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读诗经|大雅·灵台:周文王的园林有什么不一样?

2019-11-29 10:54:53凤凰网国学

建筑本身就是风水,人的意志力在建筑景观里。

——题记

灵台经始

上海豫园,进入园门看到的第一座建筑叫三穗堂,那里高高悬挂着一块匾额,上书“灵台经始”,这四字有何来历,为何称之“灵台”?

我们先看一看孟子的两段小文章:

孟子见梁惠王,王立于沼上,顾鸿鴈麋鹿,曰:“贤者亦乐此乎?”

孟子对曰:“贤者而后乐此,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诗云:‘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王在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鹤鹤。王在灵沼,于牣鱼跃。’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而民欢乐之,谓其台曰灵台,谓其沼曰灵沼,乐其有麋鹿鱼鳖。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女偕亡。’民欲与之偕亡,虽有台池鸟兽,岂能独乐哉?”

——选自《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这是孟子拜见梁惠王时的一段对话。

梁惠王问:贤者也有这种游玩园林的兴趣吗?

孟子回答说只有贤人才能够以此为乐,不贤者就算拥有了这些也不会快乐。并用《诗》中《灵台》诗句为证,古代的君王与民同乐,所以能真正快乐。用《汤誓》中对夏桀的诅咒:呈现出老百姓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的心理。

齐宣王问孟子——

齐宣王问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有诸?”

孟子对曰:“于传有之。”

曰:“若是其大乎?”

曰:“民犹以为小也。”

曰:“寡人之囿方四十里,民犹以为大,何也?”

曰:“文王之囿方七十里,刍荛者往焉,雉兔者往焉,与民同之。民以为小,不亦宜乎?臣始至于境,问国之大禁,然后敢入。臣闻郊关之内有囿方四十里,杀其麋鹿者如杀人之罪。则是方四十里,为阱于国中。民以为大,不亦宜乎?”

—— 选自《孟子·梁惠王章句下》

这段问话很有意思,齐宣王抛出的问题:

文王的园林有七十里见方,百姓还说小了,我齐宣王的只有四十里见方,百姓还说大了。为什么?

孟子的回答很直接:文王的园林与民共享,再大也小;你齐宣王园林只有你自己,再小也大。

从上面两段话,我们似乎明白了,古代公园是用来做什么的。

它是一个功能比较齐全的综合性园林:那里可以游玩、围猎等。

大雅·灵台

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

规划灵台,设计安排。百姓共建,不日成之。规划莫急,民如子来。

王在灵囿,麀(yōu)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翯(hè)翯。王在灵沼,於牣鱼跃。

国君游园,母鹿伏丛。母鹿肥美,白鸟洁净。君游灵沼,满池鱼跃。

虡业维枞,贲鼓维镛。於论鼓钟,於乐辟廱。

钟架横板,大鼓大钟。钟鼓轮奏,乐哉,离宫。

於论鼓钟,於乐辟廱。鼍鼓逢逢。蒙瞍奏公。

钟鼓轮奏,乐哉,离宫。鼍鼓蓬蓬,瞽师奏成。

【注】

虡(jù):悬钟的木架。业:装在虡上的横板。枞(cōng):崇牙,即虡上的载钉,用以悬钟。贲(fén):借为“鼖”,大鼓。镛:大钟。 论:通“伦”,有次序。辟廱(bì yōng):离宫名,鼍(tuó):即扬子鳄,一种爬行动物,其皮制鼓甚佳。逢(péng)逢:鼓声。

《大雅·灵台》是一首记述周文王建城灵台并开园仪式的诗。

第一章,写建造灵台。

用“经之”“营之”“攻之”“成之”四个动宾句式,构成灵台一气呵成象,显示出君王一招,百姓乐为之状。如方玉润《诗经原始》说:“民情踊跃,于兴作自见之。” “经始勿亟,庶民子来”既是自然之态,更是神补之笔:建造灵台,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成的,计划的时候,也是有计划的,莫急,慢慢来,可是,百姓却像儿子归家似的赶来,所以,不日就建成了,而这句与第一句“经始灵台”在章内也形成呼应之势。

第二章写灵囿、灵沼。

如果第一章写百姓与君同心,那么,这一段就是人与自然相融了。

鹿是最容易受惊的,现在“麀鹿攸伏”,鱼是沉水的,现在“於牣鱼跃。”写出的是“鹿本骇而伏,鱼本潜而跃,皆言其自得而无畏人之意,写物理入妙。”(姚际恒《诗经通论》)

第三章、第四章写辟廱。

观赏鹿鸟鱼儿之野趣后,便有聆听钟鼓音乐之雅兴来。连用四个“於”字表示感叹赞美之意,将那种欢快气氛渲染得十分浓烈。

国之重器:灵台

周文王,继伏羲八卦推演《易》者。被仰之为“圣人”。他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开创性时代,他更是引领这个开创时代的开创人之一。

灵台的功用是什么?

文王修筑灵台的目的主要用来沟通天地,实现“天人合一”。著名天文史学专家江晓原先生说:“观天、通天之灵台,实为当时最大最重要的神器。因为通天之事,是上古时代政治上的头等重要事务。直接关系到统治权力之能否确立。”

甲骨文,灵,象下雨零零声状。

雨是往来于天地间的使者,也是沟通天地人的灵液。

“天人合一”就是天地人沟通。

能够沟通天地者,唯至高无上的君王。王权神授,祖德庇佑。这二者又是古代君王权力建立和维持的理论基础。在“古之大事惟祀与戎”年代里,祭祀一事具有绝对的重要意义,而对于承办这沟通天地的建筑的重视也可以说是最顶级的规格,所以才会“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建成后,才会“於论鼓钟,於乐辟廱。鼍鼓逢逢。蒙瞍奏公”。

与民同乐:灵囿

文王于营国、筑室之余,且与民共台池鸟兽之乐,作灵囿,内有灵台、灵沼,为中国史传中最古之公园。

——梁思成《中国建筑史》

文王灵囿的规模。“天子百里,诸侯四十里”。当时文王还是方伯,便有“文王之囿七十里”,比诸侯囿大一点,比天子囿小一点,区间内,合适。

灵囿,相当于今天的动物园,因里面还有灵沼,猎场,又可以说是一个动植物混合园。

与灵台相比,灵囿的功能很明显要大众化一些。《易·比卦》中有“显比,王用三驱,失前禽,邑人不诫,吉”,当时规定,君王田猎用三驱礼,围猎,只围三方,来者不拒,去者不追,邑人也懂君王的意图,不加警戒。孟子也说:“刍荛者往焉,雉兔者往焉,与民同之”,说明当时这个园林,虽是以文王为核心的统治集团的皇家园林,但它是开放的,亲民的,百姓是欢迎和赞同的。

灵台之灵

灵台为什么要称“灵”呢?在《孟子·梁惠王章》句中其诗旨已解说得很明白,百姓称之。为什么百姓会以“灵”称?

从文本,“不日成之”是说建城的速度快,有如神灵相助一般。为什么会这么快?“庶民子来”,这是善美之事,大家乐意为之。神助其实是人助。无论古代统治者是有神论者或是泛神论者,其实人民才是唯一的“神”。

也许这些参与修建的老百姓以后不再有机会进入这个园林,但他们还是自动自发地赶来,干劲十足地赶工,发自内心地赞美。灵台修建的始末折射出的是文王时代衣食丰足的经济状况,是和平宁静的社会气氛,是开放包容的政治心态。所以,赋予灵台之灵的是统治者的德,更是老百姓的心。甚至,这园林里的一切花草树木,飞禽走兽,都与园林本身,与享有者本身那么和谐,正是一幅“天人合一”的生动图景。这是建筑风水最成功的范例。

灵台影响

融灵台、灵囿、灵沼一体的将祭坛、动物园、植物园合在一园的“文王园林范式”虽成了古董,但被分流继承了下来,比如天坛地坛是皇帝敬天祭祖的地方,比如御花园是皇帝与后宫佳丽和皇亲勋贵们游玩宴乐的地方。譬如动物园、植物园。文王灵台所承载的政治功能和文化意义在后世也被分化:高贵神秘的皇家园林、权贵豪门的私家园林、普惠共享的大众公园。在漫长的中国古代历史中,前二者是主流,大众共享的公园很少。

但今天,不同了,我们又回归到了圣人治理的时代,到处是开放的公园。

一种文化,可能会在某个阶段出现断层,但一定有一种超越时间、空间的力量又将其延续、传承。

这就是建筑和记录建筑的文字的力量。“文王园林范式”辐射出了人间的风水力量,那开放、包容的园林充满了恒久而博大的社会意义。

灵台,是中国园林文化的缩影,它昭示的意义是:园林风水的真谛在于让老百姓真正感受到君王的力量,体会到时代的胸襟,还能看到自己生活的真真切切的希望。

【参考文献】

1.毛诗注疏/(汉)郑玄笺/(唐)孔颖达疏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2013.12

2.《诗经原始》[清] 方玉润撰李先耕点校 著 中华书局 1986年版

3.《中国建筑史》梁思成 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7年2月

4.《最美易经》陶妙如 张修明 湖南教育出版社 2016年6月

5.朱 熹《诗经集传》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122-123

6.《易经里的教育》陶妙如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年3月

作者:陶妙如,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教育部“国培计划”专家库专家,湖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兼职教授,湖南省中学语文专业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出版有《让爱智慧》《做温暖的教育》《中华最美诗文选》12册、《大国教育》《心界》《丈量》《易经里的教育》等,与张修明合著《最美易经》《最美论语》中英文版,主编的《最美唐诗》《最美宋词》输出新加坡,成为国际中文教材。

*本文经作者授权凤凰网国学独家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

妙读诗经|辽使为何成为东坡粉|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学习应从基础开始|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孔子为什么反复提醒要读诗?|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做人做事的道理都含在诗里|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诗是理解传统文化的法门|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诗连接着历史与未来|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在明亮灵性的意境里 他们自由恋爱|非常国学课

妙读诗经|桃夭之美:相亲有标准

妙读诗经|“吃瓜男女”的爱情真谛

妙读诗经|问世间情为何物

妙读诗经|单相思也是一种风景

妙读诗经|古代结婚是有节奏有仪式的

妙读诗经|自由恋爱 婚姻就会长久吗?

妙读诗经|和平从哪里来?

妙读诗经|最初的功业是通过战争建立的

妙读诗经|中国战争史上第一轮“持久战”

妙读诗经|四代接力 周担大任:《诗经》里的周朝创业史

妙读诗经|大事件里小人物的心思

妙读诗经|用舞剧总结战争 每一个动作都蕴含深意

妙读诗经|历史上最早的军演 不只是威武壮观

妙读诗经|“中华诗祖”还是一位统兵元帅

妙读诗经|依赖·独立·碰撞——战后颁奖的战略意义及启示

妙读诗经|从《大雅·崧高》看人才战略

妙读诗经|信仰的进化:我读《小雅·出车》

妙读诗经|从《秦风·无衣》体会声音的力量

妙读诗经|采薇:征战归途的回放 绝世情你可理解?

妙读诗经之建筑风水篇:六首诗揭示中国建筑文化奥义

妙读诗经|上古贤君如何选择都城?重在这六种意识

妙读诗经|真正的风水在于人

妙读诗经|中国古典建筑如何承载宗族伦理?

妙读诗经|有女同车:留住男性眼光的是什么

妙读诗经|大雅·文王有声:建筑里的时空

责编:李志明 PN032

往期回顾