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读诗经|《豳风·东山》:大事件里小人物的心思

妙读诗经|《豳风·东山》:大事件里小人物的心思

2019年04月16日 10:41:51
来源:凤凰网国学

【编者按】

学经典,贵在追根溯源,返璞归真,从源中得到真知,从“真”中悟出今天乃至今后我们可以吸取的养分。受凤凰网国学频道之“非常国学课”邀约,特级教师、教育部“国培计划”专家、中学语文名师陶妙如开设《妙读诗经》连载专栏,包括爱情、战情、孝情、颂情、离别、发泄反抗、自然背景、守业、创世等系列解读,用“一诗(文)一本一时代”或者“一诗(文)一人一朝代”的思路,引导大家读一篇翻一本品一个时代。书要浸读,方可悟得,不求数量,只求读懂、读通、读活。

【妙读诗经·战争篇】

战术已难运用于今日,战略却具有永久的价值。

——题记

《诗经》不仅仅是文学作品,也是西周至春秋早期五百年间的文典。它的价值不在它是出自谁手属于哪个阶层的作品,而在它的存在让我们从多角度初识了那个时代,领略到了以诗的角度来展示的那个时代的文辞之美,声乐之美,生活百态之美。其诗所绘细则如丝,大则如虹。因为《诗经》的存在,那些微小而动人的歌吟才没有被时代的宏大音响而吞没,也因为《诗经》的存在,那个时代的宏大声响才没有因时代的久远而匿迹。

《豳风·东山》就是一首描述周公东征三年,得胜归来之路上,一位远征士卒惊喜慌乱猜测热切期盼的微细如丝的归思。

《豳风·东山》:近家情更切,不敢问来人

东山

《豳风·东山》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

自我东征,久久未归。今我东回,细雨相随。听言东归,我心西飞。

瞬换旧装,不再衔枚,山蚕蠕动,久曲桑树,风餐露宿,车底窝睡。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果臝(luǒ)之实,亦施于宇。 

伊威在室,蠨蛸(xiāo shāo)在户。町畽(tuǎn)鹿场,熠耀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自我征东,久久难归。今我东回,细雨相随。栝楼串串,蔓挂檐上。

土虱满屋,蛛网当门。兽迹斑斑,萤火闪闪。家荒不畏?令我怀想。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鹳鸣于垤(dié),妇叹于室。洒扫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自我征东,回家成空。今我东回,细雨蒙蒙。鹳丘轻唤,妻室长叹。

洒扫房舍,盼我早归。苦瓜已苦,苦菜相连。自别不见,整整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仓庚于飞,熠耀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自我征东,回家成空。今我东回,细雨蒙蒙。黄莺翻飞,毛羽光辉。

新娘初嫁,骏马迎亲。娘结佩巾,婚仪庄重。新婚多美,别来无恙乎!

全诗选择了一个特别的角度,回家的路上,这条路好长好长,长到用整整三年的思念铺就。这条路又很短很短,短到一眼可望见家中妻房。新婚燕尔,似在眼前,又触手却不可现。

全诗四章章首四句叠咏,文字全同,构成了全诗的主旋律。用雨作为线索,贯穿全文。文学批评家贺贻孙评价:“首章班师遇雨也。次章长途遇雨也。鹳鸣、萤飞,雨候也,以及桑蠋、果裸、伊威、蠨蛸、苦瓜、栗薪,雨中触目无一不搅人愁肠,步步有景,节节生情。”从头至尾雨相随,淅淅沥沥尽是离人泪。

全诗语言浅白,平易,不着一点儿形容,就在一种不着痕迹的却又是心思自然的起转中那思念的缠绵与温柔,全部的形容都在诗句间。“不可畏也,伊可怀也”,牛运震说“一正一反,自问自答,便令通节深情跳跃”。“自我不见,于今三年”,有距离,有转折,道出无尽的牵挂却又在无语中。

通篇几乎由细节画面连缀而成,是工笔与写意的完美结合,“制彼裳衣,勿士行枚”“敦彼独宿,亦在车下”“妇叹于室”等等,清清楚楚、实实在在却又朦朦胧胧。那景,那人,真真切切,直击心房。

扬之水说,“诗三百”,最好是《东山》。诗不算长,也不算短,而句句都好。它如此真切细微地属于一个人,又如此博大宽厚地属于每一个人。不知它是不是可以融化人生中的一切冷漠,但总之多少板着面孔的经学家读到《东山》,好像一时间都变得“融融”也,“泄泄”也,于物理人情很是通达。

为什么这首诗会如此叩人心音,产生回响?

抓住人心,体悟人性,一人发声,万众共鸣。普通个体,发出了普遍的声音:

不论战争是正义还是非正义,战争伤害的不仅仅是征人!

三监叛乱— —武王死,国动荡

武王克殷后,为巩固政权,实行分封制,大封功臣、宗室以及先贤后代。

武王同母兄弟十人,依次是伯邑考,武王发,管叔鲜,周公旦,蔡叔度,曹叔振铎,成叔武,霍叔处,康叔封,厓季载。

武王封帝辛之子武庚治殷。“乃反商政,政由旧”,表明只是推翻帝辛,没有消灭殷商之意。同时封弟弟叔鲜于管,叔度于蔡,并规定职责:二人相帝辛之子武庚禄父,治殷遗民。

封叔旦于鲁而相周,为周公。封叔振铎于曹,封叔武于成,封叔处于霍。康叔封、厓季载皆少,未得封。

封召公奭(shì)于郾,封太公于齐。

凡随武王东征之部,皆受封为周室屏藩。

因殷商之地还未能都收服,武王“夜不能寐”,对国防与军事拟定了规模恢弘的策略。

可惜克殷后只两年武王卒,嗣子诵继位是为成王。成王年幼,王叔周公旦摄政当国。王叔管、蔡、霍怀疑周公不利成王,广散谣言,“周公将不利于孺子”,此时武王所封的帝辛之子武庚也司机联合管叔、蔡叔、霍叔叛乱。加之,殷地广阔,牧野一战,只是将殷都占领,殷商大部分土地,周人还没来得及接管教化。内忧外患,刚刚建立的周朝,又陷入了动摇不安之局。

【人物】叔旦,周公

他是西周初期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教育家,被尊为“元圣”和儒学先驱,与文王演绎八卦成六十四卦,成《周易》。

使命所致,勇敢担当— —周公东征

周公深感“邦之安危,惟兹东土”,即使流言重重,亦挺身而出,代成王作《大诰》以诛叛之义,昭告天下。

周书·大诰

武王崩,三监及淮夷叛,周公相成王,将黜殷,作《大诰》。

王若曰:"猷!大诰尔多邦越尔御事。弗天降割于我家,不少延。洪惟我幼冲人,嗣无疆大历服。弗造哲,迪民康,矧曰其有能格知天命。

已,予惟小子,若涉渊水,予惟往求朕攸济。敷贲敷前人受命,兹不忘大功。予不敢闭于天降威,用宁王遗我大宝龟,绍天明。即命曰:有大艰于西土,西土人亦不静,越兹蠢。殷小腆,诞敢纪其叙。天降威,知我国有疵,民不康,曰:予复反鄙我周邦。今蠢今翼,日民献有十夫予翼,以于敉宁武图功。我有大事,休,朕卜并吉。

大周有难,遇深渊,求渡水方法,殷商移民想翻盘,我有贤人十个辅佐,占卜:吉。上天会保佑我们渡过难关。

肆予告我友邦君,越尹氏、庶士、御事,曰:予得吉卜,予惟以尔庶邦于伐殷逋播臣。尔庶邦君,越庶士、御事,罔不反曰:艰大,民不静,亦惟在王宫、邦君室。越予小子考,翼不可征,王害不违卜?

我得到的是吉卦,可你们有人说,困难太大,民心不稳,且叛乱之人是王室之长辈,不要去征讨。

肆予冲人永思艰,曰:呜呼!允蠢鳏寡,哀哉!予造天役,遗大投艰于朕身。越予冲人,不卬(áng)自恤。义尔邦君,越尔多士、尹氏、御事,绥予曰:无毖于恤,不可不成乃宁考图功。

长久慎重考虑,唉,实在要惊动苦难的人民,真的惭愧!

我受到上天的役使,交给我艰难的重任,至于我,无暇自忧。

我以为尔等邦国的君王、众贤士、治事大臣应当安慰我,说:不要因忧患而劳累,不可以不完成您的先父文王所图谋的功业。

已,予惟小子,不敢替上帝命。天休于宁王,兴我小邦周,宁王惟卜用,克绥受兹命。今天其相民,矧亦惟卜用。呜呼!天明畏,弼我丕丕基。

啊!我惟小子,不敢废弃上帝的命令。

上天嘉美文王,兴我周国,文王惟卜是用,能够安受天命。如今上天帮助百姓,何况我也是惟卜是用。

呜呼!天之明命可畏,辅助我伟大的基业!”

王曰:尔惟旧人,尔丕克远省,尔知宁王若勤哉!天閟(bì)毖我成功所,予不敢不极卒宁王图事。肆予大化诱我友邦君。天棐(fěi)忱辞,其考我民,予曷其不于前宁人图功攸终?天亦惟用勤毖我民,若有疾,予曷敢不于前宁人攸受休毕。

王说:“尔等是旧臣,尔等多能远知过往之事,尔等知道文王是如何勤劳的啊!上天慎重地告诉我成功之所在,我不敢不急切地完成文王所谋划的事业。

故我大力教化诱导我友邦的君王:上天辅以诚信之辞,上天成就我的百姓,我为什么不去完成文王所谋划的功业呢?

上天也用勤劳慎戒我百姓,就像人得了病一样,我怎敢不去迅速地完成它呢?”

王曰:"若昔,朕其逝。朕言艰日思,若考作室,既厎(dǐ)法,厥子乃弗肯堂,矧肯构?厥父菑(zī),厥子乃弗肯播,矧(shěn)肯获?厥考翼,其肯曰:予有后,弗弃基?肆予曷敢不越卬敉宁王大命?若兄考,乃有友伐厥子,民养其劝弗救?

王说:“和以前(武王伐纣)一样,我要去(东征)了。我说说艰难的想法。

比如父亲盖房子,已经定好了营建之法,他儿子却不肯打地基,更何况盖房子呢?

他的父亲开垦荒地,他的儿子不肯播种,又况肯收获呢?

他的父亲敬事创业,他可以说:‘我有后代,能不抛弃我的基业吗?’故而我怎么敢不在我身上遵循并完成文王的大命呢?

有兄弟父子之家,有朋友征伐他们家的儿子,有人却不去劝止也不去救助。”

王曰:呜呼!肆哉,尔庶邦君,越尔御事。爽邦由哲,亦惟十人,迪知上帝命。越天棐忱。尔时罔敢易法,矧今天降戾于周邦。惟大艰人诞邻胥伐于厥室,尔亦不知天命不易。

周公说:“呜呼!努力吧,尔等诸侯君王和治事大臣。

国家清明要依靠哲人,现在也有十个人来引导我们感知上帝之命。至于天之所辅,必是诚信,尔等由是可知不敢变易天法,况且今天上天已经给周国降下了定命呢?

那些叛乱的人,勾结邻国来征伐他的宗室,尔等难道不知道天命不可以改变吗?

予永念曰:天惟丧殷,若穑夫,予曷敢不终朕亩。天亦惟休于前宁人,予曷其极卜,敢弗于从率宁人有指疆土,矧今卜并吉。肆朕诞以尔东征。天命不僭,卜陈惟若兹。

我长时间考虑:上天要灭亡殷国,好象农夫一样,我怎么敢不完成我的田亩里的工作呢?

上天也嘉美先父文王。我对卜法是何等了解,怎么敢不服从卜兆,守卫文王留下的疆土呢?何况今天的占卜都是吉兆呢?

故而我要大规模地率领尔等东征,天命不会偏差,卜兆的陈列都是吉兆。

周公的演讲有两个主要内容:摆困难,找方法。

困难有两个方面:

一是,武王死,成王幼,周公摄政,同族生疑,谣言四起。

二是武庚联络管叔、蔡淑等监管之人及周边诸侯趁机叛乱。

周公主张武力解决,占卜显示,这是神和文王的旨意,并着力劝说反对武力平叛的诸侯臣下(特别是召公)。

对于武力平叛,反对意见非常多。理由也有两条:

一是当时民心动摇,局势混乱,平叛的困难太大。

二是叛乱分子中有些是王室内部的人,甚至是长辈,不应该讨伐他们,因此劝说周公要不顾占卜结果,取消东征。

为了说服反对派,争取诸侯国的支持,周公从不同角度反复论证了武力镇压的必要性:

使命使然。文王未竟事业,再难也要完成。不能被困难吓倒,也不能过多考虑自身的安危,这是我们的使命。

旧臣懂文王。群臣都是文王的旧臣,应当知道文王的勤劳,如此文王,我们不能辜负,应该倾尽全力去完成文王的未竟事业。

天授平叛。周建立政权,是上天的意旨,我们的征讨是秉承天意,不负文王。这次征讨就像去掉自身疾病那样迫切正常。

占卜大胜。强调这次占卜所使用的是文王所遗留下来的大宝龟,而且占得吉兆,不要担心,此次东征一定会像当年武王伐纣一样取得巨大胜利。

周公东征三年(公元前1115-前1113年),杀管叔,而放蔡叔。留守后方政务者召公奭。三年归来,周公依据当时之政治情势与武王遗策,陆续作下列措施:

分殷余民为二:其一封微子启于宋,以续殷祀;其一封康叔为卫君,是为卫康叔。封季载于厓。厓季、康叔皆有驯行,于是周公举康叔为周司寇,厓季为周司空,以佐成王治,皆有令名于天下。

封武王子叔虞于唐,国号晋(有典故桐叶封弟)。

流言不息,周公还政— —成王东征

成王七年,公元前1109年,周公平定叛后,流言未息,群疑孔多。周公还政成王,退居宰辅。此时,恰齐太公死,东方一时失去控制,淮夷徐奄又发生叛乱,叛乱范围很大,于是成王亲征,鲁侯伯禽与王师配合(伯禽,周公旦长子,代父守鲁为第一任鲁国国君)。

此后,山东之殷商之地,大部分被征服。齐鲁势力逐渐增强,商奄居民逐渐同化。

参考文献:

1.《中国历代战争史》台湾三军大学编著北京中信出版社2012.12

2.《诗经译注》程俊英撰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7(十三经译注)

3.《诗经译注》周振甫译注2版(修订本)北京中华书局2010.3

4.诗经三百首鉴赏辞典:文通版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编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7.4

5.《诗经别裁》杨之水著北京:中华书局,2012.2

【作者简介】

陶妙如,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教育部“国培计划”专家库专家,湖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兼职教授,湖南省中学语文专业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出版有《让爱智慧》《做温暖的教育》《中华最美诗文选》12册、《大国教育》《心界》《丈量》《易经里的教育》等,与张修明合著《最美易经》《最美论语》中英文版,主编的《最美唐诗》《最美宋词》输出新加坡,成为国际中文教材。

【推荐阅读】

妙读诗经(一)辽使为何成为东坡粉|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二)学习应从基础开始|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三)孔子为什么反复提醒要读诗?|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四)做人做事的道理都含在诗里|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五)诗是理解传统文化的法门|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六)诗连接着历史与未来|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七)在明亮灵性的意境里 他们自由恋爱|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八)桃夭之美:相亲有标准

妙读诗经(九)“吃瓜男女”的爱情真谛

妙读诗经(十)问世间情为何物

妙读诗经(十一)单相思也是一种风景 

妙读诗经(十二)古代结婚是有节奏有仪式的 

妙读诗经(十三)自由恋爱 婚姻就会长久吗? 

妙读诗经(十四)和平从哪里来? 

妙读诗经(十五)最初的功业是通过战争建立的

妙读诗经(十六)中国战争史上第一轮“持久战”

妙读诗经|四代接力 周担大任:《诗经》里的周朝创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