儿面前。我说“说谢谢”,她就不说,我说“说谢谢”,反正她不说就不能进行,那个服务生也没走,她就说了谢谢。等一下服务生给了我一盘菜,我又说谢谢,当下那样我就会敲桌子,她没有说,就敲两下,所以她就会跟着我说。

我15岁到台北当漫画家,两年后因为政府需要漫画审查,出版社就不出书了。所以我17岁的时候回乡下两个月,我平常回去都是三天五天,这次回去很久。我爸爸偷偷问我妈妈说,他看起来好像很严重,连唱片机都带回来了。隔壁家太太问我妈妈说,你们志忠为什么这次回来这么久?我妈妈就说,人家是读书人,他做什么必有他的道理。对于我父母来说,家就是你的永远的家,你回来一天,或回来一辈子,都不会问理由。同样的,我的女儿现在给我添了两个孙女,有一天她如果回到家里呆了很久,我一定不会问她,说你是不是离婚了,是不是要常回家?因为家就是你的家。

我觉得斯文其实是一个生活标准。我1990年移民到温哥华,那时候温哥华的华人大部分是台湾移民家庭和香港移民家庭,中国大陆的移民家庭很少。台湾的太太们大概都睡到十一点,然后开始打电话,互相约在Chinatown吃饭,吃完了就是去某一户人家喝下午茶或唱卡拉OK,那外国人可不是这样。外国人他们大概早上起来就会去花圃剪花,在某个地方把花插好,然后会去慢跑。那个习惯可能是来自他祖母、母亲,他自己学习的。所以每个人其实都不一样,都是来自于传统,继而落实为生活。

我年轻的时候去菜市场可不是要去买菜,买水果,我就是去买花。像今年的四月,台湾一位女作家快80岁了,叫张晓风,到杭州去我们家拜访,我就拿着剪刀到我的院子里去剪一根大概这么长的垂枝海棠,然后送给她。我问她已经几十年没有好男人送过你花吧?她说大概快50年了。我们家永远有布置花,因为我住在山上,所以其实有很多花,我通常都会把每个房间插很多,任何女生要离开我们家,我都会拿一束,甚至整个花盆全送给她,人家很感动的。

今天大家说是好像朝功利去看,其实古代的中国人可不是这样。我跟孙先生一样是研究古董的,我的收藏呢,3520尊古铜佛,当然没有东西买的时候,我还有买水沉檀,或是买木雕。木雕大概有三百多个。三百多个对我来说不算是收藏,水沉檀当然买得更少,早期那个水沉檀大概比一个便当盒还小。

早期人们的生活是很淡定,很优雅的,所以优雅是自己对整个人生的生活态度。就像我连死掉会葬在那里,墓碑会刻什么,都已经做好了计划,死掉之前一个礼拜我要开party,我一定不介意通通想好。当很多事情,你把一辈子都看轻了,面临什么事情你都会很淡定。

例如我结婚的时候,我甚至都想过什么事可能会发生,都想一遍。例如回到家里,打开卧室发现老婆跟一个没穿裤子的男人在办事,我一定说对不起,请继续,不要在意。事实上我后来发现这个还不够优雅。听说英国的gentlemen,一进去看到老婆和一个男人没穿裤子,在办事,他会假装没看到,说对不起,我忘记带雨伞,拿了雨伞就走了。所以我还不够优雅。

我们在温哥华的时候,有出版社老板,我说你们的书柜什么时候到?他说下个礼拜到。那书柜他等了一个多月,我说那我礼拜二去参观,他说不行,你一定要今天来参观,当我们的家被我老婆布置好以后,就完全不能看,因为女人没有文化,所以就东西乱买,东西乱摆,就完全不能看。所以斯文是要非常长期的经营,才办得到。

主持人李亚(凤凰网总裁兼一点资讯CEO):蔡先生应该说是一个性情中人,还是一个魏晋风度时代的人,我觉得还是比较特立独行的一个人。他所经历的教育,我觉得也跟我们大陆的教育体制培育出来的人不一样。当然中国古代的教育,特别强调父母、家庭的影响,言传身教的东西,我想在今天,确实我们很多小孩或者是中小学生,他们的行为规范也好,包括内心的一些认同也好,我觉得最重要的会来源于我们的父母,会来源于我们的家庭。所以这一点也给了我们教育,教育在重建斯文中所要扮演的角色。蔡先生也提到了他从台北回到家乡。讲到这段我想起,不知道在座各位有没有听到过一首著名的歌叫做《鹿港小镇》,歌词说“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在文明里徘徊的人们”,那个歌创作的时代,刚好是台湾社会从传统文化相对来说没有经历文化大革命式的破坏,步入到现代化、市场化征途中。传统文化和现代西方市场经济、西方文明价值冲击的时候,人的内心有一种矛盾的东西。当然在过去的20年,我们也越来越体会到这些东西。

【延伸阅读】

直播回顾:重建斯文跨界高端峰会

国学大典首创跨界峰会 名流犀利解读“重建斯文”

凤凰网总裁李亚:尖锐的现实正在被“斯文”拷问

孙机:重建斯文 就是要建立中国文化人的骨气

毛佩琦:中国不乏斯文扫地的历史 重建斯文需看两方面

漫画家蔡志忠:斯文也是生活标准 来自传统落实于生活

陈越光:在斯文的“重建”二字上 看到一种冲击力 

颜卫彬:以儒学精神为核心制订“澳优法则”

对话孙机:重建斯文 应该循序渐进慢慢地来

对话毛佩琦:“斯文”的核心就是以民为本

对话陈越光:重建斯文亟需堂堂正正的核心理论

对话蔡志忠:斯文一定要“做” 才能显现出来

对话颜卫彬:企业需汲取东方智慧以促斯文回归

重建斯文跨界高端峰会:观众提问火药味十足

 

*本文为凤凰网国学频道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责任编辑:李志明 PN0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灯谜猜猜猜,“元旦过生日”,打一城市名称?
  • 上海
  • 北京
  • 重庆
  • 沈阳

对啦,马上看美图~

答对才能看美图哦~

不对,再猜猜呗~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